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前任攻心計
前任攻心計 連載中

前任攻心計

來源:google 作者:明夏流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由悠悠 趙宇珩

天下無巧不成書,由悠悠也沒想到,酒醉之後還遇上了前任,更讓人無語的事,她抱着前任展開

《前任攻心計》章節試讀:

醉酒後,我遇到了前任,並且抱着他的手啃了一晚上。
作為一個超級手控黨,我平常習慣舔舔屏,一不小心居然舔到了真人版,而且那個人還是我立誓老死不相往來的前男友!
第二天清醒過來,看着那雙白皙修長、骨節分明的手上印滿了深深淺淺的紅印,我很想去跳黃浦江。
一覺醒來,我的腦袋還是暈暈乎乎的。
我一喝醉就斷片,隱隱只記得當時被同科室的妹子們攛掇着去給趙宇珩敬酒。
高冷的趙大男神一個犀利的眼神射過來,我便嚇得兩腿打顫,拿起酒瓶自個兒灌了下去…… 哎,真是丟人啊!
我狠狠砸了幾下腦袋,為自己的節操哀悼。
順便也為今後的職業生涯祈禱。
果然一進辦公室,我便被坐班的護士們團團圍住,我連忙求饒,「我知道自己很孬,各位姐姐們饒了我吧!」
「哪裡哪裡,你現在可是我們科的女壯士,我們都崇拜死你了。」
小芳對着我豎起一個大拇指,表示讚賞。
我傻了。
「你居然忘了?」
小芳痛心疾首,緩了一口氣才道,「你昨晚喝醉耍酒瘋,抱着人家趙醫生的手一個勁猛親。
我遠遠看過去,那手上明晃晃的,全是你的口水。」
「不……不可能吧?
!」
我訕訕道。
雖然我是個超級手控,但也不至於這麼喪心病狂吧?

「千真萬確!」
小芳繼續放出一個炸彈,「你不光親了,居然還把趙醫生的手給咬出血了,聽說挺嚴重的,這個禮拜的手術都推了,心外科的主任現在可恨得你牙痒痒呢。」
什麼?
我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像個女流氓一樣狂啃趙宇珩的手?
這下,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時,辦公室門口便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
「由悠悠,出來一下。」
抬眼望去,趙宇珩一身白袍,氣質如玉,兩手插在口袋裡,正目光沉沉地看向屋內。
「啊!」
護士們握着拳頭一陣狂喜,「趙醫生居然來咱們兒科了!」
小芳在五秒鐘之內,重新打理好她的兩條黑油油的辮子,目光含羞帶怯地望向門口的男神,聲音里更是柔情似水,「悠悠,還不快去!」
我邁着虛浮的步子,跟了出去。
「趙醫生,你的手還疼不疼啊?」
我心虛地瞄了一眼,他的手上果然密密地纏了一圈紗布。
話說,我的那副小板牙,有這麼大的威力嘛?
趙宇珩丟過來一張單子,「去做個全身檢查。」
「你說什麼?」
我揉揉耳朵,懷疑自己的聽力出問題了。
「你昨天咬破了我的手,我需要知道你的血液和唾液里有沒有任何的傳染病,以及其他潛在的病症。」
我驚呆了,過了半晌才想起來說,「我沒病。」
趙宇珩冷冷道,「我只相信數據。」
趙宇珩本就是市中心醫院的明星級人物,如今這樣大喇喇地帶着我做全身體檢,到處都颳起了一陣旋風效應。
看着眾位女醫生、女護士、女病人們犀利的眼神,我深深地開始為自己以後的身家性命擔憂。
「這下你放心了吧,我身體好得很!」
我沒好氣地把化驗單扔過去,迫不及待想逃離他的領域,卻不小心牽動了剛剛抽血的胳膊,立馬苦着臉「哎呦」了一聲。
我的皮膚本就生得白嫩,一點輕微的淤痕也顯得異常可怖。
趙宇珩瞧了一眼,眉頭微微皺了皺,眼裡閃過一絲懊惱的神色。
我懶得再搭理他,揮揮手準備離開,卻不想手腕被一個猛力握住。
抬眼望去,只聽趙宇珩沉聲道,「你昨天害我流了血,難道不應該請我吃飯補補身體嗎?」
什麼?
我又一次覺得自己的腦容量不夠用了,我今天體檢可是抽了好幾十cc的血呢,趙宇珩那擦破點皮的傷口能出多少血啊?
然而,望着那隻白皙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我的內心無法抗拒。
 

《前任攻心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