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 連載中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十加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沐芷兮 蕭熠琰

【甜寵+重生+追夫+雙潔】前世,沐芷兮辜負了寵她如命的男人,幫助渣男登上皇位,到最後被渣男和庶妹聯手背叛殘忍害死一朝重生,她緊抱自家夫君大腿,夫君,我知道錯了面對渣男,滾遠點,看到你就覺得噁心重生後的沐芷兮性情大變,一路打臉虐渣渣,和夫君雙雙把家還展開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章節試讀:

    王府的侍衛得知沐芷兮要用馬車出去,說什麼都不肯放行。

    早在半個時辰前王爺離開的時候就吩咐過,無論如何都要看好王妃,不能讓她出新房。

    他們也都清楚,沐芷兮嫁給王爺,那是千萬個不願意。

    否則也不會在今日大婚拜天地的時候當眾掀了自己的蓋頭,並且對王爺出言不遜。

    現在宮中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王爺沒回來,這女人就想着要逃,當他們這些侍衛是擺設么。

    「不行,沒有王爺的命令,王妃不得私自離府!」

    秋霜討要馬車不成,只能回來勸說自家小姐。

    「小姐,要不我們還是在府中等王爺回來吧?都這麼晚了,您出去也不安全啊。」

    沐芷兮二話不說,直接將桌上的酒杯狠狠摔在地。

    一聽到屋內的聲響,護衛們立馬破門。

    沐芷兮用碎瓷片對準了自己白皙的脖子,面對那些護衛,鎮定果決地要挾。

    「不讓我出去是么,那我保證等你們王爺回來,他見到的將會是我的屍體,這樣也無所謂么?」

    她太了解蕭熠琰,讓護衛看着她,是怕她逃走。

    但若是她傷了分毫,這些護衛只會是吃不了兜着走。

    護衛們生怕她真的會傷害自己,只能按照她的要求準備馬車。

    秋霜在後面佩服得不行。

    她好說歹說了好一會兒,那些護衛都不鬆口,小姐才幾句話,護衛們就慫了。

    宮門口。

    沐芷兮想要進宮,但沒有皇帝傳召,即便她是戰王妃、皇家的兒媳,也同樣不得入內。

    前世也是如此。

    在大婚當日,她在沐婉柔的教唆下,當眾給蕭熠琰難堪。

    拜天地的時候,她自己揭了紅蓋頭,欲撞柱子以死明志。

    她當場撞暈,天地沒有拜成,直接被送去新房。

    那時賓客眾多,甚至皇上和太后親臨。

    她的舉動是藐視皇威,給皇家抹黑,皇上要讓蕭熠琰休妻,甚至要處死她,最終是蕭熠琰進宮替她求情,她才能夠安然無損地繼續做戰王妃。

    錯是她犯的,沒道理只讓蕭熠琰替她承擔。

    所以她實在想要進宮,想當面向皇帝認錯。

    只不過,她重生後腦子一熱,忘了進宮需要傳召這回事兒了。

    子時,夜風有些寒冷。

    今晚時不時電閃雷鳴,醞釀著一場大雨,但此刻,只有大片烏雲涌動,雨點兒遲遲未落。

    暴風雨前的寧靜,往往等待是最煎熬的。

    一刻過後,她終於得到了太后傳召,於是立馬便入了宮門,循着前世的記憶直接前往太后的坤寧殿去。

    若是一切都和前世一樣的話,那麼現在蕭熠琰應該就在坤寧殿。

    前世,因為她在成親這日鬧出的事,蕭熠琰為她挨了二十杖,那個時候她還幸災樂禍,但他也是人,二十棍子打下去,他也會疼啊。

    或許比起身體上的痛,更加傷他的,是她對他的漠不關心吧。

    思及此,沐芷兮越發加快了腳步。

    然而在途徑御花園的時候,她突然被一道熟悉的聲音叫住。

    「兮兒?」

    蕭承澤剛從其母妃的寢殿而出,在宮中見到身穿一襲嫁衣的沐芷兮,他差點以為自己看錯。

    前世的記憶一幕幕浮現,沐芷兮雙手緊握,眸底泛着一抹幽冷。

    蕭承澤……

    前世那個利用她、拋棄她、背叛她,狠心將她五馬分屍的畜生!

    想不到,她居然這麼快就見到他了。

    「兮兒,你不在戰王府,跑到宮裡來做什麼?」

    御花園這邊素來人少,蕭承澤膽子甚大,說話間手就伸了過來。

    沐芷兮非常自然地側身,避開他,福身行禮。

    「男女有別,齊王殿下請自重。」

    蕭承澤俊朗的臉上微露詫異。

    沐芷兮一直心繫於他,今日還為了他在大婚上以死明志,現在居然跟他說什麼男女有別?

    「兮兒,這兒沒什麼人,讓我看看你的傷如何?」

    他眼底隱藏算計,再次將手朝着她額頭上的傷口而來。

    這次,沐芷兮直接用手擋開。

    她抬眼看向蕭承澤,神情一片漠然冷酷。

    「如今我已為戰王妃,此舉不妥。若是被我夫君瞧見了怕是會誤會。」

    「兮兒,此處沒有外人,你我不必這般……」

    「我讓你別碰我,齊王這是聽不懂人話嗎!」沐芷兮滿是不耐,聲音也拔高了些許,「是不是要讓我把人喊來,你才知道什麼是男女授受不親!」

    沐芷兮的態度格外剛硬,眼中滿是對蕭承澤的嫌棄和厭惡。

    這一刻,不只是蕭承澤詫異,就連她旁邊的婢女秋霜也是震驚有餘。

    小姐不是最喜歡齊王殿下了嗎,平日里私底下見了他都非常溫婉羞澀的,怎麼今晚好像看齊王很不順眼的而樣子啊?

    蕭承澤愣在原地,伸出去的手懸在空中,盯着沐芷兮打量了好一會兒。

    眼前這人,是沐芷兮也不是?

    她明明愛慕他到了死去活來的地步,怎麼會這般跟他說話?

    還有,她那是什麼眼神,嫌惡他?

    這賤人有什麼資格嫌惡他?

    要不是看在她還有利用價值,看在她外祖父的勢力上,他怎麼會假意對她溫柔。

    不識好歹的賤人……

    「秋霜,我們走。」沐芷兮冷冷地對着婢女吩咐了聲,而後看都不看蕭承澤,直接越過他繼續往坤寧殿的方向去。

    蕭承澤卻忽然拽住了她的胳膊,不死心地問。

    「兮兒,你是不是在怨我?但我真的多次向父皇求娶過你,無奈皇命不可違……你放心,今日你在大婚上鬧出那些事後,父皇和皇祖母已經有意讓五弟休妻,到時候我就能夠娶你……」

    聽到這些話,沐芷兮心中怒壑難平,眸間露出犀利的光芒。

    前世,蕭承澤也是像這般花言巧語地哄騙她,那時候她天真蠢鈍,所以真信了他的話。

    她信他真的會娶她,所以將一顆心都給了他。

    可結果呢,他又是怎麼對她的。

    在她幫助他暗中對付蕭熠琰,幫他如願登上皇位後,他居然要她去死,還要冊封沐婉柔為後。

    蕭承澤這滿口謊言的卑鄙小人,她要是還再信他的話,前世就白死了。

    而且現在,他不可能真的讓她和蕭熠琰和離。

    因為他惦記着蕭熠琰手中的兵權,他無時無刻不想要蕭熠琰的性命。

    他對她步步為營,實則是將她當作一顆安插在蕭熠琰身邊的棋子。

    與此同時,不遠處,宮宇的廊檐上,駐足着一個容貌冷峻的男子。

    見到沐芷兮出現在宮中,並且和蕭承澤在一塊時,男子的目光瞬間變得清冽刺骨。

    袖袍中,他雙手微攥,眸底燃着慍怒。

    近身侍衛陸遠低聲提醒說:「主子,那好像是王妃。」

    身為戰王蕭熠琰的貼身侍衛,陸遠巴不得自家主子能夠聽從太后和皇上的意思,休了沐芷兮這個女人。

    她都嫁給他們王爺了,居然還跟齊王藕斷絲連,真是不守婦道。

    而且這要是私底下偷偷見面也就罷了,居然還夜會於宮中,膽子忒大了些。

    「府中護衛,一律杖責三十。」蕭熠琰低沉的聲音透着夜間的深沉與寒冷,一張臉也是白皙得可怕。

    一幫廢物,連個女人都看不住,是不把他的命令當回事兒么。

    蕭熠琰邁開步子,瞳孔一點點縮緊。

    剛才蕭承澤所說的話,他可都聽見了。

    說什麼他與沐芷兮和離後就要娶她,沐芷兮呢,也這麼想么。

    這邊,沐芷兮剛想要懟蕭承澤幾句的時候,突然聽到腳步聲。

    而後她一轉身,便看到了心心念念的蕭熠琰。

    不同於面對蕭承澤時候的嫌惡和不耐煩,她瞬間喜形於色,甚是激動地朝着蕭熠琰跑去。

    「夫君!」

    一道紅色的身影就這麼直接落入懷中,蕭熠琰的瞳孔微微震蕩,稍顯意外。

    這是沐芷兮第一次與他親近,她居然對他主動投懷送抱!

    

《傾世盛寵:王妃甜又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