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權爺嬌妻太野
權爺嬌妻太野 連載中

權爺嬌妻太野

來源:google 作者:乾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易小念 霸道總裁 顧英爵

他是最尊貴最神秘的男人,ZMI機關特工首腦一個權傾天下的大人物有多大?!他說,試過才知道!*她是外地來的犯罪心理學碩士,管教所心理輔導員一個饑荒不飽的小人物有多小?!她說,關你什麼事?*占色想不明白,為什麼就上個廁所的工夫,也會被這樣一個冷魅、尊貴、邪戾,霸道,牛逼…但凡小言男主身上的貼金詞兒都能用的大金主兒給擄了…展開

《權爺嬌妻太野》章節試讀:

第5章別想甩開我完蛋了,這下顧英爵對她的印象肯定更差了……易小念抱着被子在床上自怨自艾,看着自己可憐兮兮的手指頭,暗罵自己簡直就是一頭豬,明明一點戀愛細胞都沒有,居然妄想來勾引男人,並且還是一個如此優秀的男人,分明是腦子進水了。
不過話既然已經放下了,那就得等顧英爵回來,起碼兩人現在認識彼此,算是有一點進步。
於是易小念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按理說,她生平第一次住這樣豪華的房間應該特別興奮才對,可是由於酒店檔次太高,她不敢點東西吃,忍飢挨餓一整天,直到天黑也沒見顧英爵回來。
他怎麼還不回來?
該不是已經把房間退了吧,但前台也沒有打電話過來催續房呀……易小念穿上衣服,下樓找搞清潔的阿姨一打聽,才得知那間套房是顧英爵已經包下一整年的,因此不存在退房的問題,他不回來,說不定是在躲避自己。
這樣等下去不是辦法,顧英爵那麼有錢,完全可以住別的地方,守株待兔這個方法用在他身上顯然不適合。
易小念在酒店外面找了家快餐店填飽肚子,一邊吃一邊用手機上網搜索他在本地的常住地址,最後居然真的被她找到了信息。
她心中大喜,將他的地址存好,然後去醫院照顧張曉畫,準備第二天再去顧英爵的家。
張曉畫手術已經完成,但仍處在昏迷之中。
醫生技術很好,告訴易小念只要度過恢復期,以後或跑或跳都沒有問題。
易小念用那人給的十萬先付了手術費,錢包瞬間見底。
她坐在病床邊上,看着張曉畫蒼白的臉,暗自下了決心。
再怎麼說也要完成任務,比起張曉畫所受的苦,自己被顧英爵嫌棄算什麼。
尊嚴算什麼?
能當飯吃嗎?
能保住張曉畫的腿嗎?
拿下顧英爵賺到一百萬才是硬道理!
第二天天一亮,易小念便在醫院胡亂洗了把臉,踏上前往顧英爵家的路。
顧英爵所住的那片別墅區,對於易小念而言並不陌生,因為就在幾年前,別墅區剛剛建好的時候,華城市鋪天蓋地都是它的廣告,讓人想不記住都難。
不過廣告多並不代表它大眾,以上面的標價,能在市中心買套房的錢僅能在那裡買一間廁所,讓許多人望而卻步。
顧英爵住在那裡一點也不讓人覺得意外,這片別墅區的總開發商,正是他一手創建的ZA集團。
若說在抵達別墅區之前,易小念只覺得顧英爵是個有錢人,那麼在抵達別墅區之後,她便認定顧英爵一定是個有錢的變態了。
如果不是變態,為什麼要把安保制度弄得那麼嚴,無論她在門崗處怎麼解釋,保安死活不讓進,最後她只好繞到後門翻牆而入。
進入到別墅區後,易小念再次傻了眼,以面前這些恢弘複雜,功能齊全的建築來看,這哪裡是個小區,分明就是小型城鎮!
她很快迷失方向,在裏面足足走了一兩個小時,也沒能找到顧英爵的房子。
這下該怎麼辦……」易小念靠着路燈喘粗氣,已經累到半死,仍舊毫無頭緒。
在她旁邊,拿着大剪子修灌木的老大爺突然問:小姑娘,你是不是迷路了啊?」
易小念心中一喜,連忙向他打聽顧英爵家該怎麼走。
老大爺懷疑地看着她:告訴你沒問題,不過你去他家是幹嘛呢?
看起來不像是他的朋友啊。」
易小念一愣,隨即扯了個謊道:我是他家新招的保姆,這不,第一天上班就找不着地方了么,哈哈……」在老大爺的指點下,易小念往前繼續走了半個多小時,總算是找到了顧英爵家,而此時暖陽高升,已是上午十點。
她仰起頭,看着陽光下金光閃閃的超豪華別墅,深吸一口氣,按下院門上的門鈴。
門鈴邊上的電子顯示屏亮起,顯現出一張中年男人平凡的臉。
您好,我是管家,請問您有什麼事?」
男人的語氣客套並疏離,而且好像知道門外站着什麼人,易小念猜想旁邊肯定藏着攝像機,於是撥了撥被風吹亂的劉海,溫柔地笑笑:我是找顧先生的。」
非常抱歉,顧先生現在不在家,請您直接撥打他的電話,或者去公司預約見面。」
電話?
我沒有他的電話號碼啊……」易小念猶豫的功夫,電子顯示屏已經變黑,顯然,她吃了閉門羹。
主人像冰山也就算了,連管家也這麼像冰山,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易小念一邊在心裏嘀咕着,一邊四處觀望,看見旁邊有個花壇,似乎能擋風,便走過去坐了下來。
雖然暖陽當頭,但是身邊有寒風不停呼嘯,易小念沒坐多久,就已經凍得不行了,蒼蠅似的搓手搓腳,心裏忍不住想,要是顧英爵今天不回來怎麼辦?
她掏出手機,想打電話給醫院問問張曉畫醒沒醒,看見鎖屏頁面上她和張曉畫笑容滿面的合照,聯想到目前的情況,忍不住鼻頭一酸。
無論如何,她得救張曉畫,易小念收起手機,可憐兮兮的抱着包,在風中繼續乾等。
到了下午,陽光被烏雲擋住,氣溫越發的低了,易小念又冷又餓,乾脆縮到花壇里的灌木中,想躲一躲風,不知不覺間竟睡了過去。
她睡到迷迷糊糊地時候,突然眼前強光閃過,耳邊聽到汽車的引擎聲,立刻驚醒過來。
天空已是一片漆黑,似乎到了夜裡,在顧家大門外,停着一輛價格不菲的高檔轎車,方才的光芒和聲音,便都是由它發出來的。
肯定是顧英爵回來了!
易小念緊緊盯着車門,見那門打開,裏面伸出一條穿黑褲皮鞋的大長腿,立刻將包隨手一扔,猛撲過去,緊緊抱住那條腿。
顧先生……」易小念奮力抬頭,然而什麼都還沒來得及說,只聽耳邊一聲槍響,便感覺右腿上劇痛襲來,幾乎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嘴唇動了動,扭頭暈過去。
顧英爵從車裡探出頭,先下車的保鏢將腿從易小念手中抽出來,對他說:好像是個女殺手,被我擊中了。」
打電話叫**過來解決吧。」
顧英爵略一點頭,從易小念身體上跨過去,正要進門,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走回來翻開易小念那頭被風吹成雞窩的亂髮,看清了她的臉,忍不住皺眉道:怎麼又是她……」保鏢問:顧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顧英爵未答,站起身,對出來迎接的管家吩咐道:把周醫生找來,就說手槍走火,有人誤傷。」
保鏢在他手下做事多年,很快明白他的意思,沒等吩咐,便將易小念抱進別墅。
黑,好黑,絕望的漆黑……易小念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可是環顧四周,卻什麼也看不見。
不應該這麼黑的啊,哪怕是夜裡,也該有月光才是,難道是自己瞎了嗎?
易小念想起暈倒前聽見的那聲槍響,覺得很有可能是被槍打中了眼睛,想到下半輩子只能在漆黑中度過,她忍不住嗚嗚哭了起來。
顧英爵的身影在不遠處響起,仍舊如冰山般寒冷:你哭什麼?」
易小念胡亂擦着眼睛,委屈地說:我好像瞎了,什麼也看不到,怎麼辦……」你只是沒有開燈。」
顧英爵的聲音近了些,並且伸手在黑暗中打開了什麼,易小念頭頂上一盞吊燈瞬間亮了起來,光芒重新回到她的世界。
易小念:……」她看着顧英爵,有些尷尬,咳嗽了聲說:你家窗帘的擋光力太強了。」
顧英爵面無表情道:你還知道你在我家?」
當然了,我還知道你的手下打了我一槍呢!
你這個變態,打中哪兒啦?」
易小念說著便要起身查看,可是沒等站起來,就感覺右腿似乎被一條帶子捆住了,怎麼也動彈不了。
她探頭去看,果然看見右腿上纏滿繃帶,高高懸掛在床尾。
她摸着大腿,疑惑地想:明明中了槍,怎麼一點都不痛呢?」
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相貌柔和的年輕男醫生走進房間,看見她滿頭霧水的樣子,笑道:別摸了,你的腿還在,只是剛剛包紮好,麻藥還沒有退。」
易小念忙問:那我以後還能走路嗎?
不會就這樣瘸了吧?」
男醫生忍俊不禁道:你想多了,就是擦破了點皮,好好休息幾天,不要碰水,很快就會好的。」
真的嗎?
那我當時怎麼覺得那麼疼……」易小念小聲嘀咕。
顧英爵對男醫生道:好了么?
好了你就回去吧。」
男醫生似乎與他非常熟稔,一點怕他的意思也沒有,沖易小念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拿起藥箱離去。
房間再次只剩下兩人,顧英爵不說話,易小念便抬頭看天花板,在外面的時候她一直想像着顧家裏面該是怎樣的豪華,現在親眼看到了,居然覺得有點不真實。
顧英爵坐在沙發上,問:看夠了沒有?
看夠了就說實話吧,你來我家的目的是什麼?」

《權爺嬌妻太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