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三個萌寶炸集團
三個萌寶炸集團 連載中

三個萌寶炸集團

來源:google 作者:吃肉的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西爵 江晚晚 現代言情

慕西爵作為慕氏集團的最高掌權人,卻被一個女人逼婚了,這可以算得上是此生最大的屈辱展開

《三個萌寶炸集團》章節試讀:

慕氏大廈。
整個公司呈現出一種緊張的氣氛,半個小時之後,慕氏將在這裡收購一家跨國的商業集團。
頂樓的電梯打開,慕西爵走在最前面,俊美的臉龐上是一貫的面無表情。
秘書踩着高跟鞋跟在後面說道:「慕總,談判事宜已經準備妥當,只是對方事先送來一份大禮,您要不要先拆開看一看。」
因為想要出高價,對方這都不知是送的第幾份禮物了。
慕西爵腳步不停,語氣低沉道:「不看,就是送個衛星來,我的價格也不會變。」
「哇哇——」 突然的嬰兒啼哭聲把眾人嚇了一跳。
秘書立馬走進去拆開包裹,一打開眾人都驚了,裏面竟然是一男嬰,四肢胡亂的揮舞着,哭的聲嘶力竭。
「總裁這......」 秘書正無措間,手中一空,孩子落入了男人懷抱。
慕西爵與懷中的男嬰對視之後,小嬰兒竟然停住了哭聲,黑溜溜的眼眸一動不動的看着他,惹人憐愛。
慕西爵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觸了一下。
他垂眸看向嬰兒懷裡的一張小卡片,上面寫着:「慕西爵,慕淵給你,不求你教他叫『媽媽』兩字,只求你永遠護他喜樂長安——江晚晚。」
慕西爵的臉瞬間罩了一層冰,攥緊卡片看向除了秘書以外早已經空蕩蕩的四周。
腦海中浮現出一年前那個女人騙他回家強行與他發生關係的情景。
「送東西的人呢?」
慕西爵咬着牙眼神凌厲。
秘書被嚇得身子一哆嗦:「在樓下,和剛到的合作方在一起。」
慕西爵追出去的時候,樓下西裝革履的人群中哪裡還有江晚晚的身影。
呵!
跑的倒是挺快。
一年前為了錢千方百計的嫁入慕家,和他發生關係,拿了一筆錢而遠走高飛,而一年後,她居然不惜冒着被他抓到的風險闖入慕氏。
她居然還有臉來這裡!
孩子又在啼哭,慕西爵折了回去。
大廈外,穿着保安服混跡在保安人群中的江晚晚走了出來,仰着頭望着樓上的方向心裏狠狠的抽痛。
對不起,淵兒...... 媽媽實在沒有辦法了。
她愛慕西爵,可是慕西爵卻厭惡她。
一年前,她騙慕西爵與她發生了關係,後來順理成章的懷孕了,一胎三寶。
兩個月前孩子出生了,一對雙胞胎很健康,可最小的男孩兒卻被診斷患了先天性白血病。
而且,是RH陰型血。
巨額費用是其一,骨髓難以匹配是其二。
即便是她湊到了錢,憑她的力量和能耐是沒有辦法找到骨髓的,這兩種條件也只有慕西爵能同時滿足。
慕西爵恨的是她,慕淵怎麼說也是他的骨肉,虎毒不食子。
她這個也是賭一把。
知道孩子已經安全到慕西爵的手上,江晚晚鬆了一口氣,忍着心底的酸澀和絞痛轉過身,流着淚離開了。
大概,他們再也不會見了吧...... ...... 六年後。
帝京城國際機場。
一名身材高挑穿着時髦的女人推着行李箱優雅了走了出來,高跟鞋踩在地上「嗒嗒」作響。
她的身後跟着兩個五歲的小可愛,雙胞胎長得一模一樣。
男孩穿着一身休閑服,繃著小臉看起來酷酷的,女孩則穿着粉色的連衣裙,頭上扎着兩條羊角辮,白皙的小臉肉嘟嘟帶着笑,讓人忍不住想捏一下。
「琪寶,你走慢點,東西掉了。」
小男孩說著便小跑着過來,彎腰去撿起掉在地上的毛絨掛件。
小女孩背着小書包,扭頭的時候兩條小羊角辮輕輕的甩起來,粉嘟嘟的小臉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煞是可愛。
「謝謝你哦,璽寶,可不許告訴媽咪哦,不然媽咪又該批評我啦。」
琪寶把背上的背包取下來,悄悄地對弟弟說道。
璽寶哼了一聲。
「我什麼時候出賣過你。」
「嘿嘿,我們璽寶最棒了,姐姐回頭教你學飛牌技術。」
琪寶小大人似的拍了拍弟弟的頭。
璽寶嫌棄躲開,「我們那是交流,好不好?
你教我飛牌,我教你學電腦,更高級。」
兩人談論間,一起把剛剛掉下來的掛件別好,琪寶重新背好包包,兩人邊喊邊朝着前面打電話的女人跑了過去。
「媽咪!」
嬌滴滴的聲音幾乎萌化了路人,眾人羨慕之情溢於言表。
這是誰家的小寶貝呀,這麼可愛。
江晚晚掛了電話轉過了身子就看到他們亦步亦趨的模樣,心裏一暖,揚起笑顏:「琪寶,帶着弟弟慢點,要注意安全。」
琪寶笑的眼睛形成了彎彎的月牙,奶聲奶氣的說道:「媽咪,我們知道啦,我會照顧好弟弟的。」
「媽咪,璽寶是男子漢,是璽寶應該照顧姐姐。」
璽寶站在了姐姐的旁邊。
兩人並排站着,靈動的眼睛一閃一閃的對視一眼,「嘻嘻」的笑着,像極了天上墜落凡間的小精靈。
江晚晚看着兩個可愛的小寶寶如此和睦,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
可下一秒,她的神色又黯淡了下來。
如果是三個孩子並排站在她的面前,活潑可愛的笑着,那該是怎樣的一種場景?
會更美好吧...... 從踏上回國征程的那一刻,江晚晚心裏就惴惴不安的,總感覺不踏實。
六年前,把孩子偷偷送給慕西爵之後就消失了。
騙他回家發生關係,又把孩子丟給他,如果被慕西爵知道她回來了,他一定會把她碎屍萬段的吧?
帝京城是她不想輕易觸及的傷口,養母說是有急事,加上慕淵的移植骨髓一事,她不得不趕回來。
淵寶是熊貓血,這種血型太罕見了,即便是神通廣大的慕西爵,她也有點擔心他能不能找的到。
如果能順利找到相匹配的血型,成功給孩子做手術,她一定要想辦法把淵寶帶在身邊,彌補這多年孩子缺失的愛。
「媽咪,你怎麼啦?
走呀。」
琪寶和璽寶打斷了她的思緒,兩個孩子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她的前面,現在正回頭等着她跟上去呢。
江晚晚笑顏如花:「好......」 下一秒,她瞥見那個俊美男人的時候,笑容瞬間僵住了。

《三個萌寶炸集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