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我劉協靠作死得天下
三國:我劉協靠作死得天下 連載中

三國:我劉協靠作死得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橫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雍 銅鈴

穿越成了劉協,漢室將危一步步奪回天下展開

《三國:我劉協靠作死得天下》章節試讀:

第1章 太子宣旨大皇兄,久見了。」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秦雍尚未清明的腦海中,令他猛然間睜開了眼睛。
甫睜眼,他便看到面前站着兩個人。
其中一人做宮中內侍打扮,另外一人年約十八,穿一件華麗的四爪袞龍服,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秦廣!
秦雍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位身着袞龍服的少年身上,驚疑不定!
眼前此人,分明就是那位將自己斬首示眾的當今天子。
但是其年紀,卻是比自己記憶中的年輕了至少十歲不止。
這是怎麼回事?
秦雍疑惑,腦海那段三十多年的記憶,最後停留在被斬首示眾的那一刻。
他的確已經死了。
可現在卻又活生生站在這裡,那三十年,就好像一場夢。
但他知道,那不是夢。
沒有哪個夢,醒來以後還能記得那麼清楚,連一點細節都不會忘記。
大皇兄,你怎麼了?」
莫非,三年未見,皇兄已經忘了皇弟我了?」
秦廣的聲音,在此刻響起,直接打斷了秦雍的思緒。
秦雍這才意識到,他的面前,還站着這位畢生最可怕的敵人。
三年……」他準確捕捉到了秦廣話里的關鍵詞。
在他記憶中,唯一與此有關的記憶,便是十七歲時,被孤身一人逐出皇宮的那段經歷。
那現在,就是自己二十歲,父皇下旨特赦之時!
秦雍目露震驚之色!
自己,重回到了二十歲之時?

視線緩緩環顧四周,入眼所見,並非華麗宮殿,而是一座有些簡陋的木屋。
看到木屋剎那,其身子猛然一震!
此處,的確是當年,他在城外的那座木屋!
加上眼前的年輕了十歲的秦廣,秦雍終於肯定,自己的確是重生了!
短暫的驚訝過後,便是狂喜,秦廣看着眼前又驚又喜的秦雍,微微皺眉。
三年未見,這位曾經的太子殿下,似乎……有些瘋了?

他當然不知道,眼前的秦雍,已經不是他印象中那個被驅逐出皇宮三年的廢黜太子。
而是一位完整經歷了一生,重生而回之人。
他更不知道,此時此刻,這位大皇兄在心中,已經將他是為了此生最大的敵人。
老天待我不薄,既然重活一世,秦廣,這一回,我絕不會讓你,登上帝位!」
這一回,我,要拿回本屬於我的一切!」
首先,就是……太子之位!」
秦雍看着秦廣,心中狠狠發誓,臉上卻是露出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慚愧笑道:讓皇帝見笑了,草民不知太子殿下蒞臨,有失遠迎,還望殿下恕罪。」
說著,他直接對着秦廣跪拜下去。
他雖是當今皇帝的嫡長子,但畢竟已經被貶為庶人,依禮,見太子要行跪拜之禮,禮數不可廢。
秦廣盯着秦雍,問道:大皇兄原來還記得皇弟,那為何剛才擺出如此姿態?
令人費解!」
秦雍知道剛才自己重生回來沒搞清楚狀況之前,表現出很多奇怪的反應,連忙道:讓太子殿下見笑了,草民被逐出宮三年,未曾見過宮中來人,今日乍見太子殿下蒞臨,還以為是在做夢,故有方才那種姿態。」
秦廣聞言,微微點頭。
的確,孤身一人被逐出宮三年,無人問津,乍然看見宮中之人登門,還是一國儲君親自登門,站在對方的處境上,秦廣覺得自己也會有那樣的表現。
於是,秦廣蹲下身子,扶起了秦雍,親切笑道:大皇兄請起,你我自家兄弟,不需要行如此大禮,你也不需要叫我太子,就像以前一樣叫我六皇弟就可以了。」
他笑容親切,不似作偽,但秦廣卻只其本性本非如此,況且,若他所言為真,那為何剛才跪下去的時候不扶,偏偏要等自己回答過問題之後才扶?
秦雍心中冷笑,自己這位皇帝果然演技很好,難怪前世自己會輸給他。
謹遵殿下口諭。」
秦雍無比恭敬的開口道。
秦廣則是四下看了看,微微搖了搖頭,又看向秦雍道:大皇兄這是三年來,便是住在此處嗎?」
秦雍點了點頭。
此處雖然有些簡陋,但至少也是個擋風遮雨之處,總要比露宿街頭好得多。」
聽了他這話,秦廣目露悲憫,嘆道:大皇兄這些年真是受苦了啊,不過還好,這些苦日子今天就可以徹底結束了。」
哦?
六皇弟此言何意?」
秦雍問道,他是故意這麼問的,實際上他知道,秦廣這一次來,是帶來了一道聖旨。
一道赦免自己,並加封永順王的聖旨。
這道聖旨,對秦雍來說,是福,也是禍!
楊集,可以拿出來了。」
秦廣的話音剛落,其身旁那位內侍就從自己寬大的袖子里抽出了一卷龍封捲軸,雙手捧着奉送到了秦廣面前。
來了!」
看到那龍封捲軸的剎那,秦雍心中一振。
聖旨道,大皇子秦雍接旨!」
兒臣叩見父皇!」
秦雍連忙跪拜下來,口稱父皇。
制曰:自三皇治世,五帝定倫,天下闔家其樂,夫婦舉案齊眉,是為和睦。
今有前皇后李氏,因巫蠱之禍被貶冷宮,如今病逝於冷宮之中,朕感念曾經舉案齊眉之情義,准其以國母之禮風光大葬。
另有皇子雍,昔為東宮,卻因其牽連而貶為庶人,今特赦免皇子雍之罪,封永順王,准許其重回內宮。
欽此!」
秦廣一邊宣旨,一邊注意觀察秦雍的反應。
這才是他主動要來給這位被廢黜的大皇兄宣旨的真正目的。
他要好好看看,這位被廢黜逐宮三年之久的前太子,是否已經認命了。
秦雍在聽到聖旨內容的第一時間,滿眼震驚地張大了嘴,愣在原地!
直到秦廣宣旨完畢,都沒有回過神來。
楊集忍不住喊了兩聲道:大皇子,大皇子……」秦雍這才像是回過神來,茫然地看了他一眼。
大皇兄,還不快領旨謝恩?」
秦廣也是笑道。
秦雍像是剛反應過來似的,立刻重重磕了一個響頭,高聲道:兒臣領旨謝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秦廣看他行禮完畢,就將手中的聖旨,放在了秦雍高舉的雙手中。
秦雍接過聖旨,將那聖旨翻過來調過去的看了好幾遍,最後忽然伸手狠狠捏了自己臉一把。
好疼!
這是不是夢!
真的不是夢!
父皇真的赦免我了,我終於可以回宮了!
太好啦……」他站在那裡小聲重複着這幾句話,語氣從一開始的將信將疑越來越確定,而他臉上的激動與欣喜之意,也隨着這種越來越確定甚至是篤定的語氣,越來越濃烈起來。
就差手舞足蹈,歡呼雀躍了!
目睹了這一切的秦廣,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燦爛了。
因為這樣一點小事,就喜不自勝甚至得意忘形,這樣的人,還不配做自己的對手。
恭喜了,永順王殿下,迎您回宮的馬車就在外面,您若無事,我們現在便可啟程回宮。」
楊集看着已經激動不已的秦雍,笑着說道。
秦雍點了點頭,道:好,我這邊無事,可以直接啟程。」
他的語氣很急切,有一種一刻都不想在這裡待下去的感覺。
楊集笑了笑,點頭道:那王爺請,馬車就在外面候着呢。」
說完,便做了個請的動作,秦雍細心的將那封聖旨收好,然後大步流星地在內侍的帶領下出了木屋,上了馬車。
馬車內除了秦雍外,還有那名內侍,秦廣則在另外一輛更加奢華的馬車上,等到三人都上了馬車,老太監吩咐了一聲,兩架馬車同時起動,往城裡的方向而去。
秦雍坐在馬車上,透過車窗看着那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的木屋影子,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看樣子,應該是瞞過去了。」
他在心中鬆了一口氣。
他還記得,前世最後那幾天,秦廣曾經對他說過,正是因為接旨之時,他表現的太過無所謂,被秦廣懷疑另有所圖,所以才視其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如今,他表現的欣喜非常,甚至有些誇張,對於多疑的秦廣而言,這應該足以讓他在短時間內,無視自己這個沒有絲毫威脅」的閑散王爺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三國:我劉協靠作死得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