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神秘詭匠
神秘詭匠 連載中

神秘詭匠

來源:google 作者:肥出骨氣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峰子 懸疑驚悚 顧全

有句老話說得好「寧惹閻王、不惹木匠」……這看似只是鋸割木頭、拉木板做個桌子椅子的展開

《神秘詭匠》章節試讀:

一時間我沒了睡意,在檯燈下面取出一套雕刻刀。
這套刀是我媽在我上職高時候,第一年生日送我的生日禮物,已經陪伴了我三年的時光,雖然很破舊了,但我一直沒捨得換。
雕刻刀是有區分的,有專門用來雕刻石料的,更有雕刻鋼鐵的,我這套是雕刻木頭的,畢竟木工活是我老穆家的老本行,我媽當然會送我雕刻木頭的。
要雕的東西先用不上刻刀,我先拿出一柄鋒利的小斧子,偷偷打眼看了下顧全和衛澤濤,兩人呼呼睡得正香,我深吸一口氣,開始專註起來,先來回翻看木料。
在盡量不發出聲音的情況下,小心的對木料進行劈砍,大概砍出一個具體的輪廓後,再用小鋸子鑿子修邊,最後才用刻刀開始進行精細的雕刻。
我從不缺乏耐心,這是從小做木活培養出來的。
在我專註起來後,很容易就會忽略了時間的流逝。
雖然木雕是個細活,可我這次不需要雕刻的太精細,另外我做木活一直很麻利,雕工從小就會,又認真練了三年,刻出個東西來,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時間。
不過就算動作快,弄這精細活,也花了我三個小時的時間。
看到成品後,我滿意點點頭,我刻出來的正是趙胖子的木雕,不是我吹,從我手上出來的木活,誰都挑不出毛病,雖然是趕製的,還沒上過色,但也絕對的活靈活現,就跟和趙胖子一個模子里出來的一樣。
趙胖子的木雕背後,我做了個小機關,裏面有個袖珍的小抽屜,打開之後我小心把趙胖子的頭髮塞了進去,再封死了小抽屜,在上面刻下一個《天工策》上一個奇特的符號,滿意點點頭,暫時把木雕先塞進了桌子里,準備明天再做剩餘的工序。
畢竟這一折騰,已經半夜三點多了,明天還得早起上班,不管我再氣趙胖子,也不想丟了工作,或是被扣工資,趙胖子是老闆的親戚,他還真有能力把我趕走,扣工資這種小事,更是不在話下,這麼點工資,他隨便扣扣都夠我一個月白乾了。
我這會兒困的不行,最後的工序又不適合被人發現,還是趕緊補個覺的好。
第二天一早,顧全把我叫醒了,他睡了一夜,似乎忘記了昨天的事情,跟沒事人一樣,不過等我爬起來,他就納悶問我黑眼圈怎麼那麼重,不是昨晚氣的沒睡着吧?
我嘿嘿一笑跟他說沒有沒有,也不多說什麼,趕緊洗漱完溜去上工了。
等中午下班吃飯的時候,我午飯都沒顧上吃,立馬衝進宿舍里,準備做完最後的工序,這會兒顧全和衛澤濤都在吃飯,正好只有我一個人,我想做什麼也不會被人發現。
在宿舍我先接了盆水,把身上擦洗乾淨,換上一套乾淨衣服,跟着拿出趙胖子的木雕,在桌上擺上魯班的畫像,上了三支香,跟着嚴肅跪拜在魯班像前,雙手輕捧着魯班像,認真念叨起來。
「祖師爺魯班在上,感謝祖師爺賞後生一口飯吃,今有小人作祟,後生欲以牙還牙,特此向祖師爺稟告,望祖師爺莫怪……」 我照着《天工策》的內容念叨着,先向祖師爺稟告。
等我念完之後,忽然感覺腦袋一個恍惚失神,愣了愣,反應過來後,我不由大喜,管用!
按照《天工策》所記載,如若向祖師爺通報,如果成了,就會有「靈光一閃」的現象出現,剛才忽然恍惚失神,並不是真的走神了,而是「靈光一閃」的出現。
任何工匠都會分個三六九等,畢竟總有手藝好壞之分。
而各行各業里,拜祖師爺這傳統,也是人盡皆知的,國內所特有的傳統,據說一些極為傑出有天賦的匠人,更容易受到祖師爺的青睞,賦予匠人更多的「靈光一閃」的機會,不光能讓匠人做出更傑出的作品,更能讓匠人的作品更具靈性。
傳聞不少的稀世奇珍,都是通過這「靈光一閃」誕生的。
這吹的天上地下的《天工策》,居然真的有用,讓我激動的手都有點哆嗦,愈發期待起這木雕會產生的效果了。
如果《天工策》所有的東西都是真的,我懷疑我要是全能辦到,那豈不是跟神仙沒什麼區別了?
再次拜了拜魯班像,我麻溜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褲子上的灰,抓着趙胖子的木雕,左右打量了一陣,最終目光落在床邊的塑料盆上,乾脆試試這個!
收拾好魯班像,我拿着塑料盆到了房子中間,頓時又感覺有些肉疼了。
這塑料盆用了以後,之後肯定是沒法用了。
就算再不值錢,買個新的也得花幾塊錢不是?
不過既然要實驗,肯定得損失點錢,說到底,還特么是太窮,賺得太少啊,不然誰會心疼這幾塊錢啊?
正要脫褲子,門咔嚓一聲被打開了,我給嚇了一跳,扭頭一看是顧全回來了,這才鬆了口氣。
「中午咋不去吃飯,一個人待宿舍幹啥呢?」
顧全納悶問了句,晃了晃手上的塑料袋,說,給你帶了個炒飯。
「謝了,兄弟!」
「跟爸爸客氣啥!」
顧全賤賤的哈哈大笑。
我沒好氣罵了句孫子,順手把趙胖子的木雕丟進塑料盆里,繼續脫褲子。
「我說峰子,還真是不得不服你這手藝,刻的跟趙胖子那孫子一模一樣,長得都一樣傻,這是打算幹啥?」
我神秘嘿嘿一笑,說不幹啥,跟着痛快的朝盆里尿去。
看我朝着趙胖子木雕呲尿,顧全眼睛一亮,把炒飯朝桌上一丟,二話不說跑到我旁邊開始脫褲子,跟着我一起朝趙胖子的木雕尿了起來。
「卧槽!
你中午吃啥了?
咋尿的又黃又騷的?」
顧全一尿差點沒給我熏暈過來,他不以為意,反而洋洋得意的說,昨天太累了,中午就吃了倆大腰子補補,好像有點補過頭了,不過騷一點不正配這傻逼胖子?
「對對對,就你TM最騷!」
酣暢淋漓一泡尿撒下去,雖然不是尿真人身上了,可尿到趙胖子的木雕上,依然讓我倆心裏暗爽,心情都跟着好了不少。
尿完抖抖鳥,我倆穿上褲子,相視會心一笑。
小心端着盆放到了宿舍牆角,看了眼泡在昏黃尿液里的趙胖子木雕,木頭的本色都給泡沒了,全給顧全一泡尿染黃了,看着怪噁心的,但架不住心裏爽啊。
幹了一上午活,還沒來得及吃飯,我早就餓的不行了,一邊狼吞虎咽的扒拉着炒飯,一邊罵顧全尿的太騷了,滿房子都是他的尿味,真TM噁心人。
顧全也不生氣,在旁邊嘿嘿直笑,悠哉躺在床上休息。
「我說峰子,這不像你風格啊,撒氣也不至於搞這麼幼稚的事情吧?
我說……該不是那個木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吧?」
顧全突然想到了什麼,狐疑問了句,我正吃得歡,一聽他的話不由給嗆着了,咳的眼淚直流,半天才緩過來,低頭繼續扒着炒飯,有些心虛的含糊說,那東西能有毛問題,就沒事隨手雕的。
不愧是我鐵哥們,對我實在太了解,他壓根不信這話,立馬斜着眼說,少來了,有事瞞着哥們不地道吧?
「真沒事,一個木雕有什麼好奇怪的……」 「你要雕個漂亮妹子玩我信,雕個這噁心胖子出來,專門為了撒泡尿解氣,這話你騙鬼去吧,認識這麼多年了,你說沒別的目的,專門干這麼幼稚的事情,你覺得我會信?」
顧全死活不信我的敷衍,這事我又解釋不清,搞得我一陣頭大,木雕的事兒我真沒法跟人說,哪怕是好兄弟,顧全一臉懷疑的神色,讓我有些坐立不安,好在過道上一串急促的腳步聲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卧槽,你們知不知道剛才發生了啥事?」
衛澤濤突然一溜煙衝進宿舍,哈哈狂笑着說,他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好像有什麼特別好笑的事情,顧全注意力被吸引走,頓時來了精神,坐起來問他啥事那麼高興?
「剛才趙胖子去外面飯館吃飯,回廠里的時候,也不知道哪個孫子那麼缺德,從樓上倒了一盆尿下來,又黃又騷的,劈頭蓋臉淋了趙胖子一身,隔老遠都能聞到他身上的尿味兒,那傻貨當時臉都綠了!」
「真的?」
「這還能有假啊,廠里好多人都看到了,現在去說不定還能看到呢!」
我跟顧全沒笑,下意識看了眼牆角的尿盆,頓時感覺這事兒有點詭異,也沒多想,說了聲去看看,就一起跑出了門,衛澤濤雖然之前看過了,但這也不妨礙繼續多看一次趙胖子的笑話。
都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跑的也都不慢,地方也不算遠,幾分鐘我們就跑到了事發的地方。
我們運氣不錯,趕到的時候,趙胖子還沒來得及走,估計剛才是在找誰那麼缺德,從樓上朝下潑尿,找了一陣沒找到人,圍觀的人又越來越多了,縱然趙胖子皮厚,也架不住這一身腥臭的尿騷味在,還被人圍觀,正捂着臉想要跑。
「這事我看立馬得傳遍整個廠子,我看撞上這麼丟人的事情,趙胖子以後怎麼做人,恐怕短時間之內,他都沒臉來找我們晦氣了。」
衛澤濤樂呵呵的幸災樂禍說著。
顧全下意識接腔說,可能是這胖子平時得罪人太多,被人給暗地咒的吧。
或許顧全還沒意識到什麼太多的事情,但我卻已經感覺有些汗毛倒豎了。
這……正符合了《天工策》上的說法,那個木雕就是拿來咒人用的,對木雕做了什麼,就會有相應的事情,發生在木雕主人身上,我跟顧全前腳在木雕上撒了泡尿,後腳趙胖子就被一盆尿淋了個通透,讓這事兒怎麼看怎麼邪門了起來…… 我沒功夫去細想那麼多,因為衛澤濤看了眼時間,提醒我們到下午上工的時間了。
下午雖然按時去上了工,可一直心不在焉的,不光老想着木雕的事情,經常會走神,還浪費了不少木料,好在趙胖子遇上那尷尬事,一下午都沒出現廠房裡,也就沒人找我麻煩了,就算老出錯,其他工友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做沒看到。
好不容易等下班了,我第一件事就是急匆匆跑回宿舍,開門一看我頓時傻眼了,塑料盆和木雕怎麼不見了?

 

《神秘詭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