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神秘鬼君的新娘
神秘鬼君的新娘 連載中

神秘鬼君的新娘

來源:google 作者:小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慕榕 慕簫 穿越重生

他說她是他的前世姻緣,所以在在棺材板上定好的了,做鬼也不能放過就這樣她成了他的新娘展開

《神秘鬼君的新娘》章節試讀:

第4章 奈何天生善良慕榕愣了愣,有些猶豫,卻還是跌跌撞撞地朝着男人走去。
這人怎麼傷得這麼重?
還能活嗎?」
慕榕打量了男人一眼,這才發現他身上不止腰上那一個大窟窿,別處還挨了好幾刀,都是血肉模糊的大口子,不由皺了皺眉,猶豫着抬手往他鼻間試探。
摸到一絲氣息之後,慕榕莫名舒了一口氣,這人命可真夠硬的!」
慕榕低頭喃喃自語,嘴角微微一翹,隨即疊掌按在男人胸前,給他做起了心肺復蘇,手法嫻熟,每一下都用盡全力。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慕榕實在不忍心丟下一個身受重傷的人不管不顧,哪怕他只剩了一口氣吊著。
我這也算是仁至義盡了,能不能活下去?
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慕榕將腦瓜子里那些個急救措施輪番使了個遍,男人的胸口總是響起了微弱的心跳。
慕榕一面撕下他綉着雲紋的絲綢袍子下擺替他紮緊了傷口止血,一面皺着眉念叨。
一番忙活之後,抬手抹掉額上的細汗,隨即起身扭頭撿起藥包,頭也不回地走出老遠。
雖說她也不忍心將一個身受重傷生命垂危的人扔在荒郊野外,可她如今有的不過是個十三四歲柔弱小女孩的力氣,養活自己都夠嗆。
更何況家裡還躺着個昏迷不醒的病號,要是再多這麼個累贅,還不得把她給累死。
走着走着慕榕忽然停住腳步,眉頭緊皺,猶豫半晌,終究還是忍不住扭頭折返回去。
哎呀真是煩死了!
今兒遇見我你真是燒了八輩子高香了!」
走回到男人身邊,慕榕狠咬着牙抱怨,可說歸說,是很快彎下腰,吃力地將男人扶起,一步三拐地往回走。
半拖半扶地將男人拽進屋裡,慕榕早已經筋疲力盡,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背上的衣裳也汗**一片,黏黏的膩在一塊兒,讓她不舒服極了。
可她卻顧不得這些,氣才稍稍喘勻,拎起藥包急火燎地去了伙房。
原身奶奶的病越來越重,又多耽擱了許久,慕榕自然一刻也不敢再拖下去。
若是葯還沒熬好,人就斷了氣,那她豈不白忙活一場,而且也對不住原身不是。
一番手忙腳亂地完活之後,慕榕終於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葯湯奔到炕頭前,着急忙慌地給老人灌了下去。
呼……可算是能歇歇了!」
慕榕手裡端着空碗,抬手擦掉額頭上的細汗,臉上總算露出了一絲輕鬆的笑。
可轉眼,就又被滿面愁容遮蓋。
她望着躺在土炕上昏迷不醒,身上只蓋着一床薄褥的老人,又瞄了一眼方才從外頭撿回來,同樣不省人事的陌生男子,臉上愁雲漸濃。
這屋子裡除了四面牆,再沒有一件兒像樣的東西,原身的奶奶又還病着,日子本來就捉襟見肘。
如今又從外頭撿回來個身受重傷的病號,慕榕覺着,若是再不好好謀劃一番,要不了多久,恐怕他們仨就連米湯都喝不上了。
越想越焦灼,慕榕哪裡還有心思歇下去,扶着牆艱難起身,搖晃晃地往外走去。
可里里外外瞅了一圈,能入口的東西,就只有牆角她挖回來的那些生薑塊兒。
這姜可以用來熬薑糖,還能腌一些嫩薑絲……」慕榕心頭暗暗盤算,打算用這些生薑做些吃的,拿到街上去賣了,換些錢回來。
她走到牆角,本來都已經在玩袖子,準備動手了,卻又忽然停住。
生薑可以熬成薑糖,也可以做成小菜不錯,可問題是,這屋裡別說糖,就連鹽都翻不出幾粒。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別的食材,她縱使有千般萬般的手藝,也是白搭。
慕榕嘆了口氣,又琢磨着去山上轉悠一圈,看看能不能摘些野菜蘑菇什麼的。
一抬頭卻又發覺遠處天色早已昏暗,白日里明晃晃的烈日,如今只剩下了一絲微弱的殘暉,鑲嵌在雲層邊上。
無奈之下只好按耐住上山的念頭,畢竟照這光景,她估計連半山腰都爬不上去,天就黑盡了。
出不了門,慕榕也沒猶豫,立刻便抬腳朝着炕頭走去,打算養精蓄銳一番。
咳咳咳……水……水……」慕榕躺下沒多久,耳邊忽然響起一陣微弱的咳嗽,夾雜着聲聲渴求。
還真是一刻也不能消停。」
慕榕扭過頭瞅了一眼男人劇烈起伏的胸口,終於還是皺着眉翻身下床,又從水壺裡倒了半碗水端過去。
慕榕扶着男人的脖子,正想往他嘴裏灌水,卻發覺他整個人就跟一塊兒燒紅了的炭火似的,燙得厲害。
唉,怎麼還發燒了呢?
大哥!
你是不是想熬死我呀?」
探了探男人滾燙的額頭,慕榕盯着他那張稜角分明,卻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的臉,恨不得當場厥過去。
她原以為今晚能踏踏實實睡個好覺,可誰曾想,就連這幾個時辰的安生都沒有。
慕榕嘴上戾氣十足,人卻絲毫沒有怠慢,很快便端了一盆水幫男人冷敷退燒。
一晚上下來數不清換了多少回帕子,只覺着兩條胳膊酸疼得厲害。
等她忙活完,正打算縮回炕上歇歇,可抬頭一瞥,天邊卻早已經泛起了魚肚白。
慕榕打了個哈欠,順着炕頭溜到地上,雖然滿眼惺忪,卻不得不強行打起精神,拿過背簍扛在肩上,一步步往山上挪去。
畢竟如今家裡可是好幾張嘴等着吃飯,而且那兩個不僅要吃飯,還得喝葯。
一想起這些慕榕就覺着頭皮發麻,腳下的步子也不由快了許多。
到了山上,她放下背簍,抬頭四下望了望,卻發現目光所及之處,除了大片大片的生薑苗子,就只有一叢叢野草。
慕榕忍不住嘆氣,卻也沒歇着,立即動手挖起了生薑。
雖說沒能找到別的東西,可也不能白來一趟不是,所以她只能竭盡全力,不停地從土裡刨出生薑塊。
可奈何身子實在太弱,整整一個多時辰,她才挖了小半簍。
動作慢還不算,還累得筋疲力盡,慕榕覺着自己要是再挖下去,恐怕就連下山回家的力氣都沒了,無奈只能停下。
稍稍歇了一會兒,慕榕掙扎着從地上站起來,本想拖着生薑回家,卻又不甘心。
便一路撥着生薑苗子,往底下走,想瞧瞧能不能挖着點蘑菇,野菜什麼的。
咦!
好像是馬齒莧!」
慕榕往底下走了不知多遠,連最後一次力氣也快要耗盡,正灰心喪氣想要打道回府,眼角餘光卻忽然瞥見一叢綠油油的野菜。
她不由滿臉欣喜,立刻放下背簍飛奔過去。
竟然真的是馬齒莧!
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
慕蹲在地上,揪起一片野菜葉子仔細瞅了瞅,見當真是馬齒莧,滿面愁容瞬間一掃而空。
正歡歡喜喜地挖着,耳邊卻忽然傳來嘶嘶」的聲音。
她後背一涼,壯着膽子小心翼翼回過頭去,卻瞧見一條毒蛇繞在後頭的枯枝上,正朝她吐着信子,蛇身足足有她半個手腕粗。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神秘鬼君的新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