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神品狂婿
神品狂婿 連載中

神品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岳陵 玉硯

每一天醒來,他都會重複自己成為上門女婿到那一天,從新鮮,到瘋狂,再到看淡一切的雲淡風輕,兩千年里,他曾嘗過世界上最大的刺激,也曾嘗過世界上最深的絕望;他曾自甘墮落,放任自流,也曾積極熱血,日行一善;他活在最長的一天里,也被困在無窮的詛咒里......可是無論如何,他都沒有真正放棄,直到出去的那一天展開

《神品狂婿》章節試讀:

第5章待岳陵坐定,玉硯蓮步輕移,提裙在主位上坐了,清冷如寒月。
察覺到岳陵探尋的目光,黑長微翹的睫毛垂下,澄澈如水的眸子微微斂起。
這人的眼光好大膽!
似被目光刺到了般,玉硯心頭不由的輕跳,暗暗想到。
隨即卻有羞惱之意升起,露在面巾外面的頸上,便浮起一層粉色。
前時多謝公子仗義,玉硯這裡多謝了。」
實在受不了那廝如實質般的目光,玉硯首先打破沉默,就於坐上微微欠身斂衽,開口謝道。
呃,謝我?
饒是岳大公子臉皮夠厚,這下也是不由的老臉發熱。
旁邊小丫頭皓腕擋在嘴前,兩眼彎的月牙一般,笑的那叫一個促黠。
咳咳,那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一向覺悟高,這個謝,就不用了吧。」
岳大公子橫了小丫頭一眼,無恥之極的竟坦然承下了。
玉硯一窒,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
小丫頭卻是笑容立刻僵住,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岳陵。
你….,明明是咱們小姐救了你......」片刻後,小丫頭滿臉通紅,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般,跳起來怒道。
人可以這樣無恥的嗎?
太髮指了!
蝶兒,不可無禮。
岳公子不諳水性,卻能毅然跳下相救,只這份心,便足當我等相敬相謝了。」
玉硯美眸中划過一絲感然,輕輕的說道。
剛剛經歷了一番世態炎涼的洗禮,對於人心早已看的透了。
相比那些平日里那些道貌岸然、風度翩翩,在自己遭難時卻恨不得再踩上一腳的人來說,岳陵今日的所為,便愈發顯得彌足珍貴。
蝶兒被小姐喝住,不由的氣結,小嘴兒撅的老高,躲在小姐身後,恨恨的瞪着岳陵。
枉自己先前還大大的誇獎了他一番,怎麼就沒發覺這人恁的無恥呢?
岳陵得意洋洋的瞟了小丫頭一眼。
小樣的,跟我斗,哼!
我無恥我自豪,看誰還能咬我不成。
嗯,重其心而不重其果,玉硯小姐堪稱有大智慧啊。
那個,蝶兒啊,你要好好向你家小姐學習才是。」
你......」小丫頭險險沒氣暈了,呲着一口糯米牙,大眼睛裏怒火噴濺,恨不得撲上去咬這廝兩口。
蝶兒!」
眼見着這兩人大有對掐的架勢,玉硯忽然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連忙喝住蝶兒,隨即又柔聲道:好了,且去沏兩杯茶來。
岳公子與你說笑來着,何必介意?
去吧。」
蝶兒漲紅着面孔,恨恨的跺了跺腳,轉身而去。
玉硯輕輕搖頭,看着她離去的身影,眼中柔情涌動。
蝶兒自小便跟着她,兩人名雖主僕,卻情勝姊妹。
這些年來,身處那污穢骯髒之地,其中之苦,若非有蝶兒在旁相陪,玉硯實在難以想像,自己究竟能不能堅持下來。
蝶兒年幼,性情耿直,還請公子莫要難為於她,倘有失禮之處,玉硯這裡代為賠罪了。」
收回目光,轉而望向岳陵時,眼神又恢復清冷,淡淡的說著,再次欠身為禮。
呃,沒事沒事,咳咳,玩笑而已,不用這麼認真吧。」
岳陵有些狼狽,擺着手慚慚道。
這位玉硯姑娘綿里藏針,這番話看似道歉,卻隱有指摘岳陵欺負人的意思。
所謂性情耿直,自然便是暗暗對應岳陵的無恥狡猾,明明被救,卻堂而皇之的承下救人之功。
又說蝶兒年幼,自然是暗含岳陵以大欺小了。
這個年不過十六七歲的女子,看似弱質芊芊,卻不料言辭竟是如此辛辣。
此刻見岳陵終是露出

《神品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