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毒妃,冷王寵上天
神醫毒妃,冷王寵上天 連載中

神醫毒妃,冷王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岑莞 滕景州 現代言情

為了嫁給心儀男子,她收斂了自己所有的才華和鋒芒,幫着嫡妹獲得渣男寵愛,自己卻被嫡妹下毒毀了臉,更是被渣男活活打死白南煙身懷絕技而來,渣男無情,嫡妹虛情假意?那她就將這群虎狼都吊起來換着花樣打!嫌她貌丑無顏臉上還有一大塊黑斑?和離那日,她露出絕世容顏,渣男馬上就說:「煙兒,和離書無效,咱們不和離了」嫡母庶妹變着法的欺壓她?無妨,那她就一手撕白蓮,一手懸壺濟世,還順便救了一個戰神,那個天下最強大的男人某日,身着皇袍的他,執着她的手霸氣的問:「朕和朕的天下你都要還是都要?」沒多久她後悔不迭:「展開

《神醫毒妃,冷王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四章 幫忙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完全不敢相信這話是從他的嘴巴里說出來的,無恥!」
我氣憤的想要打他,卻被他一下子推開,後腰撞到了門把手上,一陣陣疼痛傳來。
你要是識相就趕緊滾,不然我就叫保安把你轟出去。」
等等!」
鄔思琪臉上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明顯有些得意,表姐,離婚的事情你可千萬不要忘記,還有,說實話,我還有些看不上你那箇舊房子,所以你那箇舊房子,現在已經變成了這個新房子的首付。」
鄔思琪說這些話明顯就是為了刺激我,可是偏偏我又拿她沒有任何的辦法,我現在一窮二白什麼都沒有,打官司這種事情,恐怕也只是想想。
我被趕了出來,一個人無措地坐着走廊上,不知道該去哪裡,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人,現在到了這個情況只有他能幫我,我連忙下樓,果然看見車子還停在那裡,遲疑了一下我還是走了過去,不敢保證他一定會幫我,但現在我走投無路,也只能試試了。
滕先生,你說過會幫我一個忙,不知道你說話還算不算數?」
當然算數,不過這個條件你要想好,我幫你辦完這件事情之後,就跟你再沒有任何的關係,以後你也不能再拿救命的恩情來威脅我,機會只有一次。」
他臉色嚴肅,用眼神詢問我。
我雙手握緊點點頭,沒有任何的猶豫,本身我就沒有把這個救命恩情放在心上,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挾恩圖報,現在我已經被逼到了絕路上,也只能抓住這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我只要跟我的丈夫離婚,拿到我母親留給我的房子就可以了,其他的什麼都可以不要。」
我說出了我的想法和條件,心裏面有些忐忑,不知道他能不能幫我。
好!」
他直接爽快答應,你現在準備去哪裡?」
我報了蘇小曉的地址,畢竟我現在真的沒有地方可去,只能去朋友那裡暫住。
只是令我驚訝的是,滕景州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只不過是短短一天的時間,我那個好前夫就打了電話好言好語的,跟我商量起離婚的事情。
聽着他在電話那邊的軟語,我覺得這件事情有點太出乎我的意料。
這麼說來,你同意把我母親的房子還給我了?」
是!
不過我想在離婚之前再見一見你。」
盧瑞帶着幾分低三下四的語氣。
我心裏面毫無波動,只有一種解氣的感覺,原本是想要拒絕的,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也沒什麼好見面的。
可是經不過他的再三哀求,還是決定跟他見一面,定在了我們以前常去的那家咖啡店。
第二天一早,小曉知道我要去見誰,一大早把我拉起來,好好的倒飭了一下。
可惜現在時間來不及了,要不然一定要租一個男朋友過去,讓盧瑞睜大他的狗眼好好看看。」
我原本沉重的心情,被她這麼一說瞬間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心裏感覺到有些惆悵。
很快,到了咖啡店那邊,遠遠的看見盧瑞已經等在那裡了,這倒是以前從沒有過的事情,跟他認識了這麼久,他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紳士風度。
想到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我算是徹底的看明白了他的真面目,直接坐在他的面前毫不客氣開口,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其實你走了之後我就後悔了,我仔細的想了一下,我喜歡的人還是你。」
盧瑞漲紅着臉色,眼神裡帶着複雜,做出了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所以我們兩個能不能不離婚?
至於你表妹的事情,我只是一時糊塗,我保證我以後再也不會犯了。」
我挑眉,突然忍不住了嗤笑了一聲,要是再相信這個男人說的話那我才是真正的傻瓜,我才不相信才過了一天的時間,他就能夠有什麼大徹大悟。
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說什麼都沒用,我們兩個還是離婚吧!
更何況鄔思琪已經懷了你的孩子,如果你是為了跟我說這件事,那我們兩個已經沒什麼好說。」
早在他對我拳打腳踢的時候,我對他的感情就已經消失殆盡,只不過是短短兩天的時間,我卻看清了這三年來都沒有看清楚的東西,在這個男的眼裏面,只有利益的存在。
盧瑞聽我這麼說皺起了眉頭,伸手拉住我的手腕,接着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雙手抱着我的腿。
我知道我對你來說就是一個混蛋,我也知道我做了很多的錯事,可是我發現我愛的人真的是你,我沒有辦法離開你。」
因為現在咖啡館,他突然下跪惹得周圍的人全部都看了過來,我頓時感覺到自己臉上火辣辣的。
你起來!」
你答應不跟我離婚我就起來。」
我看他到現在都沒有為我考慮一點,還在這威脅我,氣的轉頭就走。
盧瑞立刻追了出來,拉住了我的手腕,走,我們先回家好不好,有什麼話回家再說。」
他拖着我往以前的那個家走,我頓時有些不滿的開始掙扎,心裏面感覺到非常不安,你瘋了嗎?
我們兩個已經要離婚了,你放手!」
因為男女之間力量懸殊太大,我只好大聲地向周圍的人開始呼救,可是盧瑞這個不要臉的確摟着我的腰,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
老婆,都是我的錯,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就給我這次機會吧!」
說完對着周圍的人露出了一個苦澀又委屈的笑容,大家沒事就散開吧,這是我妻子!」
就這樣,周圍的人,沒有一個上來幫忙,我被盧瑞半拖半抱回家中,昨天看到的那對夫妻已經不在了,房間裏面空落落的。
盧瑞一把甩開我的手,眼神陰翳,老婆,答應我不要離婚好不好?」
我堅定的搖了搖頭,有些害怕的退後了兩步,我的孩子就是被你害掉的,我怎麼可能不跟你離婚。」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神醫毒妃,冷王寵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