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醫小嬌妻,沈爺寵爆全球
神醫小嬌妻,沈爺寵爆全球 連載中

神醫小嬌妻,沈爺寵爆全球

來源:google 作者: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竹離 沈承南 現代言情

為了真相,她一步一步設計接近沈爺,結果發現自己不過是羊入虎口她的每一步算計,都被那人所允許,眾人嫉妒,以為是沈爺的偏愛,殊不知,他不過是知道她身上背負的秘密,所以對她百般容忍,當她深陷其中時,發現自己原來不過只是替身他給她所有的一切,不過是為了彌補另一人!「我願意換血」當她為了他的白月光上了手術床時,男人紅了眼,瘋狂飛奔出去,當意識到她會死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早就留了她!遲來的深情,她還願意接受么?唐竹離×沈承南展開

《神醫小嬌妻,沈爺寵爆全球》章節試讀:

第2章臉爛了午時,唐夢漫回來後一臉的不高興,她脫下高跟鞋砸到傭人的臉上,見狀,梁君雅連忙來問情況。
想起那張英俊非凡但是略顯冷清的面龐,唐夢漫臉上變得痴迷,不過當她看到沈承南坐在輪椅上的樣子,所有美好都幻化成了泡沫。
寶貝,沈家現在可是我們的救命稻草,沈少爺和你相處的怎麼樣?
婚事到底有沒有定下來!」
這一問,唐夢漫眼眶裡就蓄滿淚水,沈承南他坐輪椅的!」
梁君雅楞了下,怎,怎麼會?」
媽咪,我都親眼看見了!
他就是坐輪椅!
我不要伺候一個殘疾人,我不要給一個殘疾人當老婆!」
她哭的驚天動地,完全沒有一點千金小姐的包袱,只顧着宣洩自己的情緒。
縱是如此,梁君雅也沒有改變主意,一想到唐家目前的處境以及她自己在外面欠下的那麼多巨款,她根本不可能拒絕攀上沈家這座金山。
就算沈承南是個廢人,你也必須嫁過去,只要沈家少爺看上你,這件事就沒有改變的餘地!」
唐夢漫震驚的看着自己的母親,媽咪,你瘋了吧?」
在她發瘋前,梁君雅已經離開上了樓。
啊!
要死了!」
唐夢漫瘋狂的把所有東西砸在地上,引得周邊站着的傭人都顫顫巍巍的,連呼吸都慢了下來。
你給我過來!」
她一眼瞥見唐竹離,就鎖定為自己的發泄對象,但是唐竹離好像沒聽見似的,端着盆里的衣服自顧自的往外走。
唐夢漫怒了,叫人去打了盆開水,然後又讓人去把她給架過來。
小野種!
你耳朵聾了是吧?
連我也不放在眼裡了!」
唐竹離被兩個胖女人按在桌上動彈不得。
唐夢漫吩咐人把開水端到她身旁,她嘴角的笑容變得可怕,我說過,只要你呆在唐家,你就會被我慢慢玩死的!」
把她頭給我按進去!」
傭人怕鬧出人命,猶豫了一下,唐夢漫一個耳光就扇了過去,以作威懾。
你們要是敢違抗我的命令,她的下場就是你們的下場!」
唐夢漫的作惡手段數不勝數,傭人是見識過的,於是不敢再多想,只能按照她的命令壓着唐竹離的腦袋往開水裡鑽。
她本來就瘦弱,哪裡是這些人的對手,在痛徹心扉的呼救聲中,傳來了唐夢漫的低笑。
那張精緻美麗的臉龐爬滿了扭曲的笑容,讓人看得心裏發寒。
她聽着唐竹離痛苦的聲音,心裏那份不快才疏散了幾分。
等唐夢漫走了,傭人才放開了唐竹離。
她忍着疼痛第一時間回了房間,立馬拿住自製的草藥敷在臉上,連眼睛都無法睜開,除了預防感染外,她還要防止留下傷疤。
反覆兩個小時的敷藥,她臉上的燙傷也逐漸好了起來,畢竟這葯是她特製的,所以藥效奇快,不過要完全恢復卻還是要等兩天。
這要是換成別人,恐怕臉就毀了。
不過唐竹離眼裡沒有怒意,反倒是增了幾分興趣,畢竟這個遊戲還漫長的很,現在有個樂子供她玩,何樂不而為?
到了深夜,唐家在一陣尖叫聲中被鬧的雞飛狗跳。
唐夢漫捧着自己的臉下了樓,傭人看到她的臉,嚇得紛紛往後退了一步。
梁君雅被這動靜給鬧醒了,一邊穿外衣一邊往樓下走,她看到自己女兒對着鏡子又發出了可怕的尖叫聲。
媽咪!
我,我毀容了!」
她加快步伐往下走,看到唐夢漫轉過來的臉後,嚇得呼吸都停滯了。
那張原本精緻白皙的臉上長滿了奇怪的疙瘩,而她的眼睛腫的只剩下一條縫,整張臉像是被鐵烙在了一起,看起來醜陋又噁心,讓人難以靠近。
其餘站成一排的傭人面上十分緊繃,但實際上內心都十分高興,這可是她們好不容易盼來的報應。
到底還是自己的女兒,梁君雅趕緊去看怎麼回事,等湊近後又聞到她的臉上還有一股惡臭味。
媽,怎麼辦?
我的臉到底是怎麼了?
毀容的話我會死的!
嗚嗚嗚嗚!」
唐竹離站在傭人堆里,內心不覺好笑,就這樣的膽子,平時還敢做那麼多壞事?
梁君雅瞪了所有人一眼,今天的事不準說出去!」
說完,立馬讓司機備車趕到醫院去。
醫生檢查過後,發現她這是屬於特殊過敏的情況,需要用水先燙一下消毒,然後才能用藥調理。
這結果也讓梁君雅鬆了一口氣,好在她女兒這張臉是保住了。
唐夢漫想起白天自己對唐竹離所做的事,她嗓音十分尖銳,是那個小野種!
她肯定學了什麼巫術對我下蠱了!
不然我平白無故怎麼可能過敏!」
夢漫,你說什麼?」
唐夢漫把白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梁君雅眼眸微眯,看來那個小野種不像看上去的那麼簡單,等她找機會好好收拾她!
這兩天你別招惹她,先好好休息,等沈家那邊來接你,至於那個小野種,我來替你出氣!」
唐夢漫眼睛咕嚕轉,心裏有了壞水,她才不會嫁給那個殘疾呢!
不到兩天,沈家就派人來接了。
沈承南根本不在乎這樁婚事,所以除了司機沒有多餘的人,場面十分慘淡。
而唐夢漫找人捆了唐竹離,又往她嘴巴里灌了一碗水,等她失去意識以後就讓人把她送上了車。
在唐夢漫的計划下,梁君雅那邊也簡單糊弄過去,所以被帶回沈家的新娘,是唐竹離。
唐夢漫自以為瞞天過海,卻不知她只是唐竹離的一步棋子。
水裡的葯對她來說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從小到大為了治病,她試藥上千百種,早就產生了抗體,她只是為了配合唐夢漫而製造了假象。
司機將她送到沈家公館後,有一個傭人前來迎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看她還矇著面紗不由奇怪。
唐竹離立馬為自己解釋,我這兩天有些感冒,怕傳染,所以才戴的面紗。」
傭人目光有些不屑,然後將她帶到了沈承南的房間。
這是沈少爺的房間,他這兩天在外地,不一定會回來,少爺交代過,您想出去逛逛或者留在家裡都行,別給他添麻煩。」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神醫小嬌妻,沈爺寵爆全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