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蛇魘
蛇魘 連載中

蛇魘

來源:google 作者: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千月 楚問

我出生那天,爺爺奶奶就去世了四周的樹杈上,密密麻麻全是蛇在翻湧歡騰據說,下一個就是我為了活命,我只能委身於他血衣與蛇咒的秘密,成了我最想探尋的事情我以為,我的存在只是為了幫他煉成血衣,可最後的生死關頭,他卻抱緊了我「宋優優,你永遠都是我的!」展開

《蛇魘》章節試讀:

第2章林千月獃獃的看着楚問,一時間有些恍惚,彷彿那是一個陌生人。
楚問這一世只是一個山野小子,沒有任何身份背景,托林家的福才能從山裡來到城市。
他一直很自卑,在學校唯唯諾諾,被人打罵從來都是忍氣吞聲,何曾敢用這般語氣對何榮說話。
何榮一時間也懵了,過了好半響才回過神來。
你在威脅我?」
何榮咬牙切齒,他對楚問剛才的語氣感到很不爽。
楚問依舊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一言不發。
何榮罵了一聲,抬起的手掌繼續下落,可突然間,一股無形的力量落在身上,讓他無法動彈。
這時,楚問下床,慢悠悠的走到何榮身邊。
何榮大為驚恐,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為什麼突然不聽使喚了。
啪!」
楚問抬手就是一耳光,在何榮的臉上留下五道通紅的指印。
我只說一次,你聽好了,林千月是我楚問的女人,你要是再敢糾纏他,我就要你的命。」
他記憶覺醒,雖然依舊沒有武力,但卻擁有龐大的魂力。
魂力,乃是成為修者的標誌。
他冰冷的語氣,冰冷的眼神,讓何榮彷彿置身地獄。
他將魂力收斂,何榮頓覺如釋重負,不知不覺間,汗水已經打**他的衣衫。
驚恐的何榮連滾帶爬跑出病房,剛才說發生的一切,讓他感覺就像是見鬼了一樣。
林千月退後兩步,用陌生人的眼神看着他。
她突然感覺不認識眼前這個男人了。
四目相對,相顧無言。
良久,林千月才冷漠的開口。
為什麼要去招惹何榮?
你自己有多大本事心裏沒點數嗎?
我再跟你說一次,以後......咳咳......」說著,林千月突然咳出一口逆血來,臉色有些蒼白。
楚問快步上前,攙扶着她:千月,你受傷了?」
他記憶覺醒,雖然身體依然很廢,可至尊之魂尚在,他的精神力尤為強大,靈識一掃,發現林千月只是小小的內傷,並無大礙。
但忽而間,他眉頭一皺,因為他發現林千月的身體有一絲的不尋常。
別碰我!」
林千月一把推開他,拒絕了他的關心。
從結婚到現在,林千月都沒讓楚問碰過,連牽手都沒有過。
林千月將嘴角的血跡擦拭,然後轉身道:沒事了就回去,爸還在家等着你!」
......盛世華章小區,是楚問最不願意來的地方。
客廳里播放着新聞,楚問和林千月一回來,就聽到卧室里的爭論聲。
老林,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為了女兒的將來着想,你早該讓那個楚問離開的!」
一進屋,楚問就聽到了這樣一句話,還是熟悉的聲音,還是熟悉的語氣。
說話的是他的丈母娘秦舒,從始至終就看不起他這個女婿。
老婆,這樣的話你跟我說說也就算了,千萬不要在楚問面前提起。」
哼,當著他的面我也這麼說,他但凡有一點自知之明,就該主動離開,賴在我們家白吃白住就算了,還要耽誤我女兒的前途!」
老婆,楚問一家畢竟對我和千月有恩,當初我和千月在山中不慎跌落山崖,是楚問一家救了我們,否則我們哪兒還有今天。
人吶,要懂得感恩。」
感恩?
你把他接回來三年了,給他吃好的住好的,還花大價錢讓他就讀乘風學院,他要是有些天賦將來可以庇佑我們林家也就算了,可他呢?
活生生成了乘風學院的笑話!
讓我都跟着一起丟臉!」
這一句句扎心的話,全部被楚問聽在了耳中,連林千月都覺得有些尷尬,只能咳嗽兩聲,沉聲喊道:媽,我們回來了。」
林正堯夫婦從卧室走出來,秦舒板著臉,她知道剛才的話被楚問聽見了,可卻並不在意,正如她所說,就算當著楚問的面,她也會那麼說。
秦舒一言不發,直接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林正堯則立刻關心的問道:楚問,你沒事兒吧?」
之前張啟聰只說楚問受了點小傷,所以林正堯讓林千月去醫院看看,如果知道楚問是墜樓的話,林正堯肯定第一時間就趕過去了。
看着林正堯那慈愛的笑容,楚問那冰冷的心,終於感受到了一絲溫暖,他笑道:爸,我沒事,就擦破點皮。」
沒事就好,那吃飯吧。」
飯桌上,已有滿滿的一大桌子菜,很豐盛。
林正堯給林千月使了個眼色,林千月便挽着秦舒坐上了飯桌。
秦舒雙手環抱於胸前,依舊板著臉,沒給楚問好臉色。
一家人,在僵硬的氣氛下吃了幾口飯菜,隨後林正堯拿出一張銀行卡,道:楚問,卡裏面我放了十萬塊錢,是你這學期的學費和生活費。」
此話一出,秦舒立刻橫眉瞪眼:老林,你什麼意思,還要讓他繼續念下去?
你說他一個毫無天賦的廢物,這三年來花了我們林家多少錢,可結果呢?
還不是乘風學院的笑話!」
隨後,秦舒又盯着楚問,道:你今年也十八歲了吧,也是成年人了,做事應該自己心裏有分寸,你覺得你還有必要繼續留在乘風學院浪費時間浪費金錢嗎?」
每一次林正堯給他錢,秦舒總是冷眼相對。
呃......」楚問略作思索,道,的確沒有這個必要了。」
如今他的記憶覺醒,身為至尊,曾經所修行的東西,都比這個世界要高明得多,他自然不需要老師。
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
秦舒冷冷一笑,繼續道,還有,你已經成年了,該自食其力了,別一直做我林家的蛀蟲!」
林正堯的臉色愈發的陰沉,突然一拍桌子,怒斥道:秦舒,夠了!」
你朝我吼什麼吼,難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秦舒蹭的一下站起來,就像是炸藥桶被點燃了一樣。
老林,你別總說知恩圖報,我們林家這三年來待他不薄吧,可他呢,知道感恩圖報嗎?
自己有幾分本事他自己心裏清楚,可卻還一直拖累千月。
反正今天話也說開了,那我就直接挑明,千月必須跟他離婚!」
秦舒,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夫婦倆你瞪着我,我瞪着你,房間里突然變得安靜下來,只剩下電視的聲音。
據本台記者了解,昆崙山舉全派之力,於玉虛峰之上布下九陽陣,助道祖破境,屆時天山瑤池聖女也將現身,助道祖一臂之力。」
秦舒看了眼客廳里的電視,指着電視中那個奇美的女子:我女兒將來是要成為瑤池聖女那樣的人物的,你覺得她總被人詬病有一個廢物丈夫,這樣合適嗎?」
廢物廢物,他是你的女婿,不是廢物!」
林正堯氣得渾身顫抖,這個世界不是修者獨有的,不能修行的人多了去了,難道你我也是廢物嗎?」
秦舒冷冷一笑:至少我們有自知之明,不像某些人,明知沒有天賦,還在乘風學院當了三年的笑話,浪費我們家的錢財!」
便在此時,楚問站了起來,緩緩道:媽......」別叫我媽!
我從來都沒承認過你這個廢物女婿!」
秦舒聲嘶力竭。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蛇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