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攝政王命里缺我
攝政王命里缺我 連載中

攝政王命里缺我

來源:google 作者:星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容湛 現代言情 蘇千月

重生前,蘇千月作為大國師的首席弟子,不僅通靈懂卦象術法,更是愛好煉丹,備受尊崇展開

《攝政王命里缺我》章節試讀:

「好了,湛哥哥已經休了你了!
你這臉皮怎麼跟你身上的肉一樣厚!
還不快感恩戴德地收拾包袱滾蛋?
難不成真要將你浸豬籠才甘心?」
陸妍眼底的嘲諷絲毫不遮掩,出聲嗆道。
「三小姐是不是特別希望本宮被休?
唱了這麼大一齣戲,辛苦了吧?」
蘇千月冷冷看向陸妍。
「你什麼意思?
你自己做出這等不要臉的事情!
竟然還要往我身上推諉!
你嫁入王府這麼久!
每天吃那麼多!
一個人吃了三個人的份額!
我跟嫂子何曾為難過你!
你這人好沒良心!」
陸妍心虛,忍不住將聲音都拔高了幾個度。
「人,臣妾並沒弄死,要想知道是不是三小姐指使的,王爺何不親自審訊?
臣妾雖出身粗野,但也懂人倫理常,何況,整個京州誰不知道臣妾痴戀王爺,好不容易嫁進來,臣妾怎會蠢笨到自毀姻緣?」
蘇千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出這麼一番話,看得陸妍那是目瞪口呆!
怎麼可能!
這個肥豬怎麼突然就這麼能言善辯了?
她不是除了吃,就知道哭嗎?
她已經觀察幾個月,這才挑了哥哥回來的日子下手,就是料定了這肥豬毫無反抗之力的!
「你的姘頭!
自然是幫着你說話的!
你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醜事,竟然還想倒打一耙讓你的姘頭栽贓我!
你好狠毒的心腸!」
「湛哥哥!
你要為我做主啊!
你娶了這個肥豬,我已經幾個月不敢出門了!
都被那些名媛閨秀笑死了!
現在她竟然還要害我!」
陸妍委屈得眼睛都紅了,泫然若泣地看着容湛。
容湛蹙了蹙眉心,漠然道:「妍妍心底純良,連只兔子都不忍心殺死,怎會做出這等齷鹺之事構陷你?」
而蘇千月,出身粗鄙,行事浪蕩!
明知道他怕水,竟然在皇家宴席上將他推下池塘,又藉著救他的名義扒開他的衣裳,甚至以嘴渡氣—— 實在令人髮指!
蘇千月也懶得再廢話,她一手將剛才那個男人拽起來,從他的小腹處拔出了自己的金簪。
「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
蘇千月隱隱帶了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威嚴。
那男人剛抬起眼,陸妍就給了他一個警告的眼神。
那男人噗通一下跪在了容湛的跟前,不斷磕頭,哀嚎道:「王爺!
小的知道錯了!
實在是王妃她威脅我們兄弟兩個,若是不從,我怕有性命之憂——求王爺網開一面,饒了我們吧!」
陸妍見他識相,眼底總算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色,咬牙切齒道:「死肥豬!
你還有何話要說!」
容湛亦是一副山雨欲來的肅冷模樣,青筋暴起的手背出賣了他此時的憤怒。
他堂堂一個攝政王爺,娶了一個肥胖的養豬女,已叫朝堂上下貽笑大方!
現在,這個賤婦竟還敢到這種地方給他戴了綠帽子!
不殺了她,他這口氣都咽不下去!
「賤婦!
本王未曾虧待你!
你竟如此挑釁本王!」
容湛氣極,猛地揚起了手掌,就要往蘇千月的臉上扇過去。
然而,這巴掌卻並沒有打到蘇千月的臉上。
就在掌風掃來的瞬間,蘇千月忽然側了身子,將手中持着的金簪輕輕一紮,扎進了容湛的麻穴之中。
容湛瞬間,只覺手腳全麻,動彈不得。
他眼底猩紅,怒目看向蘇千月!
這個賤婦,竟會點穴?
「王爺,君子動口動不動手,事情沒有問清楚,你便對臣妾動手,未免太沒有風度了。」
蘇千月輕蹙眉頭。
「鐵證如山,你還有何理由狡辯!
給本王解開!
否則本王定將你碎屍萬斷!」
容湛只覺得自己畢生修養都被這個賤婦氣得蕩然無存。
「你當真要為了一點銀錢,說出這等昧良心的話?
你剛才被我本宮扎了穴,不用一刻鐘,你就會渾身血液倒流,筋脈盡斷,然後去見閻王爺。
若你要收這買命錢,本宮便是擔了這罪名,又如何?」
蘇千月冷冷地看着地上那個男人。
她當著他的面將攝政王都定住了!
可見她的確是有功夫在身的,並不是恫嚇他。
就在這個瞬間,那男人忽然腿腳一軟,渾身傳來了劇烈的疼痛,令他全身打顫,口吐鮮血起來—— 蘇千月敢以**他,不過是猜想,陸妍既然要做這等齷鹺事,自然不會挑選身邊的親信。
所以,她斷定這兩人跟陸妍之間,只是簡單的錢財交易。
錢財跟小命比起來,哪個重要?
果不其然,那個男人吐出一口鮮血後,當下撐不住了,連聲哀嚎道:「王爺饒命,王妃饒命!
是小的見錢眼開,收了三小姐一千金!
讓我們構陷王妃的!」
陸妍見他臨陣倒戈,氣得跺腳,卻堅決不承認,看向了容湛,大叫道:「湛哥哥!
他分明是被蘇千月那個賤婦屈打成招的!
如何能信!
這種兩面三刀的小人,就應該當場殺了!」
她急得失去了理智,當場拔出容湛的佩劍,就要往那男人捅過去。
殺了他,死無對證!
看那肥豬如何翻身!
蘇千月自然不會讓陸妍得手。
陸妍剛要殺人,蘇千月趁手從站在自己旁邊的白綰綰頭上猛地拔下了一枚珠簪,隔空打中了陸妍的手腕。
陸妍手中的劍應聲倒地。
「王爺方才不是說三小姐心地純良,連只兔子都捨不得殺嗎?
看來,三小姐的純良只對兔子。」
蘇千月出言譏笑。
那男人見陸妍竟然要殺自己,當下越發慌了神。
他面色慘白,連聲道:「王爺,我說的都是真的!
這一千金就藏在你背後的箱櫃中,是三小姐剛從盛安票號取出來的,票號的掌柜和小二都可以作證的!
而且,而且,王妃是被三小姐迷暈送過來的!
她讓小三跑腿買的迷香,就在民安葯堂買的,掌柜的也可以作證!」
見男人招認,蘇千月冷笑了一聲,將扎在容湛穴道上的金簪拔出。
容湛轉身,踹開了身後的箱櫃。
裡頭果然擺放着一個小箱子,裡頭是整整齊齊的金條。
事已至此,還有什麼好說的?
這麼多的人證看到,想抵賴都不成?
那男人又吐了一口血,他嚇得面無血色,爬到了蘇千月的跟前,痛哭流涕道:「王妃救我!
王妃救我啊!
小的只是一時財迷心竅——小的家中還有七十歲的老母,三歲的稚子——」 蘇千月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不過是讓你吐兩口血而已,又死不去,救什麼。」
這話一出,那男人和陸妍臉上都露出了目瞪口呆的神色來!
這個該死的肥豬!
竟然使詐!
蘇千月看向容湛,沉聲道:「王爺,如今人證物證俱在,不知道王爺是否還要休了臣妾?」

《攝政王命里缺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