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 連載中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顧火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澤霖 沈年 現代言情

她是無家可歸的傻子,他是病入膏肓的將死之人,一場意外的婚姻,將兩人的命運緊緊綁在一起世人皆知,傅總夫人是個傻子,離開了傅總就活不下去卻不知,在這背後,是男人抱着那個傻子,一遍又一遍的說:「年年,沒有你我該怎麼活下去」沈年以為他是自己的救贖,最後才發現,原來她才是那道跌入地獄的光展開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7章

「唔——」

傅澤霖悶哼一聲,眼冒金星,身上還壓着一個濕漉漉的人。

「對不起,對不起!」

沈年踉踉蹌蹌的爬起來,結果腳一崴,又朝着傅澤霖壓了上去,整個人都撲在了他身上。

傅澤霖看着沈年被水打濕的衣服勾勒出青澀的身體,喉嚨滾了滾,一把推開沈年,怒氣沖沖地站了起來。

「傻女人!」

沈年委屈地跌坐在地上,整個人濕漉漉的,儼然成了落湯雞,身上還冒着熱氣。

張姨戰戰兢兢地走了進來,「少,少爺,對不起,我沒想到……」

沒想到沈年會這麼傻,連熱水器都不會用。

「連這點事都做不好,滾!」傅澤霖大發雷霆,瞪了張姨一眼,「你不用幹了。」

張姨都不敢猶豫的,連滾帶爬就跑了出去,工作丟了沒事,小命別丟了就好。

傅澤霖看了眼地上的沈年,他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他伸出手,冷冷地道:「起來。」

沈年抓住他的手,小心翼翼地站了起來。

「對不起。」她再次道歉,她好怕傅澤霖再氣到進醫院。

傅澤霖嘆了口氣,側着身體把熱水器關掉,爾後拉着沈年,反覆擰着開關,說:「這邊是熱水,這邊是冷水,你進去之前先輕輕地往左邊擰一點,往上抬,試試水溫再進去洗,懂了嗎?」

沈年用力地點點頭:「懂了。」

「你試試。」

沈年照着他的話做,站在淋浴間外面,伸手去擰開關,花灑的水噴了出來,她用手去接,溫度剛剛好。

她激動地說:「我會了!」

傅澤霖這才點點頭,「下次記住了。」

不知又想到什麼,他又指了指牆上鑲嵌式置物台,「藍色是洗頭的,白色是洗澡的。」

沈年學的很認真,「記住了!」

「行了,自己洗吧。」傅澤霖自己都沒想到自己耐心能這麼好。

沈年哦了一聲,當場就抬起胳膊,把身上衣服全撂了。

傅澤霖臉倏地黑了,但什麼也沒說,轉身走出浴室,嘭的一聲將門關上。

力道之大,嚇了沈年一跳。

「少爺好奇怪。」

沈年嘀咕一聲,然後去拿洗髮水,發現拿不下來,她抓着瓶子,用力一拉,拉不下來……

外面的傭人聽見裏面洗澡噼里啪啦,聽得外面的傭人心驚膽戰的。

「不是說夫人是高材生嗎?怎麼看起來……」

「噓,這些話別說了,少爺今兒為了這事大發雷霆,還進了醫院。」

花了一個多小時,沈年總算是洗完出來。

傭人也都鬆了口氣,趕緊伺候沈年擦頭髮,整理睡衣,送到卧室里去。

沈年到了房間,不敢睡床,她走到沙發上,抱着抱枕蜷縮在角落裡,看着這麼大的房間,她一時間還有些不適應。

從小黑屋到大房子,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做夢一樣,她根本不敢睡。

一直坐到凌晨三點多,傅澤霖才從書房回到卧室,他看見蜷縮在沙發上的沈年,像只小貓似的,直勾勾盯着他。

「你怎麼在這?」傅澤霖問。

沈年眨了眨眼睛,似乎在問她應該在哪。

傅澤霖知道老李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他想說什麼,話到嘴邊變成了,「算了。」

他剛想脫了睡袍睡覺,又想起沈年在沙發上窩着,他回頭看了眼,還是拿可憐兮兮的眼神。

「你到床上睡。」說完,他轉身走了出去。

「少爺!」沈年叫住他。

「幹什麼?」傅澤霖不耐煩地開口。

沈年一本正經地說:「張姨說,要和少爺睡覺。」

傅澤霖嘴角一抽,「你知道睡覺是什麼意思嗎?」

「就是躺下,閉上眼睛,少爺,你連睡覺都不會嗎?」沈年有些同情他,「是因為生病的嗎?」

傅澤霖愣了愣,確實,自從病情惡化之後,他幾乎都不怎麼睡覺了。

即便是睡着,也會經常半夜疼醒,他已經很久不知道安穩的睡一覺是什麼感覺了。

「是啊。」他這話像是感嘆,又像是在自嘲,「你睡吧。」

傅澤霖走了出去,沈年也從沙發上下來,跟着傅澤霖走出去。

傅澤霖又回了書房,他瞥了眼身旁的沈年,「你不睡覺,跟過來做什麼?」

「和少爺睡覺。」沈年堅定地說。

她要治好傅澤霖,不然就會被送走,她不想被送走。

傅澤霖頭也開始疼了,「我不和傻子睡覺。」

沈年黯然地垂下頭,「為什麼你們都說我是傻子,我只是想治好少爺的病。」

傅澤霖眼眸微動,看着她失落的模樣,他心中莫名觸動,第一次有了一絲愧疚。

「誰和你說睡覺就能治病的?」

「唐醫生說的。」

「這個混賬。」傅澤霖臉色一黑,掐了掐眉心,他不知道該怎麼和沈年解釋,「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回房間睡覺。」

沈年咬了咬唇,沒有動,她想治好傅澤霖的決心,不比唐疏鴻少。

「我還要工作。」傅澤霖耐着性子道。

「什麼是工作?」

「工作就是……」傅澤霖反應過來,他為什麼要和她解釋這麼無聊的話題,無奈揉了揉額角,「你哪來這麼多問題?」

「哦。」

傅澤霖也懶得搭理她,自己回到辦公桌前,開始投入工作狀態,他病情發作的時候,就會讓自己工作轉移注意力。

沈年懷裡還抱着枕頭,她看出傅澤霖不太高興,所以默默地蹲在角落裡,盯着傅澤霖。

傅澤霖專註起來,就忘了沈年的存在,等他想起這個人的時候,發現沈年蹲在角落裡睡著了。

他目光盯着少女腦袋一點一點,又猛地驚醒,眼神四處逡巡,發現他還在房間里,又安心地鬆了口氣,強撐着眼皮,又抵擋不住睡衣垂下腦袋。

傅澤霖心中莫名有些軟。

他走到沈年身邊,彎腰將她抱起來,沈年立馬就驚醒了,她睜大一雙眼睛,如同受驚的小鹿盯着傅澤霖。

傅澤霖低聲道:「別著涼了。」

傅澤霖從不認為自己是好人,只是女孩的眼睛太過純凈,總讓傅澤霖生出一絲在哄騙無知少女的感覺。

誰知沈年紅了眼眶,癟嘴哭了出來。

《蝕骨情深:替嫁傻妻寵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