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連載中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棠 孟循 現代言情

宮中首席御廚一朝穿越,成了雲城叱詫風雲的鑽石王老五厲霆琛的逃婚小妻子,還是剛被抓回來的,睜開眼,面對枕邊的帥臉,和原主留下來的一堆爛攤子......現在跑,還來的及嗎?等等,總裁,似乎很喜歡黏着她!穿越而來的御廚程綰綰,能否用古人的處世哲學和生活經驗,適應現代人多變且複雜的人際關係和豪門婚姻?遇到老公厲霆琛層出不窮的桃花,看她這個「豪門正室」怎麼逐個擊退!展開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章節試讀:

第4章 重生的孟循沒有沒有,我沒別的意思,就是單純覺得他長得好。」
蔡麗敏連連擺手,飛快地否認,過了好一會兒才又扭扭捏捏地補充道,我長的這麼一般,哪裡配的上他?
而且他還是城裡來的……」周棠瞭然,心說這蔡夢齡就差把看上二字寫在臉上了。
如果那個知青和你對付澤川的態度一樣,那可怎麼辦呢?」
放下手中的活,周棠一臉同情地看向蔡夢齡。
什麼嘛,你這話啥意思?」
一時沒反應過來,蔡夢齡表情一怔。
周棠走過來,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刻意壓低了聲音,他如果覺得你給他提鞋也不配的話……」周棠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表情複雜地看向了蔡夢齡。
你——」蔡夢齡聽出了言外之意,面色難看的咬牙切齒。
這一世,她周棠誰都不靠,如果可能的話,上一世遇到人她都不想再次見到。
周棠懶得再和這個女人多費口舌,轉身便往外走。
哎,周棠,等會。」
強忍着怒意,蔡夢齡一把拉住了她。
回眸,映入眼帘的是笑到扭曲的一張臉。
好假,周棠知道,這是她們打算要出手了。
周棠,明天晚上你們村口要放電影,我來找你一起去看,好不好?」
之所以還要看周棠的臉色,就是為了引她上套。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到底有何居心?」
周棠的臉突然一沉,一雙眼睛盯的蔡夢齡心裏直發毛。
周……」躲開周棠的目光,蔡夢齡語無倫次起來,周棠,我好心約你出去嘛,你看你竟然懷疑我。」
你心裏有鬼!」
哪有,你不要瞎說。」
蔡夢齡故意提高了聲音,掩飾着心虛。
前世的一些記憶如同抽絲剝繭般一點點被回想起來。
她記得上一世,蔡夢齡也是在這個時候約她出去,實則把她和付澤川關在一起,壞她清白。
好在付澤川那時尚且有點良心,才什麼都沒做。
而且也是孟循及時救了她,才保住了她的名聲。
明知山有虎,又怎麼會偏向虎山行?
要去你自己去,反正我不去!」
我知道你怕姑姑打你,放心,我替你給姑姑說去。」
如果不經過上一世的苦與痛,說不定她還真被眼前的女人給騙了。
正所謂,口蜜腹劍,說的就是這蔡夢齡吧。
蔡夢齡打定了主意要她去,拉着她就去問蔡麗敏。
蔡麗敏和蔡夢齡是一丘之貉,兩人演了幾個回合,蔡麗敏就同意了。
望着這兩個女人的一台戲,一個大膽的想法從她的腦海中冒了出來。
蔡夢齡,你等着,我讓你們嘗嘗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的滋味。
周棠假裝同意。
但是這一次,她要搶佔先機,絕不會重走上輩子的老路。
傍晚的時候,周棠端着一家人的一大盆衣服來到河邊洗,身邊時不時有剛放學的小學生路過。
她悄悄打量着他們,眼底帶着笑意。
她的學歷不高,初中被迫肄業在劉家做雜活。
嫁給孟循之後,她便主動請教他學問,磕磕絆絆地完成了初中的知識。
突然又想到孟循,周棠搖頭,暗嘆自己不爭氣,怎麼總是忘不了他。
請問你知道劉江河家怎麼走嗎?」
就在這時,周棠身後傳來一道清潤的聲音。
周棠身體驀然僵住,不敢轉身回頭看去。
這個聲音是無論過了多少年她都不會忘記的,孟循的聲音。
孟循見她一動不動,上前一步,聲音也重了幾分,請問……」話還沒有說完,周棠猛然回過身來,正對上那雙深邃不見底的眸子,果真是他!
心裏一下子如小鹿亂撞,一個沒站穩腳下打滑,眼看要跌入河裡。
小心!」
孟循見狀,急忙伸出手想要拉住她。
可是兩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孟循沒能拉住周棠,眼睜睜看着她摔進水裡。
河水雖清但是不淺,更糟糕的是周棠不會水,她在河裡掙扎着,嗆了好幾口水,倉皇不知所措。
四面八方的水湧進鼻腔和口中,周棠被窒息的感覺包圍,恍惚中,回想起自己上輩子瀕死時的感覺。
可是周棠到底沒有再一次死成,她模糊的視線中隱約看見有人朝她游過來,然後抱着她,回到了岸邊。
是孟循!
孟循一見周棠落水,立刻跳進河裡救她,將她從水裡帶出來。
他感受着懷中輕微的重量,心裏鈍痛了一下。
如果他能更早地認識周棠,絕對不會讓她吃這麼多苦。
這時候雖然是春天,但是天氣尚涼,周棠渾身濕透,一個不注意就會生病。
而且他記得,周棠的身體本來就不是很健康,一到換季的時候就容易感冒。
將周棠輕輕放在地上,孟循關切地看着她,問道:你沒事吧?」
現在周棠還不認識他,他雖然很想將她貼在臉上的濕發攏好,但他不能操之過急嚇到她。
周棠徒然受到驚嚇,心中難免驚魂未定,但當她望着近在咫尺的那雙給過她溫暖和關懷的臉龐時,心中的驚嚇和委屈化作兩行熱淚奪眶而出。
君子端方,溫潤如玉,用來形容孟循這種人再貼切不過。
可是就是這樣的人,讓她苦等了十幾年……你怎麼樣,哪裡不舒服?
說話。」
見周棠落淚不出聲,孟循更加擔憂。
暗怪自己太魯莽,如果周棠被剛才的事故驚到,他真的會無法原諒自己。

我沒事。」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周棠掙扎着起身,她不能讓他看到自己軟弱的一面。
孟循凝視着眼前的少女,儼然是他記憶中的模樣。
瘦弱的身板被河水浸濕,愈加讓人心疼。
其實他早就死了,死在回城的路上。
聽說人死後會轉世投胎,可是不知為什麼他卻沒有,他成了真正意義上的魂魄,被困在車禍地點,一過就是好多年。
很多人在他的視線中來來去去,但是這些人中不包括周棠。
他記得那天他依然觀察着行人,突然眼前一黑,再次醒來,他便回到了和周棠認識之前。
或許這是上天給他的機會,上一世他留周棠一個人孤苦伶仃,這一世他一定安穩地陪着她走到生命的盡頭。
一陣春風吹過,周棠身上一冷,打了個寒顫。
孟循見狀,想要脫下自己的外衣,無奈也已被河水浸濕,於是連忙說道:抱歉,都是因為我嚇到你,害你落水。
你身上都**,快點回家換一身乾淨的衣服吧。」
聲音里透出的關切之情溢於言表。
周棠抑制着內心的激動,刻意保持平靜地說:多謝關心,剛才是我自己沒站穩,不關你的事。」
今天是我不對,不知你叫什麼名字,住在哪裡?
改天我一定登門致歉。
你哪裡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說。」
初次見面,孟循不想嚇到她,可是他抑制不住自己想要關心她的心情。

即使他也被水浸濕一身狼狽,但是身上的氣度一看便知,他和這裡的人、和大多數人都不一樣。
而孟循的話,卻又叫周棠心下一驚,聽他的話,感覺他好像對自己並不陌生。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食神寶妻:厲少,求寵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