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屍兄大棺人
屍兄大棺人 連載中

屍兄大棺人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雪輕舞 風逵

一夥盜墓賊從墓中挖出活屍,卻沒想到是在墓中龜息數百年的入道大真人!既然提前復蘇,那就隨緣入世風水堪輿、鬼術巫蠱,數百年後袁道清身為當世僅存大真人,在紅塵都市攪動風雲,力誅邪師喬異人,再創道法盛世!展開

《屍兄大棺人》章節試讀:

第1章百柳鎮林家後山,這裡風景獨特,一條小溪從高山上面緩緩流下,在這個生機勃勃地春季,河邊除了蟲鳴鳥叫之外便只剩下水流聲,一切都顯得十分安靜。
一個男孩正在拿着手中的石頭扔到小溪里,激起一圈圈波紋,這個男孩雖然穿着比較樸素,但這絲毫遮不住他的俊俏,尤其是他那剛毅的眼神,更是給人一種永不服輸的感覺。
他叫風逵,是曾經萬眾矚目的天才,也是如今萬眾矚目的廢物。
在百柳鎮三大家族中,但凡能夠修鍊的人至少也是化體第三重,而他卻僅僅是修鍊到了化體第一重。
該死的蟲子叫什麼叫,搞亂老子的心情!」
風逵拿起一塊石頭扔向小溪旁邊的草叢,發泄自己的情緒。
人,一旦心情不好的時候看見什麼都是煩的。
片刻,他平息了自己的心情,這幾年來他一直在掙扎着,偶爾發泄,他恨老天為什麼要這樣玩他。
當初,他三歲便開始修鍊,五歲突破到化體第四重,七歲化體第七重,九歲已經突破到了化體第九重,一時間成為了整個百柳鎮的神話,他甚至已經準備衝出百柳鎮前往更大的地方去修鍊!
而就在這個時候卻發生了一件讓風逵的人生徹底墜落深淵之事,在一次歷練中風逵遭到了不明人物的偷襲,墜入山崖,雖然保住了性命,但筋脈幾乎廢掉,成為了廢人。
從那以後,風逵的境界就開始快速下降,直到化體第一重。
襲擊風逵的人這些年也並沒有再次出手,而在那種情況之下能夠襲擊自己的人除了林家的人之外似乎也找不到其他人,或者說林家的人勾結外人。
這是風逵這些年心裏的判斷,所以儘管在他受傷之後林家也在他身上花了不少靈藥,但這也抵消不了他心中所堅持懷疑。
禍不單行,與此同時,風逵的父親風忠義竟然也開始變得神志不清,境界下降到了化體第七重!
原本風忠義因曾為林家立下戰功,而且與林家家主關係要好的關係在林家的四大長老中排名第二,但可悲的是這一次遭遇卻讓他失去了長老的權利。
風逵不是傻子,他想帶着風忠義離開林家,但他不甘心,他心裏想要拿回這一切,洗刷這些年受到的各種恥辱!
當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們父子現在呆在林家至少沒有性命之憂,一旦離開了林家那很有可能會遭到實力跟林家差不多的曹家、楊家的報復,畢竟當初風忠義可是殺了不少這兩個家族的人。
這兩件事情對於一個當時只有九歲的風逵而言無異於一個驚天噩夢,而這個噩夢,卻已經持續了四年多的時間。
風逵少爺,大長老叫你回去。」
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六歲,有着幾分姿色的女子很不情願地叫了一聲,她的眼睛撇過一邊,如果不是長老的命令她絕對不願意來做這個傳話人,更不可能叫風逵為少爺!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根據林家的規矩,凡是長老的兒子都必須的叫少爺,雖然風忠義失去了長老之權,但依然有長老之名。
知道了。」
風逵也沒看這個女子,他懶得看。
那名女子輕哼一聲掉頭便走,心裏暗暗嘀咕哼,裝什麼裝,不就是個廢物而已,連我們外門弟子也不如,還領着內門弟子的待遇,真是噁心,還不如把這些資源放在一條狗身上。」
風逵自然也知道這個女子心裏在想什麼,不過他已經無所謂了,這些年來他也見了不少。
想當初他威震百柳鎮的時候多少人圍着自己轉,甚至有多少長輩在討好他,處境一變,這就什麼都變了。
該來的還是得來啊......」風逵略顯無奈的嘆了一聲。
風逵來到了林家大殿,大殿中此時就只有一個人,那便是如今在林家一手遮天的大長老林偉。
此時他正在很享受地品嘗着一種一口就可以抵得過內門弟子一個月修鍊資源的茶。
風逵見過大長老!」
風逵輕輕鞠躬,這是林家的規矩。
你來了,叫你過來主要是想告訴你,之前因為你父親的關係你一直享受着內門弟子的待遇,但最近族內不少弟子對我提出了意見,所以經過長老們的商議決定三個月之後如果你還沒有修鍊到化體四重便撤銷你內門弟子的待遇。」
大長老也就隨意看了風逵一眼,然後繼續品他的茶,林偉跟風忠義之間並沒有什麼矛盾,他之所以有些針對風逵那也就是他心裏有些嫉妒當年的風忠義而已,不過隨着風忠義落魄,這種嫉妒已經不需要了,現在的他更希望風忠義好好活着,就這樣活着。
三個月么?
那也足夠了。」
風逵心裏算了一筆賬,見沒什麼事情便轉身離去。
三個月的資源,再加上之前攢的已經足夠換那一株煉魂草,只要能夠拿到煉魂草給老爹服下,老爹就有可能恢復實力!」
想到這裡,風逵心裏便有些激動,這件事情他已經準備了兩年多的時間,眼看就要成功了,只要風忠義能夠恢復,那他們在林家的地位肯定會如同當初一樣!
自己雖然已經沒什麼希望恢復,但讓風忠義恢復這也是風逵心中最大的願望。
三天之後,風逵帶着如同往常一樣去到發放資源的錢長老處。
這是我的身份牌,我要領取這個月的修鍊資源。」
風逵將一塊綠色令牌遞給了一個化體四重的男子。
風逵?
內門弟子中有這個人么?」
這名男子故作樣子,看了看旁邊的跟他一起發放資源的一男一女,臉上帶着譏笑。
咯咯咯,好像是有,也好像沒有。」
旁邊那名女子故意嬌笑起來。
很明顯是在聯合唱戲,而唱戲肯定需要有人搭建戲台,風逵知道他今天想要拿到資源肯定不會很順利。
不過這一次的資源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於是他冷冷問道:難道你們是想剋扣我的修鍊資源不成?」
風少爺,你今天早上不是已經領過資源了嗎?
怎麼現在又想領一次。
莫非你是仗着你父親長老的名頭想要多拿一份?」
那名男子冷冷一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小子可真得罪不起,如果風少爺再想要一份資源的話那小子就算自己掏腰包也要給到風少爺。」
這名男子的話很明顯是說給周邊的人聽的。
果然,此言一出,很多人也跟着嘲笑起來,不過也有少部分人是同情風逵的,畢竟當年風逵意氣風發的時並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他們覺得風逵現在倒是有些可憐。
王八蛋,你們竟然敢私自剋扣資源,知不知道這已經犯下了死罪!」
風逵吼道。
說話可是要講究證據的,不然那就是在誣衊,怎麼,莫非你有證據么?
風逵少爺......」那名負責發放資源的男子很不屑地說道。
風逵咬了咬牙,怒火燃燒。
他知道這件事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搞鬼,今天這資源肯定是領不了了。
喲,這不是我們林家的第一天才,啊不,百柳鎮第一天才嘛,怎麼現在連一份內門弟子的資源都缺啊,要不你過來求求我,我給你十份。」
一個帶着幾分英氣和幾分邪惡的男子從殿外走了進來,旁邊還帶着幾個小弟。
他叫林豪英,三長老林震的三兒子,跟風逵同齡,只修鍊到了化體第四重,跟當年的風逵相比連渣渣都不算。
而這個林豪英當年沒少被風逵揍,所以非常記恨風逵,這些年針對風逵最多也是他。
不過風逵現在只是化體一重而已,在化體四重面前自然什麼都不算。
化體境總共分為十二重,一到三重強化皮肉,四到六重強化筋骨,七到九重強化血脈,十到十二重強化魂魄。
三重一個小分水嶺,而風逵與林豪英的差距剛好就是一個小分水嶺的差距。
這個差距就如同嬰兒跟成人之間之間差不多。
林豪英,果然是你!
是你黑了我的資源!」
風逵怒視林豪英,內門弟子的資源相當於外門弟子的十幾倍,如果那樣的話那他就至少再等兩年!
兩年的時間,他等不起,現在林家給風忠義的資源也是被各種黑,沒有多少能夠拿到手,而拿到手的部分也僅僅夠風忠義維持修為而已,沒有半點節餘。
可以說現在林家所發的資源是風逵唯一的經濟來源。
風逵,話可不能亂說,你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我在黑你的資源?
就剛剛那一句話我就可以在我爹面前說你誣衊我然後治你的罪!」
林豪英詭異一笑,似乎這一切都在按照他所想要的發展:不過我林豪英不會跟一個廢物計較什麼,你不是很缺資源么?
在我面前跪下,從我胯下鑽過去,我給你十份如何?」
風逵怒視林豪英,眼眸中充滿了血絲,如果他有足夠實力的話絕對會殺了眼前這個人。
風逵平住了自己心中那一口氣,這種情況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見,如果說他是個盲目衝動的人那他早已經不知道被弄死多少次了。
怎麼,不樂意?」
看着那正在往外走的風逵,林豪英心裏微微一怒,他最不喜歡別人違逆自己的心意如果你今天不跪下來從我胯下鑽過的話我便讓我爹治你的罪,到時候將你廢了我看誰還能去照顧你那個廢物父親!
在場的人都可以為我作證,這一次你逃不了!」
風逵不理會他,繼續走着自己的路,他心裏明白如果留在這裡的話他會更慘。
哼!
誣衊了本少爺就想這麼走了,哪有這麼簡單的事!」
林豪英帶着幾個小弟攔在風逵面前,他已經鐵了心今天一定要好好收拾下風逵。
你想怎麼樣?」
風逵冷冷問了一句。
想怎麼樣?
剛才你誣衊我,我現在廢了你誰也無話可說!」
林豪英一拳打出,只用了幾分力氣,甚至連武學都未曾施展。
化體四重跟化體一重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根本不需要使用武學。
一般而言普通化體二重的人可以擁有打敗十個化體一重的實力和靈氣,而化體三重則可以打敗十個化體二重,以此類推。
當然這也是正常情況而已,很多天才修鍊了武學,體內靈氣比常人雄厚,他們甚至可以擊敗數十個比自己低一個小境界的敵人。
砰!
風逵胸口一熱,一口鮮血噴洒而出,整個人倒飛幾米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連我一拳都接不了,竟然還有臉領內門弟子的資源!
真噁心,你不是天才嗎,你不是白柳鎮第一天才嗎?」
林豪英邊嘲笑邊侮辱,片刻他朝旁邊一個同樣是化體四重的弟子使了一個眼色。
那名弟子在林豪英旁邊做狗多年,很明白林豪英的意思,他朝着那甚至連站起來都困難的風逵走去:豪英少爺看得起你才讓你跪在他面前,別不識好歹。」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雪白的身影突然出現,玉手輕輕一揮便將那名弟子擊飛十幾米撞在牆上,生死不明。
一個外門弟子竟然敢動長老的兒子,是誰給你的膽子!」
聲音非常甜美,但卻充滿了無上威嚴高冷,不可侵犯。
風逵看像這道身影,來的是一個年紀比他還要小的少女,少女高挑的身材,長發如同長柳,更如同雪山上輕飄的瀑布,皮膚柔嫩似水,白如雪花,長長的睫毛配上那水靈的眼睛,雖然年紀尚小,但重要的部位卻已經成型,全身各部位都是黃金比例,找不出任何多出來的地方。
她身穿一套碎花裙,隨風飄舞,小腿露出小半截於空氣中,整個人看起來不染一絲凡塵,聖潔、可愛。
是你,林豪英,又是你在找風逵哥哥麻煩!」
這名少女帶着憤怒地看向林豪英。
呵呵呵,輕舞姐姐這是什麼話?
我只是看見風弟最近修鍊上沒什麼進步想要指導指導他而已。」
林豪英表情變大非常快,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女他得罪不起。
論身份,眼前這個少女是林家家主林宏的義女,論實力對方一根手指便可以將自己殺死一百次。
指導風逵哥哥?
就你這個廢物?
給我滾!」
少女單手一揮,林豪英包括他帶來的幾個小弟便如同死狗一樣在地上滾了十幾圈。
少女也懶得管林豪英,帶着風逵便離開了此地。
咳咳咳,雪輕舞,總有一天老子一定要讓你嘗嘗老子的厲害!」
林豪英沒受什麼重傷,但心裏非常不爽,他不爽雪輕舞,更不爽雪輕舞作為林家甚至百柳鎮第一美少女為什麼老跟風逵走得這麼近。
小時候崇拜風逵喜歡跟他玩也就罷了,現在一個廢物有什麼資格讓雪輕舞跟着。
那個......三少爺,大少爺貌似對雪輕舞挺......」這還用你來提醒老子么?
老子的腳扭了,還楞着幹什麼,快扶老子回去!」
林豪英狠狠地朝着旁邊一個外門弟子甩了一巴掌,發泄一下自己心中那股悶氣。
雪輕舞將風逵帶回了她住的地方,她將一顆療傷葯放入風逵的嘴巴里,片刻之後風逵的臉色有了好轉。
林豪英那個混蛋真是可惡!
我這才離開一段時間他又開始欺負你。」
雪輕舞很是生氣,胸前不斷起伏。
我是不是很沒用?
這麼多年了還依然是個廢物。」
風逵冷嘲了一下自己,說道。
風逵哥哥你不要這麼說,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重新站起來的,到時候一定要讓那些欺負過你的人付出代價!」
雪輕舞鼓勵着風逵,那種信任的目光一直都沒有改變:哼,那個林豪英真是過分,竟然敢把你打成這樣,若不是你當初說過這一切由你自己解決的話剛才我就已經將他給廢了。」
風逵心裏很暖,如果他是個女人的話恐怕已經感動得稀里嘩啦,但他是個純爺們,只是輕輕一笑,將這一切都放在心中。
命運縱然怎麼折磨他,他心裏依然沒有放棄過,就算偶爾抱怨,但也只是發些罷了。
一段時間不見,我家輕舞又漂亮了不少呢」風逵將頭靠在雪輕舞那柔軟地大腿上,佔佔便宜。
流氓!
都傷成這樣了還想着調戲我,哼哼。」
雪輕舞雖然嘴裏這麼說,但卻沒有講大腿移開。
這才應該親密些嘛」哼,不理你了。」
雪輕舞站了起來,她心裏也明白,風逵的傷勢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風逵哥哥,我義父交給我的任務我還差十天就完成了,到時候我就會回到你身邊陪你一起修鍊。」
雪輕舞認真說道。
風逵點了點頭。
林家內部,有四處幾乎一模一樣的豪宅,這都是都是給長老們居住的,不過現在只剩下三處了,風忠義那座豪宅早已經被林震改造成別的東西。
自從風忠義神志不清之後風逵甚至連自己的家都保不住。
怎麼回事?
是誰將你打成這樣的?」
林震眉頭微微一鄒,他平時對他這個小兒子最為關心,也非常護短,也正是因為如此才養成了林豪英囂張跋扈的性格。
是雪輕舞」林豪英摸了摸自己的臉,他心裏知道就算讓林震知道也沒什麼用。
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找那丫頭的麻煩,你要知道,就算她把你給廢了你爹我也不能把她怎麼樣。」
林震有些無奈地說道,同時也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這都是因為風逵那個混蛋!
要不是他,我今天也不會被打!」
林豪英恨恨說道:爹,難道我就不能將他給廢了嗎?
都這麼多年了,風忠義也沒見恢復過來,十有八九以後也是廢物一個,他兒子更是廢物,這種廢物對林家還有什麼價值?」
哎......,難道你爹我不想嗎,只是這風忠義跟家主的關係非同一般,家主現在閉關我們做點小動作也就罷了,真要是風忠義出現什麼大事家主豈能不知道是我們做的?
我們也沒必要為了這兩個廢物觸了家主的眉頭。
反正他們現在也翻不起什麼風浪,這樣讓他們活着也挺好。」
林震帶着一絲陰冷,說道。
可我就是看不慣輕舞一直跟在他旁邊,他一個廢物憑什麼讓輕舞跟着」林豪英恨恨說道,突然間他想起了什麼:爹,我最近聽說風逵那小子整準備湊資源想要弄到一種煉魂草的東西,他似乎覺得只要風忠義有了煉魂草便能夠恢復過來。」
煉魂草?」
林震一時間沒想到這是什麼靈藥,片刻,他突然驚叫起來:你確定是煉魂草?」
是的。」
林豪英就是一個廢物,哪裡知道煉魂草是什麼東西,此時看見林震失態,更是有些搞不明白!
如果是煉魂草的話那還真有可能,不過這小子去哪裡找這種東西?」
林震吸了一口氣,心中有些疑問。
爹,這煉魂草很貴嗎?」
林豪英有些疑問,按照道理來說風逵手上沒什麼資源,不可能買得起很貴的東西。
林真搖了搖頭道:這種煉魂草極為稀有,對靈魂有非常大的刺激作用,用得好的話可以滋潤靈魂,甚至能夠讓神識殘缺的人恢復過來,用的不好的話魂飛魄散都有可能,連我都未曾見過,在白柳鎮絕對找不到。
至於價格,我也不是很清楚。」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不能再等了,必須要殺掉風忠義,不然一旦讓他恢復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林豪英雖然是半個酒囊飯袋,但也是個狠角色。
你說的不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的確得解決掉風忠義,不過我們不能盲目出手,必須得好好籌劃籌劃,想一個既能夠殺死他們卻不能讓家主懷疑到我們頭上的辦法。」
林震點了點頭,非常贊同林豪英的想法,在他這個兒子身上他幾乎找不到任何優點,唯獨心狠手辣的性格是他最喜歡的。
我們可以借楊家和曹家的手,他們一直不是都想要風忠義的狗命么?」
林豪英的表情顯得十分陰險兇狠。
風逵和平時一樣回到自己的住處,煮了幾個風忠義比較喜歡的小菜,風忠義雖然神識模糊不能正常與人交流,但至少他知道風逵是他兒子。
老爹啊,今天我又被林豪英那王八蛋欺負了,我真想殺了他,可你兒子我沒那個本事,煉魂草的事情只能再等上個一年半載了。」
風逵將一塊肉放在風忠義的碗里,自己也開始吃了起來。
老爹啊,你放心吧,你兒子我不會就這麼倒下的。」
風逵也不管風忠義能不能領會他說的話,反正平時他有什麼話都會跟風忠義說,因為在整個林家除了雪輕舞之外就只有風忠義會聽他說話了。
哈哈哈哈!
風忠義,沒想到你躲在這裡!
看你這樣子是在頤養天年么?」
一道黑色的人影突然出現在風逵附近,而風逵感受到危險之後第一意識便是想帶着風忠義逃走。
不用跑了,就憑你這個區區化體一重的野種能跑去哪裡?」
又是一道黑色的人影攔住了風逵的去路。
你們是什麼人!」
雖然感覺到對方比自己強大不知道多少倍,但風逵臉上卻沒有一絲的懼意。
這兩人並沒有回答風逵的話,其中一人單手輕輕一揮便將風逵揮飛了數十米,風逵重重摔在地上,幾乎沒了命。
風忠義,當年你殺我曹家那麼多人,我的父親就是死在你的手中,今天我就殺了你報仇!」
其中一人就要向風忠義出手。
慢着,你不覺得這樣就殺了有些便宜他么?」
另一個黑衣人說道。
那你想怎麼樣?」
想要動手的那名黑衣人問道。
將他千刀萬剮,戳骨揚灰,頭顱割下來拿到街上示眾!」
不行,這裡是林家的地盤,我們必須得速戰速決殺死他!」
你若是怕可以先走!」
他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用舌頭舔了舔,決定好好享受折磨風忠義的過程。
爹!
你快走!」
風逵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此時竟然站在了風忠義的前面,他大聲吼叫起來,希望這一次風忠義能夠聽得懂自己說什麼。
喲,你竟然沒有死,本來想讓你死得舒服一些,既然你活過來了那你也來一起好好享受吧」那名黑衣人朝着風逵丹田部位刺過去。
風逵絕望了,這一次他絕對必死無疑。
嗤!
一道身影擋在了風逵面前,輕輕一指便將那名黑衣人的頭顱刺穿。
另一名黑衣人見狀,大驚失色,第一反應便是想要逃走,卻不想僅僅一瞬間那道人影便攔住了他的退路,又是輕輕一指便將其殺死。
從那到人影出現在風逵面前再到那兩個黑衣人死去僅僅不到一個呼吸的功夫!
這兩人甚至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風忠義獃獃地看着那道人影,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一樣,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出手之人竟然是風忠義!
而且可以輕易將兩個化體十重的黑衣人人斬殺!
風逵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因為虛弱過度的緣故很快便昏了過去。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屍兄大棺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