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
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 連載中

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

來源:google 作者:阿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建軍 李英英

他是被稚嫩的孩童音給叫醒的,醒來之後,觸目可及的便是破舊的傢具和一個所在角落裡瘦展開

《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章節試讀:

在知無不言藥水的作用下,棒梗暢所欲言,說出心中所有想法。
  他洗脫了秦淮茹和傻柱苟合的嫌疑,畢竟摸摸手不是啥嚴重問題,不小心碰到的嘛!
  可是棒梗突然開群嘲,這個問題大條了,就連李建軍都沒有預料到。
  怪不得棒梗能幹出一系列混賬事,並非他人面獸心,而是他壓根沒將所有人當人看啊!
  人會在意螞蟻、蒼蠅的想法嗎?
  如此想來,李建軍突然理解棒梗的種種所作所為。
  理解歸理解,不代表李建軍可以接受。
  棒梗這叫什麼?
  人面獸心,人性泯滅啊!
  如此反人類瘋子,必須關在鐵牢里無期徒刑。
  不光李建軍接受不了,哪怕是一向愛和稀泥的三位禽獸大爺也面色凝重。
  秦淮茹先是發誓未來絕不可能和傻柱發生什麼,接着又有棒梗發自肺腑的譏諷,傻柱心都涼了。
  好久,他才從打擊中回過神來。
  一回過神,他又下意識習慣性的袒護棒梗。
  「棒梗只是孩子,童言無忌,大家別當真啊!」
  棒梗呸道:「我不是小孩子,我掏出來比你都大。」
  這話惹來哄堂大笑,院子里充滿歡樂氣氛。
  傻柱依然不肯放棄,賠笑道:「是是是,你大你大,咱們正好順路,我送你上學,路上買糖葫蘆給你吃。」
  一大爺將傻柱視為己出,雖然是有目的的,希望日後傻柱能給他養老。
  利用了傻柱這麼些年,好歹有點感情,他不想看到傻柱繼續出醜。
  一大爺拿出威壓,想要鎮壓住棒梗的「肺腑之言」。
  「棒梗,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時間不早,孩子們收拾收拾去上學,大人們該上班上班,大家白天里都好好反思,晚上回來咱們再開全院大會。」
  以往,一大爺定調後,大家都不會再說什麼。
  但他今天面對的是知無不言的棒梗,在棒梗眼中,他也就是只年紀比較大的「螞蟻」。
  李建軍知道事情還沒完,他甚至想回家搬個小板凳過來,直接從早聽到晚。
  棒梗叉腰,仰天大笑。
  「易中海,你個老東西在裝你馬呢!」
  「院子里,就屬你最能裝,花花腸子最多。」
  「傻柱是傻,我可不傻,你不就指望他給你養老嗎?
所以每次都壞他好事,讓他相親不成。」
  對於這點,二大爺、三大爺,甚至是許大茂他們都心裏清楚,只是沒人挑明而已。
  傻柱再次怔住,他看不上那個當贅婿的親爹,是真把一大爺當長輩孝敬,打算給一大爺養老的,他不願相信棒梗的話。
  可是轉念一想確實,每次他跟相親對象接觸好好的,最後全部無疾而終,難道這就是問題的答案?
  棒梗繼續開嘲諷,「你還對我媽圖謀不軌!」
  「那回大半夜,你把我媽叫到花園,半邊身子都壓在我媽身上,易中海你倒是人老心不老。」
  一大爺臉紅成關公,慌忙解釋。
  「我那是看賈家過不下去,給小秦拿點糧食。」
  不管其他人,一大媽首先不接受,「那你怎麼不跟我商量商量,我看你就是心裏有鬼?」
  秦淮茹剛剛洗脫跟傻柱的嫌疑,又跟一大爺扯到一塊,難道她又要發誓賭咒嗎?
  傻柱雙眼通紅,瞪向一大爺。
  二大爺忍不住咧開嘴,四合院總算該輪到他主持大局了。
  他咳嗽幾聲,清清嗓子,開口道:「我還是那句話,同志們要相互友愛,不要讓風言風語影響到彼此純潔的友誼。」
  棒梗冷笑,瞥了他一樣。
  「你二大爺也不是啥好鳥,我奶奶的背心就是你偷的。」
  說起來這還是四合院的一件未解之謎。
  賈張氏半截子入土的人了,又不是秦淮茹、婁月娥她們這種小媳婦,竟然莫名其妙丟過好幾次貼身衣物。
  就連賈張氏都不敢往那方面想,會有人偷她的衣服,只當是被野貓叼走做窩了。
  現在猛然聽到親孫子指認二大爺,賈張氏心情複雜。
  他真要想要,不能對自己說嗎?
  非搞的滿城風雨,人盡皆知,他不要臉,自己可還要見人呢!
  對於賈張氏的媚眼,二大爺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
  「風大,我只是幫忙撿衣服,我真沒往家拿啊!」
二大爺拍着大腿瘋狂解釋。
  李建軍表示震驚,這瓜可太大了。
  槍打出頭鳥,閆埠貴心裏不咋坦蕩,生怕步了一大爺、二大爺的後塵,縮在人群里低着頭拚命降低存在感。
  見院里倆位德高望重的大爺都被自己說的鴉群無聲,直冒冷汗,棒梗的心情從未如此暢快。
  平日里大家看不起他賈家,看不起他棒梗,今天就要讓大家知道,他棒梗可不是好惹的。
  下一個,許大茂!
  「許大茂,整個院里就你老婆婁月娥是好人。」
  「對她好點,不然你會失去她的。」
  許大茂這種人渣根本沒聽見前半句,他的注意力在後面。
  失去婁月娥,難道有誰在挖自己牆角,要給自己戴綠帽?
  許大茂轉頭就罵婁月娥,「賤貨,你別被我逮到了。」
    婁月娥一頭霧水,心傷不已。
  李建軍看了直搖頭,婁月娥確實是四合院里唯一的好人,偏偏便宜了許大茂。
可惜自己穿越來的時間節點不太對,否則絕對要想法子阻止。
  一會工夫,棒梗便惹到了四合院幾乎所有人。
  秦淮茹此刻也顧不上名聲,她只知道再讓棒梗發揮下去,自己全家在四合院都待不下去了。
  她衝上前,想要捂住棒梗嘴巴。
  可是棒梗力氣不小,根本不是她能制住的。
  秦淮茹向傻柱求助,「傻柱,棒梗患了失心瘋,你快來幫我按住他。」
  傻柱眼神複雜的看着秦淮茹,這個女人一遇到難處首先想的便是他。
  終究,她心裏還是有我的!
  傻柱豪邁上前,幫助秦淮茹。
  「一家三口」廝打在一起,棒梗拚命掙扎。
  掙扎中,幾張票子從他兜里飄落在地。
  李建軍擔心大家眼神不好,沒有看見,立馬指着道:「那好像是錢啊!
還有全國糧票。」
  錢、糧票,關係每個人的性命,秦淮茹和傻柱顧不上堵住棒梗的嘴,低頭將錢和糧票撿起。
  兩張五元大鈔,還有一張全國通用十斤糧票。
  賈張氏直接表態,「這孩子怎麼偷偷拿家裡的錢呢,給我給我,我放家裡鎖起來。」
  許大茂斜眼道:「你賈家不是窮的鍋都揭不開,哪來的錢和糧票?」
  棒梗一梗脖子,驕傲道:「這錢和糧票是我自己憑本事弄來的!」
  不說糧票,光那兩張五元大鈔就是一筆巨款。
  棒梗個半大小子又沒工作,絕對不可能幹乾淨凈掙到這筆巨款。
  所以他此言一出,眾人眼神紛紛變的複雜。

《四合院開局暴揍棒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