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甜後,來朕懷裡
甜後,來朕懷裡 連載中

甜後,來朕懷裡

來源:google 作者: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意 古代言情 容修

趙清明並不清明,因為他是個瞎子鹿翩翩也不翩翩,因為她是個瘸子一紙賜婚,將兩個可憐蟲綁到了一起,絕望煎熬的日子漸漸有了盼頭,活死人身上也開始有了人味兒「翩翩,我不想死!我多想看看你!」病榻之上,彌留之際,從來都是乾涸空洞的眼睛頭一次淚如雨下,他絕望、不甘、痛苦、不舍,「我不知道你的樣子,我怕……怕下輩子找不到你……」「不怕,我能找到你,」她抱着哄着瀕死不安的男人,輕輕呢喃,「趙郎,記得別喝孟婆......展開

《甜後,來朕懷裡》章節試讀:

第4章 還有兩副面孔呢容修聲音很冷,五官更是漠然,似乎目光都能淬出冰渣子。
雲意靠在他身邊,明顯能夠感受到,來自他強大氣場的壓迫。
窒息又森涼。
她縮着脖子看向容修,被他握着的手,掌心卻被他用手指撓了撓。
嚇死她了。
雲意知道他不會遷怒她,放心下來,轉而看向高台上的女人。
蘇妙兒臉色變得慘白,嘴唇微微抖動着,修哥哥…妙兒…妙兒沒有質問先王妃,只是關心和好奇,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疑問…修哥哥不要生妙兒的氣,好不好?」
先王妃?」
容修摳住字眼,優雅一笑,語氣卻更涼,誰告訴你她是先王妃,本王只會有一個王妃,就是她,沒有什麼先不先之分!」
這話聽得雲意虎軀一震。
從這幾天的相處,她知道容修在意她,甚至有時候在意的過分了,讓她感到很不安,很詭異,但現在不得不說一句,他替她出頭,真心是男友力爆表!
那廂,蘇妙兒聞言,眼淚嘩的流出來,在那張圓盤子臉上,特別明顯。
在旁的皇太后見狀,對容修是氣的不行,修兒!
妙兒再怎麼說,也是你未過門的妻子,你怎麼能這麼對她!」
奶奶,如果修兒沒記錯,和蘇妙兒的親事已經取消了。」
容修出言提醒。
雲意聽到這裡,才瞭然的在心中哦了聲。
敢情這個大圓盤子臉就是那有文化的大美人啊。
傳言果然不能信。
這大才女有沒有文化,一時半會看不出來,美不美她卻是有眼睛的。
不美。
長了一張圓盤子臉,這輩子恐怕早已經和傾國傾城絕緣了吧。
就算是取消,你也不能這麼待妙兒。」
皇太后似乎無言以對,只能拔高音量來強調氣場。
容修但聞不語。
皇太后似乎對他這幅態度,相當不滿意,接下來理都不理他們,全程跟蘇妙兒聊天。
後來又進來十幾個穿着光鮮靚麗的女人,一起加入了聊天大軍。
唯獨雲意和容修,乾巴巴的杵着。
雲意站半天,動了動被他握着的手,立刻被容修攥得更緊。
她只好偏過頭來,低聲問,該怎麼辦?」
等。」
等的結果就是,等了一下午。
一群女人說的口乾舌燥,肚子發餓,皇太后才下令都休息,半個時辰後在偏殿用膳。
雲意鬆了口氣,趕緊擺脫容修,急吼吼的往如廁奔。
憋了一下午,差點尿褲子。
放飛自我,解決了生理問題後,滋味不要更舒服。
雲意神清氣爽的走出來,然後嘴角耷拉下來,她看見不遠處站着的蘇妙兒。
似乎聽見動靜,她轉過身來,一張圓盤子臉上,滿是泫然欲泣的悲傷。
……」麻煩了。
雲意心中嘀咕,面上卻想糊弄過去。
她目不斜視的走過去,經過圓盤子臉的時候,仍舊沒有放緩腳步。
然而,還是毫無用處。
蘇妙兒叫住了她,七王妃!」
雲意不得不頓住腳步,轉身看她,優雅的微笑,原來是蘇小姐,你叫我?」
看着她,蘇妙兒心中湧出上百種情緒。
她們兩個從小就是競爭對手,不管在什麼方面,她一直都把雲意當成是最大的敵人。
後來她們一起喜歡上了容修。
雲意不要臉,對着男人居然死皮賴臉,死纏爛打,而她身為才女,自然要矜持。
不知道雲意用了什麼法子,逼得容修娶了她,蘇妙兒嫉妒極了,也恨極了。
她死了,她擁有的一切,都將會是她的!
本以為雲意會徹底消失,本以為她就要擁有幸福,可偏偏,早不回來晚不回來,故意在她要成親的前一日回來,讓她淪為京城笑柄,這口氣她怎麼咽的下去!
蘇妙兒深吸口氣,在雲意疑惑的目光中,忽然落淚了。
……」雲意略慌的解釋,蘇小姐,您這是怎麼了?
您…您這樣……我很緊張啊。」
七王妃,」蘇妙兒撲通跪下,我求求你大發慈悲,給我一條活路吧!」
雲意被這說跪就跪的氣勢給震懾到了,半晌回過神來道,不是,您別這樣啊蘇小姐,有話好好說,我怎麼就不給你活路了?
你站起來別跪着。」
如果七王妃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
蘇妙兒堅定的道。
……」還威脅上了?
雲意無語,你總得讓我知道是什麼事情,我再考慮答不答應你,你先說吧。」
願意跪就跪着吧,雲意頭疼無比的道。
蘇妙兒哽咽着,柔柔的道,七王妃,求求你讓我進了王爺的府門吧!
我和王爺已經定親,婚約更是皇太后恩賜的,您也知道,小女子的名聲最是重要,現如今整個大余朝上上下下,幾十萬人,都知道我被退婚了,我的名聲以後可怎麼辦?
以後我還能嫁人嗎?」
這的確是個問題。
王妃姐姐,你可憐可憐我吧,您放心,進了府後,我一定不會和姐姐爭**,妙兒只想和姐姐一同服侍好王爺,求王妃姐姐開恩,就讓妙兒進了府門吧,不然為了保全名聲,妙兒…妙兒只能以死謝恩!」
蘇妙兒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在地上磕了個頭。
雲意被她說動容了。
並不是被感動,而是她想到,如果蘇妙兒進府,以後侍寢的事情就用不着她雲意了啊!
至於爭**,她更是巴不得容修喜歡上別人!
雲意有自己的小九九,滿心算計的扶起蘇妙兒,你放心,這件事我會努力跟王爺說的。
你等我的消息便是。」
蘇妙兒相信了,高興地沖她行禮道,謝謝姐姐!
我就知道姐姐人美心善!」
雲意擺擺手,然後蘇妙兒歡天喜地的離開了,她則到處找容修,準備跟他說這件事。
結果轉了好幾個圈,還是沒有遇見,只能悻悻的到偏殿去。
一看容修已經坐在了椅子上,等着吃喝呢。
吃吃吃,就知道吃,是豬嗎!
雲意把白眼翻上天,快步走過去落座。
雲兒,你怎麼去了這麼久,本王好擔心你掉在裏面。」
……」面對着滿桌子佳肴,這種話題暫時可以停止了。
雲意示意他住嘴,斟酌着怎麼把蘇妙兒的話說出來,眼角餘光卻看見蘇妙兒頭上淤青,一瘸一拐的走進來。
不光是雲意注意到了,在場的人都看見了。
皇太后更是誇張的大叫,心疼的問,我的妙兒,你這是怎麼了?」
蘇妙兒被皇太后拉住手,她要笑不笑的,看着委屈又想強裝懂事,沒事的,皇太后,方才在後花園,遇見了七王妃,不小心發生了衝突,是妙兒笨,沒注意便摔在了地上。
不關七王妃的事情的,皇太后您不要生氣。」
視線齊刷刷落在雲意身上。
雲意立刻懂了,她盯着蘇妙兒看,好啊,大圓盤子臉居然還有兩幅面孔呢!
在她個跟前裝痴情求幫助的小妹妹,在皇太后跟前裝被她欺負了的善解人意小可憐。
蘇妙兒咋那麼臉大,啥便宜好事都想佔了呢?
這廂她在氣憤不已,那廂皇太后已經氣的點名了,雲意,沒想到你一回來就這麼歹毒的對妙兒,你看看你把她摔的,你看看她額頭上的傷,修兒,這回你別想包庇你的好王妃!」
雲意站起身,福福身子,回太后,這件事的確如蘇小姐所說一般無二,是她自己笨,摔在了地上,才導致額頭上的傷,真的不是雲意。
就算您不相信我,也應該相信蘇小姐不會欺君犯上吧!」
容修聽完,唇角勾了起來。
他看了眼雲意,她倒是毫不客氣的給蘇妙兒扣上頂欺君犯上的大帽子。
如此一來,蘇妙兒不得不承認,她剛才說的是事實。
不然就是說話騙人,欺君犯上。
蘇妙兒沒想到,自己的苦肉計,居然就被她一句話給破解了。
偏生她吃了啞巴虧,只能隱忍不發。
厲害!
蘇妙兒是個審時度勢的人,當下情況下,立刻順着往下接,真的啦!
太后奶奶,你也知道妙兒笨,這回真的是不小心自己摔到的,我就是擔心您責怪七王妃呢!」
皇太后被她撒嬌哄住了,拍拍她的手,好了,以後注意點,這麼張美麗的小臉,再摔了可怎麼辦?」
開飯前的小插曲,很快揭過,雲意麵上無風無浪,心裏頭還窩着火。
她看出來,蘇妙兒對她的敵意。
虧她還真以為她想求她幫忙。
兩個人的梁子,反正這回結下了,她雲意心眼小,以後誰都可以進府門當妃當妾,唯獨她蘇妙兒不行。
這麼想着,桌子下面狠狠踩容修的腳。
容修吃痛,大手還不安分的摟住她的腰身,二人你來我往,暗中較量,好不開心。
在雲意身邊坐着的人,恰好是蘇妙兒。
她低頭就能看到二人的小動作,握着筷子的手,死死捏着,指節泛白。
之前一計不成,她又生一計。
她要讓皇太后以及整個朝廷的人都知道,雲意根本配不上容修,能配得上容修,和他站在一起的人,只能是她!
蘇妙兒打定主意,全程乖巧的伺候皇太后,視線卻沒有忘記雲意。
在看到她盛了一碗鹹湯,正要進食之際,蘇妙兒踢了她的凳子一腳。
凳子搖搖晃晃,雲意本就弔兒郎當的翹着二郎腿坐着,身子一歪,手中的湯碗飛出去,不偏不倚砸在了蘇妙兒身上。
容修扶住雲意,面色陰鷙,雲意驚魂甫定,抱住容修的胳膊,齊齊看向蘇妙兒。
她一身湯漬,十分狼狽,大圓盤子臉紅透了後,終於哭出聲來,可以說是泣淚質問了,七王妃,您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這麼對我?
我做錯了什麼?」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甜後,來朕懷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