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下第一侯
天下第一侯 連載中

天下第一侯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何靜 劉八斗 懸疑驚悚

有人騎牛勝過騎劍;有人的孤獨比小河還深;有人在辛苦尋找第四張人皮;有人永遠朋友最多;那年草長鶯飛的二月天,楊柳條還不曾觸碰到寒冷的地面;那年大唐國祚險些斷裂;那年的浮池之淵崩碎,九千壯士戰死不回頭;那年有個小男孩從人妖裂隙重新回到了人間展開

《天下第一侯》章節試讀:

第5章大炮一邊說一邊觀察我的臉色。
我垂在大腿兩側的手猛的攥緊。
斗兒哥,斗兒哥,你沒事吧?」
大炮擔憂的看着我,似乎怕我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也是,誰面對這樣的事也難以淡定,特別是我們這些人,雖然過的是刀頭舔血的日子,可卻個個兒都把自己的祖宗看的比天都重。
每次若是傷了人,回來都要給那人立個長生牌位,不管是仇人還是什麼,為的都是不要因為自己而連累了地下的先祖。
如今我劉氏的祖墳被撅,這件事究竟是老天給我劉八斗的警告,還是有人想要報復我劉八斗,才使出這樣斷子絕孫的手段。
喊上駒子,還有李想、張樹哥兒幾個!」
我轉過身,面沉如水,若是被我揪出來做下這件事的人,我劉八斗一定讓他生不如死。
不出半個小時,大炮就開着一輛黑色的桑塔納,載着駒子和張樹到了我住所的大門口,二十分鐘後,李想也開着一輛北京130與我們匯合。
130輕卡的敞開車廂被張樹改造過,用鋼筋焊了個大架子,又罩上了一層軍綠色的苫布,遠遠看去,跟軍用解放車很像。
我粗略的一看,這才不過一個小時的時間,兩輛車裡就坐了十六七個兄弟,連剛才在夜總薈才見了血腥的華子也跟來了。
我沒說話,招呼了一聲,兩輛車,便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這些兄弟我劉八斗都記在心裏了,只要我劉八斗在一日,就定要保着他們衣食無憂。
拉馬溝離彭城並不是很遠,所以,天剛蒙蒙亮,我們就已經進了村兒。
劉家的祖墳在整個拉馬溝的中心位置,其實確切的說是與大青山遙遙相對。
我心裏被火氣拱着,連家都沒回,直接就帶着這幫兄弟們爬上了村兒西頭的倭瓜嶺。
還沒等上到嶺口兒,就聽見了一陣陣壓抑着的哭聲。
我的嗓子一緊,快走幾步,果然看見我爹蹲在劉家祖墳外的田埂上,抽抽搭搭的用手抹着眼淚兒。
我長這麼大,還真沒見過我爹哭。
就是我娘沒的那陣兒,他也就是唉聲嘆氣不愛吱聲而已,所以見到他這樣,我的火氣更是止不住。
槽他姥老的!
我心裏咒罵了一聲,上前幾步,這才明白大炮為什麼說話吞吞吐吐,我爹為什麼蹲在田埂上抹眼淚兒。
這特娘的哪是撅墳,簡直是要我劉家的墳地翻個底朝天。
最鄰近的是我娘的墳,也是唯一一個沒被動過的,我顧不上細想,三步並作兩步的就到了我爹的身後。
大炮和駒子跟在我後面,其他的兄弟們見狀都很識趣的站在嶺下等着。
爹!」
我爹聽見聲音,慢慢的轉過身,一看是我,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這些年我在外面混的不錯,連帶着家裡的日子也紅火起來,我爹身上穿着的就是我從城裡給買的呢子大衣,狐狸毛的衣領,裏面還特意找裁縫加了一層狗皮內膽。
但此刻,天還不算大冷,我爹的臉卻像是被北風臊着了一樣,紅的嚇人。
八斗呀,咱家的祖墳被人刨了,爹這是造了什麼孽啊,八斗啊!」
爹一把抱住我,鼻涕眼淚糊了我一身。
我感受到爹乾瘦的身子不住的顫抖,心裏更加難受,我眼神一瞟,大炮就心領神會的走了過來。
大爹啊,您老別哭壞了身子,現在斗兒哥回來了,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更何況還有我和駒子呢,大爹,別哭了啊!」
大炮身子壯,站在我爹跟前兒就跟小山似的。
他和駒子都管我爹叫大爹,說是顯着親熱。
是啊,大爹,我們這不都回來了嘛,讓我們抓住是哪個小王八羔子乾的這事兒,一定扒了他的皮給咱們劉家的祖宗出氣!」
駒子也湊了上來,大炮和駒子一左一右的安慰,我爹的情緒還真的一點點好了起來,不過雖然不哭了,臉色也是不大好看。
八斗啊,爹知道你本事大,這事兒你無論如何也要查出來,要不爹死了都沒臉見咱們劉家的祖先啊!」
我沉着臉點點頭,這事兒就是爹不說,我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安撫了爹,我把張樹喊過來。
張樹替我管着夜總薈,明面上就是個打工的,他自己說叫什麼『CEO』,但是暗地裡,這張樹卻有別人不知道的本事。
你怎麼看?」
我指着面前已經被挖的面目全非的墳地。
張樹沒吱聲,徑直走到墳地中間,蹲下身,用手捻起一撮土,放在手指尖上輕揉慢捻,一會兒又伸出舌頭,將指尖上的土卷進嘴裏。
我看的渾身直起雞皮疙瘩,但是知道張樹這樣做一定是有目的的。
在墳地里來回走了幾圈,張樹站在了我面前,文靜的臉上有幾分罕見的凝重。
我心一凜,張樹的心理素質很好,夜總薈里經常會有砸場子的,就是砍人的情況也有,但這個張樹從來都是面不改色,從容應對的。
你家祖墳是被人埋了鬼手雷炸開的。」
啥?
我又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墳地,被炸開的?
雖然混的日子不算久,但好歹也是知道炸藥造成的威力是如何的,眼前的情況雖然慘烈,然而卻無論如何也不像是被炸藥炸過的。
鬼手雷是專門用來盜墓用的,不是尋常的炸藥,你看不出來也是正常的。」
張樹說話慢悠悠的,我卻是心中發顫。
我劉氏一脈世代生活在拉馬溝,從祖上開始都是本本分分的泥腿子,這樣的人家下葬自然也是沒什麼陪葬的,怎麼會有人來盜這樣的窮墓呢?
你家的祖墳是墓中墓,這炸墓的人目的不是你劉家的祖墳,而是你家祖墳下面的墓葬。」
我倒抽一口涼氣,這世上還有這樣的事?
你的意思是說,我劉家祖墳是因為擋了那盜墓之人的路,才被炸掉的?」
張樹點點頭。
我爹一聽見張樹的話,急吼吼的就走上前來。

《天下第一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