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王妃她又在作妖了
王妃她又在作妖了 連載中

王妃她又在作妖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容卿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宗閻 容卿 穿越重生

穿越當天,為活命,容卿抓住那貌美如花,氣勢迫人的男人道,公子,不忙的話讓我劫個色可好?某王爺冷笑一聲,想死你就試試試試就試試結果一試後果嚴重,每天都在被處死的邊緣經歷一番苟且求生某王爺發話了:嫁給本王,或死,你選一個!容卿:回王爺,我選擇死!展開

《王妃她又在作妖了》章節試讀:

仁王對容卿下過斬立決的命令。所以,自是不能讓她活。不然,仁王面子往哪裡擱?
最後,容卿就被做了簡單的易容,以仁王丫頭容七的身份,暫且活了下來。至於能活多久,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容卿看看鏡子里的有些陌生的自己,伸手摸摸自己臉頰,心裏嘖嘖,這人皮面具做的還真是夠逼真的。一點也看不出自己曾經的模樣了。
雖然瞧着依舊挺好看的。但,與她之前的樣子比,就是兩個人。
「王爺,奴婢有一件事兒想請王爺恩准。」
「嗯?」
「奴婢想出去溜達溜達,看有沒有人能認出我來?」
清風聽言,看了容卿一眼,她不會是想逃跑吧?
仁王:「嗯,准了。」
「謝王爺。」容卿領命,樂呵呵的就出門了。
清風看着容卿的背影,對着仁王道,「王爺,要不要跟着她?」
仁王繼續翻着自己手裡的書,淡淡道,「她沒那麼蠢,試圖逃跑的事兒她不會做。」
確實,在認識到天下之大莫非王土,想逃出仁王的手掌心無異登天之後,容卿就打消了了那個念頭。現在,她出來除了想看有沒有能認出自己之外。還有別的事兒,一是見見她的丫頭喜鵲。二是,去看看容心柔和傅興文。
不知傅興文和容心柔,這兩個相親相愛的人,終於在一起了,是否正無比歡喜呢?
「傅哥哥,我們現在怎麼辦?」
聞聲,容卿腳步微頓,這聲音……是容心柔?
想着,容卿往後退一步,就看那僻靜狹小的轉角處,正站着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容心柔和傅興文。
有些人還真是不經念叨,剛還想着去哪裡找他們。結果,他們馬上就出現在了眼前。
看着眉頭微皺的傅興文,再看眼眶微紅的容心柔,容卿靜靜觀望。
「傅哥哥,我祖父已經徹底不許我回容家了,也不容許容家的人找我,見我。不然,也要把他們逐出家門,我現在該怎麼辦?」容心柔說著哽咽。
怎麼能不心慌呢?明明前一秒還是錦衣玉食,下人伺候,旁人巴結的高門小姐,這眨眼就成了不知廉恥,聲名狼藉,被逐出家門賤女。
這落差,容心柔根本無法接受。
傅長青看着容心柔,道,「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流落街頭的。我母親給我了銀子,咱們暫且先出京避避風頭,等到情況好轉了,咱們再回來。」
聽傅長青這麼說,容心柔稍微心安了一點,隨着道,「那等到回京時,咱們是不是要操辦一下婚禮。不然,我這樣跟着你,在外人看來沒名沒分的,我肯定是會被人嘲笑的。」
傅長青聽了,眉頭皺的更緊了,都這種時候了,她竟然還想着操辦婚禮?
要說,之前傅長青確實盼過娶容心柔。但現在,他是毫無心情。
「那個到時候再說吧!現在,咱們先捱過這段日子再說。」
見傅長青竟然沒有爽快的應下,容心柔心裏委屈頓時更甚了,「傅哥哥,我都是因為你才落得如此地步的。難道,你就一點不心疼我嗎?」
聞言,傅長青嘴角當即就耷拉了下來,「怎麼是因為我?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我早就跟你說過,我們來往的書信一定要全部燒掉。你怎麼還能留着?現在好了,被你祖父全部找了出來,一怒之下把你給趕了出來,連我也跟着受受連累。」
聽傅長青這麼說,容心柔眼淚瞬時就掉了下來,「傅哥哥,你這麼說可是再怪我嗎?我會放着你給我的書信,還不都是因為那是你寫的,我心裏捨不得才留着的嗎?我,我都是……嗚嗚嗚……」
看容心柔哭,傅長青這會兒說不清心裏是心煩,還是心疼,最後迫於人性,安撫道,「是我說錯了,是我說錯了,別哭了。我不怪你,要怪也怪容卿,若不是她,咱們何至於落到這種境地。」
提及容卿,容心柔抹着眼淚,恨恨道,「沒錯,都是因為她。活着的時候,她對傅哥哥自作多情,礙我們的事兒,現在死了,還害我們成這樣,她個賤人……」
聽容心柔罵容卿,傅長青倒是覺得一點沒罵錯,「可惜,她死了。不然,我一定讓她生不如死!」
容卿靜聽傅長青和容心柔罵她,心裏呵一聲,這兩人,是婊子和狗沒錯。
至於生不如死……
也許,該給他們安排上了。
傅長青和容心柔相互安慰,又狠狠罵過容卿後,就趕忙出京了。
這一出京,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傅長青心裏實在是沒底兒,不過,靠着家裡給的銀子,吃香喝辣,日子還是能過的安逸無憂的。
傅長青正想着,突然被人撞了一下,「嗚……」撞的有些疼。
「傅哥哥,你怎麼了?」容心柔忙關切道。
「對不住,對不住!公子,你沒事兒吧?」
「你這女人怎麼走路的?沒長眼睛嗎?」容心柔呵斥。
傅長青制止,「算了,跟她纏什麼,咱們趕緊走吧。」說著,拉着容心柔匆匆出了城門。
而撞他們的人,在他們走遠後,微微一笑,笑容意味深長。
剛撞到傅長青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容卿。
此時,容卿伸出手,掂量一下手裡荷包,眉眼彎彎。看來,傅家給傅長青的銀子不少呀。而現在,這銀子是她的了。
希望在沒了銀子後,傅長青和容心柔好好體驗一下,共苦是什麼滋味兒。
想着,容卿揣起荷包,心情大好的去找喜鵲去了。
告訴喜鵲她暫時不用死,又將喜鵲安頓好,容卿既回了王府。
「王爺,奴婢回來了。」
仁王看看她,沒說話,只是對着她伸出了大手。
看着仁王伸來的手,容卿眨巴眨巴眼 ,一時不明,啥意思?
看容卿稀里糊塗的樣子,仁王淡淡道,「作為本王的侍女,身上不容許帶銀子。所以,拿出來。」
容卿:……
做丫頭竟然還要沒收家財?這可不行。
「王爺,小女身上沒有銀子呀。」
看容卿竟然敢欺哄他,仁王呵呵一笑,對着她說了一句,「要錢還是要命,自己選?」
仁王話落,容卿麻溜摘下荷包放到了他的手心裏。
敬酒不吃吃罰酒!
「剛才都是小女一時糊塗,還望王爺恕罪。」
是糊塗?還是貪財?仁王心知肚明。
看來,她很需**。
「現在,本王有一個任務交給你去做……」

《王妃她又在作妖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