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溫柔的謊言/溫柔的謊言
溫柔的謊言/溫柔的謊言 連載中

溫柔的謊言/溫柔的謊言

來源:google 作者:東門小官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政 美姨

十年前的一場孽緣,十年後再次重逢青澀少年和鄰家小姨將發生迷人的糾葛!展開

《溫柔的謊言/溫柔的謊言》章節試讀:

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時隔十年以後,竟然是在這樣的場合下再次見到美姨。

你很難想像,一個在我的夢和臆想中待了那麼久的女人,忽然間真的就活生生的出現在你眼前時候,帶給我的那種震撼。

雖然她的髮飾和妝容與從前早已大不相同,(她以前扎一個馬尾辮,現在是披肩的直發,清湯掛麵的那種)可讓我驚喜的是,她的樣子卻似乎並未被時間改變。

我以前也曾幻想過,或許多年以後的某一天會遇到美姨,那時,我已長大,而她,或許早已青春不在,變得人老珠黃,難以辨認,讓人失望。

但沒有想到的是,時間似乎對美姨格外的寬容和善良,以至於十年過去了,都不忍心奪去她的美貌。

「你真的認識她?」

張三和馬寧他們幾個對此無比懷疑。

「當然,她是我以前的鄰居。」我解釋道。

「你小子肯定是說瞎話。」陸大有說道,「碰到漂亮的喝的不省人事的,就說你認識,正好來個『撿屍』帶回家去是不是?」

他們管從夜店帶那種喝的不省人事的女人回家叫做『撿屍』。

不過美姨現在喝的這個狀態,確實是容易讓他們有這種懷疑。

「你們不信,可以拿她包,看她身份證,是不是叫陳美琪。」我說道,「我小時候叫她美姨的。」

他們自然沒有真的無聊到真去拿包里的身份證來查驗我是否說謊。

「那現在怎麼辦?」馬寧問道,「咱們給她送回去吧?」

「可咱們不知道她住哪兒呀。」我說道。

「你小子不是說是你鄰居嘛。」

「我都說了是小時候的鄰居,她在我小時候就搬走了,現在住哪我怎麼知道。」我說道。

但美姨喝成那個狀態,問她也問不出來。

最後沒辦法,他們只能讓我把美姨先帶回去了,反正我是一個人住。

馬寧走了以後,就只剩下我和美姨了。

畢業以後,我就從父母那裡搬了出來,這房子是他們給我準備好結婚用的,我就提前住進來了,這一年,我已經習慣了單身獨居,今晚美姨的忽然到來,讓屋裡的氣氛忽然變得異樣了起來。我不知道美姨為什麼喝這麼多酒。

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人醉成這樣了,而且她的眼睛紅腫,明顯是哭過。

當然,儘管我對美姨垂涎已久,但也絕不是那種趁人之危的小人。

所以一開始,我也只是打算老老實實的將她抱進卧室去,讓她睡的舒服一些,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多餘的想法。

這房子三室一廳,有一百二十平,我父母都是會計,雖然已雙雙退休,還算是有點積蓄,他們想讓我住的好一些,所以買了一間大房子,盼着我早日在這裡奉子成婚。

無奈我這人在找對象方面實在毛病太多,再加上我心裏還有一些惦記着美姨的緣故,因此遲遲並沒有找到女朋友,所以讓他們退休以後就抱孫子的計劃只能一拖再拖。

我給美姨整理出了一間卧室,然後準備將她抱過去睡下。

我抱她的時候,真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這是我多少次在夢裡幻想過的場景啊!

除此之外,我還有一點發現,那就是美姨還挺沉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喝醉了,才變得很沉。

我抱着美姨,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小鳥依人的依偎在我的懷裡。

而且,我一低頭就能看到美姨完美的身材,實在是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所以,從客廳到卧室的那段路我走的很慢,簡直可以用蠕動來形容。

如果不是後來我實在有點抱不住她了,那估計我能抱一個晚上,反正我也不擔心她忽然醒來,就算她醒來,也並不知道我抱了多久。我可以假裝我剛剛抱起她的樣子。

我依依不捨的將她放在了床上,替她蓋上了被子。

然後我發現,自己能做的,好像就這麼多了,再沒有什麼理由和借口再留在這裡。

當我走到門口的時候,意外的發現,美姨的高跟鞋還沒有脫呢!

哎呦,這可不行,好像有人說過,女人穿着鞋睡覺,對身體很不好的。

於是我把她高跟鞋脫了下來。我剛放下美姨的腳準備離開,卻忽然聽到美姨在說什麼。

我忙湊了過去,問道,「美姨,你說什麼?」

美姨嘴裏依舊含糊不清,但眉頭緊蹙,看起來似乎很是難受。

「你到底怎麼了美姨?」我趕緊問道。

「扶……扶我起來……」

我終於聽清楚了她含糊不清的話語,便急忙伸手將她扶了起來。

看樣子她大概是想去衛生間。

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剛將她扶起來的時候,她忽然一陣作嘔,似乎是想剋制,但是沒有克制住,哇的一聲就吐了我一身!

頓時屋裡瀰漫著酒精味和濃烈的嘔吐物的味道。

我……手足無措的望着她,沒想到她吐完以後,倒頭就又睡過去了。

我平日里最嫌惡這種嘔吐物,一聞到這種味道就感覺不行了,立刻感覺胃裏面一陣翻江倒海,然後急忙衝進了衛生間,大吐特吐了一番,這才停了下來。

我急忙將自己被弄髒的衣服脫了下來,扔進了洗衣機里,沖了個澡,然後換了一身睡衣,這才感覺好多了。

可一想,美姨怎麼辦?此時此刻,她還躺在那一灘穢物中呢,總不能讓她就這麼睡到天亮吧。

所以我找了棉花將自己的鼻子塞住,這才重新走進了『案發現場』。

美姨不光是吐在了我身上,還吐了她自己一身,床上也難以倖免,到處都是。

看來她今晚不能再睡這兒了,我決定將她抱去我的卧室睡,然後我自己睡沙發。

可抱之前還有個重要的問題沒有解決,那就是,她的衣服怎麼辦?

這衣服被她吐的滿身都是,抱過去弄髒我那邊的床單被套不說,關鍵她自己和這些東西作伴,也睡不好。

然後我的腦海中冒出了一個無比大膽的想法給美姨換身衣服!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我的大腦中就立刻開始了激烈的思想鬥爭。

彷彿有兩個小人在腦袋裡打架,一個說,美姨這麼漂亮的女人,怎麼能讓她和這些髒東西睡在一起呢,不管是出於什麼目的,一定要給她換衣服。另一個說,好呀好呀。

經過了激烈的思想鬥爭以後,我決定給美姨換衣服……

《溫柔的謊言/溫柔的謊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