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賭石的那些年
我賭石的那些年 連載中

我賭石的那些年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盧曉媛 懸疑驚悚 陸鳴

賭石圈有句老話叫:「神仙難斷寸玉,一刀切開富貴」,我爸爸一刀下去切出了八千萬,結果富貴沒等來,卻等來了家破人亡展開

《我賭石的那些年》章節試讀:

第3章 小鬼踩肩回去的路上,我給盧曉媛發了一條微.信:如果可以的話,你想辦法把房子退了吧!」
盧曉媛並沒回我,可能洗漱去了,又或者干別的什麼事情。
回到賓館後,我簡單沖了個澡便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間,我忽然感覺身體很冷,然後,就像是什麼東西踩在我脖子上,越來越重。
我以為是遇到鬼壓床」了,掙扎着起來之後,發現並無異樣,便開着燈再次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我便接到盧曉媛的電話,她有些疑惑地問道:昨天事情不是解決了嗎?
為很么還要退房?」
那個小區位置不好,住着不舒服。」
我沒敢說亂葬崗的事,一來是不確定那帖子的真實性,二來,是怕再次嚇到她。
沒事,我今天感覺精神了很多,身心舒暢。
昨晚也是我近日來睡得最安穩的一頓覺,等我下了班,請你吃頓飯表示感謝。」
盧曉媛的語氣聽起來很是輕鬆,看樣子確實沒事了。
我無奈地搖了搖頭,便沒再說什麼,想到下午的約會,便有些激動,這次得細心安排一下,怎麼說也是相親對象。
心情大好,我打算好好洗個澡,然後買兩身合適的衣服,反正兜里有兩萬多呢!
然而,洗澡洗到一半,我竟然在鏡子裏面看到了脖子後面有一大塊黑色的印記,極為顯眼。
這塊印記有些類似拔罐之後殘留的那種痕迹,不過顏色遠比拔罐要來得深。
我最近根本沒去拔過罐子,而且詭異的是,除了脖子後面,其他地方都好好的。
聯想到昨晚那奇怪的狀態,我瞪大眼睛,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我忽然想到在爺爺的筆記中,有過類似的記載,這意現象叫做小鬼踩肩」!
我仔細的盯着鏡子,駭然發現,自己的天庭有兩道紋理,眼眶有着很深的黑色,也就是黑眼圈。
黑眼圈的形成,有兩種,一種是睡眠不足導致的,而我一直作息規律,根本不存在這個問題。
所以,那隻剩下一種解釋,便是小鬼踩肩」。
我撞邪了!
難怪昨天睡覺的時候,感覺肩膀沉甸甸的,合著這東西踩了我一晚上啊!
我連忙畫了幾道符,貼在賓館裏面的各個地方,但並無異樣,證明這東西現在不在房間內。
下午約會的心情,瞬間一掃而空,我披着浴巾端坐在床上,不由得思考着到底是怎麼惹上這東西的。
是所住的賓館裏面,還是鑫地陽光城?
畢竟賓館這種地方,本就容易招惹那些東西,而我昨天偏偏又幫盧曉媛改了風水,她家裡確定有這些玩意,所以一時間還真挺難判斷的。
為了搞清楚問題,我換了衣服之後,然後出門買了包煙,回來的時候遇到賓館的老闆,隨手遞過去一支,跟他搭起了話茬。
老闆也是個挺健談的人,很快我們便天南地北的扯了起來。
這老闆面相犯桃花,一看就是個沾花惹草之輩,旁敲側擊之下,我才知道這貨還是某機關單位的小管理,而這個賓館,是他給情人開的,說這話的時候臉上不無得意。
我有些惡寒,不過他的結局不會很好,因為他媳婦家很有權勢,而他的位置,也是靠着媳婦一家坐上去的,想必用不了多久,事情便會敗露。
不過,這些我自然不會說的,我現在關心的是,賓館有沒有出現過什麼奇怪的事情。
聊了很多,也沒什麼有用的線索,因為這傢伙也只是看一會兒店面而已,要問還是得問這裡的老闆娘。
到了和盧曉媛約定的時間,我如約趕到了昨天的那家咖啡廳,沒等幾分鐘,她便穿着一件米黃色的連衣裙進來了。
今天的盧曉媛,精神頭非常好,讓我意外的是,昨天她承漿穴的那顆痘痘,已經下去一大半,再加上她可以的化妝,不細看根本覺察不出來。
這就代表着,她沒事了。
可這就怪了,她好了,老子卻倒霉了!
難不成那些髒東西還認人,覺得我更好欺負,才拋棄盧曉媛來找我?
脖子後面傳來的酸痛感,讓我疲憊不堪,時不時地打起了哈欠。
盧曉媛面帶歉意地看着我: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昨晚都沒睡好吧,看你眼圈紅的。」
沒事!」
我心不在焉地笑了笑,然後臉色一怔,看着盧曉媛吞吞吐吐地問道,你說,我的眼圈很紅?」
盧曉媛點了點頭,然後從包里摸出一個小的補妝鏡,我趕緊拿過來一看,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
眼睛裏的血絲很多,像一條條紅色的小蟲在蠕動着,很是嚇人。
不僅如此,我的印堂處,那兩道紋理也愈發地清晰起來。
這是典型的撞邪了,就在我準備看還有什麼情況的時候。
忽然,一片尖叫聲響起,我下意識的抬起頭,只見外面一輛黑色大眾,竟然脫離正常的行駛軌道,徑直朝着咖啡廳沖了過來。
我的腦袋都快要炸了,趕緊拉着盧曉媛的胳膊,快速朝着咖啡廳的更裏面跑去。
噼~啪~」震耳欲聾的聲音之後,我看到那輛大眾已經撞的變形了,而它最後停下來的位置,剛好是我和盧曉媛剛才待着的地方。
這也忒邪性了!
想想都後怕,我的後背更是直接沁出了一層冷汗。
不對,帶我去你們小區再看看!」
我沉聲說著話,感覺事情並不簡單。
我有些後悔自己那麼愛臭顯擺,這下好了,就這架勢,不趕緊把身上這祖宗請走,我怕早晚要死於非命。
怎麼,有什麼不對勁嗎?」
盧曉媛也一臉緊張地看着我,不過也並沒廢話,直接開車便帶着我去往鑫地陽光城。
由於還沒完全天黑,所以這裡的形勢看得格外清楚。
我並沒告訴盧曉媛太多,擔心嚇到她,直接把房子退了,那我可就徹底沒線索查了。
再次來到盧曉媛的獨棟面前,我並沒進去,在四周看了看,旋即便發現了不對勁......(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我賭石的那些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