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有一座眾神殿
我有一座眾神殿 連載中

我有一座眾神殿

來源:google 作者:日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無涯 王一帆

作為神殿的擁有者,周無涯至今也未能探出這座存在於意識海中的神殿隱秘;那些特定條件展開

《我有一座眾神殿》章節試讀:

南河省,天風市。
周家。
清晨,周無涯翻身下床,臉色微微有些蒼白,好像終日不見陽光一般。
窗外,淅淅瀝瀝的下着小雨,他看着這一幕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快速跑到洗手間洗漱了一番後,跟還在廚房忙碌的母親喊道:「媽,我不吃早飯了!
先去上學了!」
「哎,你打着傘啊!
外面下着雨呢!」
一邊說一邊從廚房走了出來。
誰知他俏皮的說,「就是因為下雨我才不打傘啊!」
話落,沒管身後母親的嘮叨,一溜煙跑出了家門。
看見這一幕的周母,臉上有些悲傷,「罷了,這下雨天可能他才會真正開心吧!」
搖搖頭,自己又進入了廚房。
樓下。
「來這麼早啊!」
周無涯對着自己的發小問道。
「當然了!
好容易下雨,你不必打傘了,咱哥倆當然要好好的享受一下這美好時光了!」
王一帆強顏歡笑道。
「好啦!
不就是對陽光過敏嗎?
被你說的好像快要不行了一樣!」
周無涯打趣道。
「我就納悶了,現在科技這麼發達,為什麼死活解決不了這一個小小的過敏呢?」
見自己發小有些鬱悶,周無涯連忙安慰了一陣。
倆人就這樣,在雨中有說有笑,在旁人驚詫的表情中來到了學校。
雨越下越大,二人身上盡皆濕透了。
等來到天風中等科武學校的時候,上課鈴早已不知道響起多久了。
班級內,老師還在講台上滔滔不絕的講着今天的內容,餘光一瞥看見了門口站着的二人。
淋成落湯雞的兄弟倆不約而同的開口,「報告!」
「哦,是一帆啊,快進來吧!
別在門口站着了。」
老師溫和的說道。
「謝謝老師!
那無涯呢?」
說著,把身後擋着的周無涯露了出來。
這時,老師才發現他的存在,不以為意的道:「行,也進來吧!
讓他寫個檢討書,下課給我。」
王一帆見狀還想說些什麼,被一旁的周無涯開口打斷了。
「謝謝老師。」
面無表情的走進班內的一個角落,同學幸災樂禍的表情看在眼裡,記在心裏。
周無涯微微攥起的拳頭有些無力,但誰讓王一帆是天才呢?
自己不過是一個沒覺醒能力的鹹魚罷了。
見人都到齊了,老師在台上便繼續講起了今天的內容。
「公元2330年,人類科技發展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當先驅者第一次進入太陽內部的時候,發現了一隻只存在於神話傳說中的生物,金烏。」
這一發現徹底引起了世界各地的躁動,人類紛紛猜測關於華夏上古神話的真實性。
「它剛一被發現,冥冥之中,好像某些規則被改變了一樣,人類突破生物界限,其中一部分更是成為了飛天遁地的存在,宛如洪荒再臨!」
台上的老師說到激動處,臉色都宛如醉酒一般漲紅了。
周無涯百無聊賴的聽着這早已爛熟於心的故事,心裏卻在想一些別的事情。
老師好像注意到了周無涯獃滯的眼神,當即提問道:「周無涯,你來說說當今社會最重要的是什麼。」
這突如其來的點名,嚇得他心跳都漏了一拍,不過還是強裝鎮定的道:「科技與武道。」
「嗯,接著說。」
「科技與我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我就不說了,關於武道,則是當人類精神力開發到百分之百的時候,就可以完全掌握自身的身體。」
「這代表着自身可以內視意識海了,而意識海中封存着一顆靈種,每個人的靈種都不相同,靈種中蘊含著一種奇妙的能力,比如有人可以掌控火焰等等。
這一能力被統稱為神海。」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同一時代的人有相同的能力。」
「嗯,說的不錯。
怪不得敢開小差。
坐下吧!」
老師有些挖苦的說道。
「我補充一點,靈種中蘊含的能力也不全是攻擊性的,有人的神海是治療,有人的是關於日常生活的,不能一概而論。」
「所以,當代這些能力劃分成為了四個大類,一類是戰鬥型能力,一類是輔助類,剩下的則是生活與其他類。」
「像咱們班的王一帆同學,就是覺醒了戰鬥型能力烈掌的天才!」
「咱們班基本已經覺醒完畢了,除了個別人。」
說到這頓了一下,眼睛若有若無的瞥向了周無涯所在的方向。
周無涯此時正在寫檢討,聽見此話,攥着筆的指節微微有些發白。
說到這,台下的學生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他發怒道:「你們不好好聽我講課,天天妄想着成為一個蓋世強者!
話本看多了吧!
適合戰鬥的能力又有多少?
你們馬上就該參加高等考核了!
有幾人能考入武校?」
話音剛落,下課鈴就響起來了,老師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搖搖頭,沒再往下說了。
老師剛一離開,整個教室炸開了鍋。
「來來來,看看我的神海,能製造棉花糖,雖然不是戰鬥類吧,但它味道很好!
而且不用耗費太多精神力,所以我打算畢業後向家裡拿點錢,開個棉花糖店!」
一個人揮手製造出了各式各樣的糖果,興高采烈的道。
糖果剛一出現就引起了周圍女生的擁戴。
看着大夥圍在一塊談論自己畢業後的事情,周無涯孤單的坐在角落裡。
熱鬧都是他們的,我除了是個廢人之外,還是一個不能出現在陽光下的異類。
自嘲一笑,整個人把頭埋在了雙手內。
這時,一雙有力的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走吧!
咱們去轉轉去,難得有機會!」
說著,沒問周無涯的意見,直接把他拉出了教室,來到了班級外的空地上。
二人剛一離開教室,就有人開始談論起二人了。
「呵,就是因為周無涯那小子,咱們班才遲遲沒有得到優秀班級的稱呼。
要我說啊,他這種病還不如一輩子待在家裡,直接退學算了。」
一人面帶不屑道。
「哎,小聲點,別被王一帆聽去了。
他可是實打實的天才!
再說了,這話說的就有點過分了,怎麼著咱們也算是同窗啊!」
聽見王一帆的名號,先開口那人脖子縮了縮,有些害怕了。
「好了好了,別談論他了,來來來,吃糖!」
...... 此時,天空還在下雨,空地上只有他們二人。
「你不用管那些風言風語,無論你是天才還是廢物,我認得是你這個人,不是別的!」
王一帆率先開口道。
「謝謝你一帆,你知道我的,這些話對我造不成影響,畢竟,他們也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原來我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啊,我還有一個可以真心託付的兄弟。
「慢慢來吧!
別著急,只要在高等考核前突破就行!
還有三個月呢!」
緊接着,王一帆故意的踩在了一個水窩中,濺起的水花打**周無涯的褲子。
二人打鬧了一番後,又回到了班級內。
很快,一天的學習生活已經過去了,大批學生走出了校門,周無涯二人也在其中。
倆人混在一堆打傘的學生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 一個身披黑色雨衣的人在距離學校不遠的一處高樓上觀察着這些學生,只見他按了按在手上戴着的手錶,一個虛幻的投影出現在了手錶上方。
「頭!
咱們這次的目標定在天風這地方,賀子平那伙人可不好惹啊!」
這人有些擔心。
「廢物!
這一點小事都做不好?
讓你去襲殺這些高中生!
又不是讓你去跟他們戰鬥!
擊殺那些年輕人還不是易如反掌?」
手錶那頭的人呵斥道。
還沒待雨衣人繼續發問,就聽到,「都調查清楚了,那王一帆是覺醒了戰鬥系的武者,初入碎殼境,以你植根境的修為殺他萬無一失!」
「別讓我失望!」
說完,人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王一帆的詳細信息,以及他的影像。
那雨衣人沉思一會,離開了樓頂,消失不見。
另一邊,周無涯二人已經脫離了大部隊,正在回家的路上。
周無涯不知怎地,忽然生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緊接着道:「一帆,咱們還是走大路吧!
這小路太黑了,連路燈都沒有!」
「這有啥啊!
黑點對你不是更好嗎?
再說了走小路最快到家,我都快餓死了!」
王一帆不以為意的說道。
見他如此堅持,周無涯也沒有再勸,只是加快了腳步,「那還不快點!」
「好嘞!」
二人開始了小跑,沒一會,已經快到家了。
這時,一個人影忽然從一旁的角落裡閃了出來,化掌為刀,向著王一帆衝來。
第六感一向準確的周無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此人,大喊道:「一帆!
快跑!」
自己則不顧一切的阻攔在那人衝來的路上。
「哪來的找死的小子?
給我滾開!」
那人惡狠狠的說道。
一掌便把周無涯拍向了一旁。
周無涯口吐鮮血,掙扎着想要站起身。
急着想要回家的王一帆看見這一幕,整個人嚇了一大跳。
不過身為戰鬥型神海的持有者,可不會束手就擒。
只見他雙手纏繞着火焰,整個人不退反進的向著那人殺去。
「烈火焚天!」
王一帆看出了眼前之人足足高他一個大境界,上來就用出了自己的壓箱底招數。
一片火光匯聚而成的掌影向著那人飛去。
「哼,雕蟲小技!」
說著,手掌種赫然出現了一把長刀。
一刀劈碎了來勢洶洶的掌影,刀勢不減分毫,繼續向王一帆劈去。
此時,王一帆的眼中只剩下了那一刀,求生的本能促使着他向一旁滾去。
一刀帶起了大片血液,王一帆的胸口則多了一道深可見骨的疤痕。
看見自己兄弟身受重傷,旁觀的周無涯心裏越發急躁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我是個廢物!
我不甘心!」
一聲怒吼,像是要把他這些年受的所有委屈盡數發泄。
怒火燒天!
此時,一直破不開的神海在這一刻迅速化為烏有!
整個人隨即站了起來,渾身上下散發著金色的火焰!
周圍的雨滴還未曾接觸,便化為了白色的蒸汽。
那是,太陽真火!
一翻手,一把火紅色的長弓赫然出現在他的手上!
一句沒來由的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腦海。
「這人間,由我一人來守!」

《我有一座眾神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