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連載中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來源:google 作者:夜怎眠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楚游風 秦關

我一直想去那個地方,因為我的所愛在那,她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的一切我本就是一個對生活喪失了全部希望的人,沒有她,我活着沒有任何意義五年前,她跟我說,租了一間房子,租金很便宜,裝修很不錯可後來,她開始說一些古怪的話,比如規則;比如,不要違反規則,但也不要完全相信規則,更不要相信任何人隱隱約約,我覺得不對勁,可她卻突然消失了我找了她五年,終於,我找到了展開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章節試讀:

龍哥妥協了,他強忍着十指連心的痛坐起身子,一臉痛苦道:「你問吧,我該說的都會告訴你。但真的!我來的時間並不比你多多少,我也是個新人,知道的沒那麼多。」

秦關默默坐回了沙發上,重新翹起二郎腿:「可我覺得你知道的很多,告訴我,這些訊息,你又是從哪個地方得來的?」

秦關相信,沒有外界的提示,又沒有合同上的書面描寫,像龍哥這種只住了四個晚上的人,幾乎不可能會發現房間里還會備有保命物品這種重要訊息。

最起碼,秦關絞盡腦汁也不可能想到如此詭異的小區房間里,還會提供保命的東西。

如果說現在是夏天,秦關姑且會相信是龍哥晚上遇到了蚊子,結果恰好發現房間里有蚊香,順手就點燃了,結果遇到靈異事件發現這東西竟然可以保命。

但現在是秋天,綠藤市的氣候偏冷,這時候蚊蟲幾乎很少,最起碼秦關從進入小區到現在一直都在留意,確認自己沒有發現任何蟲類。

龍哥顫抖着伸出左手,有些可憐道:「你能給我一根煙嗎,我右手一動就疼,沒辦法自己拿煙。」

秦關面無表情的站起,從對方的口袋裡掏出對方的煙,抽出一根放在了龍哥的嘴裏。

不過他沒有幫對方點燃,龍哥是顫抖着左手,皺着眉,自己用打火機點燃的香煙。

「謝謝。」

吸了一口煙後的龍哥臉上的痛苦表情減少了幾分,他吸了好幾口才道:「我們的信息,是二樓的人提供的。我們幸運活過第一個晚上的第二天一早,就有人在門外等着我們,是他提示我們每個房間里都有保命物品。」

「我和小東房間,各自都有五盤蚊香,那人願意提供一些信息給我們,但要價也很高,他從我和小東那裡,各拿走了三盤蚊香。」

一想到這,龍哥臉上就閃過一陣肉痛的表情。

就連秦關聽到,都只覺得對方比高利貸還黑,怎麼只拿走六盤,如果是自己的話,最多給他們一人留下一盤,不,是半盤。

龍哥此時並不知道秦關心裏所想,如果讓他知道的話,恐怕好不容易適應的手指疼痛,此刻應該會更加劇烈一些。

「你們會這麼心甘情願的給他?」

秦關覺得,平頭男和龍哥都不是那種善茬。

龍哥深吸一口煙,無奈道:「沒辦法啊,他提供的信息確實很有用,如果沒有他的提示,我們壓根就不知道這個鬼…」

龍哥似乎對這個房間恐懼到了極點,就連說到「鬼」這個字,都會趕緊閉口,心有餘悸的四處張望。

他確保房間內沒出現什麼異常後,才改口重新說道:「我們壓根不知道這個破地方會有保命的東西,而且就算知道了,也不知道用處在哪。沒有他的提示,我們甚至可能活不到現在,所以就算再怎麼心疼,該給的還是要給,反正我只要再熬過一個晚上,就能升樓了,到時候換了一個房間,就會有新的保命物品出現。」

秦關捕捉到了重點,升樓會換房間。

「只要平安度過五個夜晚,房間就會換?也就是說,每住一個月,就會升一次樓,然後換一次房間?」

「不是的。」龍哥搖頭,面露苦笑,「要是像你說的這麼簡單就好了。」

吸了口煙,龍哥繼續道:「你別看我們現在是在七樓,這只是白天的正常樣子。實際上,到了夜晚十點以後,小區就會發生變化,我們會住在同一棟樓里,而我們新人,其實是住在同一層,你肯定發現了,我的房間號是7110,而小東的房間門牌號是7111。」

「都到現在了,你就別試探我了,我雖然確實恨你,但像我這種混道上的也很簡單,誰打服我,我就服誰。既然說了會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我就會全部告訴你。」

龍哥吸了幾口煙,瞄了一眼右手已經完全朝着一邊彎曲變形的中指,猶如認命般衝著秦關認真地點了點頭。

秦關翹着二郎腿表面上露出一副你知道就好的表情,實際內心一陣駭然,說實話,他真沒留意到這兩傢伙的門牌號,那時候光想着如何偽裝自己,想着如何制服那兩個人,哪還有功夫去留意什麼破門牌號啊。

人無完人,秦關的確為了進入小區謀划了多年,深夜去墓園練膽,去地下格鬥場打黑拳鍛煉格鬥技巧,搜尋一切相關資料等等,可他畢竟不是一個機器,有着百分百準確的程序制定。

「看來以後還是要觀察得再仔細一點。」

秦關在龍哥的注視下,不露神色的在內心裏反省了下自己。

龍哥自然不知道秦關壓根沒注意到這個,此刻的他只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深不可測,異常的神秘。

扔掉手中的煙蒂,龍哥又道:「沒人知道這個小區究竟有多少棟樓,但新人一般都會被安排在七樓,這好像是規律。不過到了晚上,我們其實都住在同一層,你是一樓4號房間,我是10號房間,小東是11號。每一棟都有四個房間安排給新人,你那棟是1-4號,我這是9-12。」

聽着龍哥的話,秦關腦子裡浮現出夜晚降臨,這個陰森恐怖的小區只有一棟佔地非常大的高樓被月色籠罩,猶如城堡,每一層都有密密麻麻數不盡的房間,而他只是在最底層。

不過秦關馬上反應過來:「我是在四號樓,你是在六號樓,按照這樣的房間分佈,那麼前面的一二三號樓呢?那邊的七樓是什麼,不是跟我們一樣都在一層?」

龍哥搖了搖頭,左手抓着頭髮:「我不知道,我不關心那麼多,我只想着活下去!」

說到這,龍哥雙眼泛紅,情緒有些激動地握拳揮舞:「我只想活下去!我更巴不得死在第一個晚上!這裡太可怕了,有髒東西啊,髒東西!什麼狗屁規則,快要折磨死老子了!」

秦關無動於衷,冷眼看着龍哥情緒從激動到慢慢平靜,然後又激動的破口謾罵。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出口制止,也沒有離開的打算,他就坐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欣賞着這出鬧劇。

可能是鬧夠了,也可能是剛剛劇烈的運動引起了斷指的疼痛,總之好一會兒,龍哥才有些萎靡的整個人靠在沙發上,小心翼翼的用左手擦拭着眼淚和鼻涕。

「冷靜了?冷靜下來就繼續說吧。」

聽到秦關這平靜又有些殘忍的話語,龍哥拋來不可置信的眼神,眼裡透着「你怎麼這麼冷血」的詢問。

秦關對於這個眼神沒有任何錶情,他只是站了起來,從龍哥的口袋裡取出了兩根煙,一人一根。

龍哥沒有點燃香煙的打算,他只是將煙放在了桌上,隨後用低迷的語氣問:「你還想知道什麼?」

「很多,比如二樓給你提示的那個人叫什麼名字,或者你告訴我他的長相,住在幾號樓和房間號。」

龍哥搖了搖頭:「你沒必要知道他,因為他只是一個馬仔罷了,幫人跑腿的。你以為他要東西的時候我們會心甘情願的給他嗎?小東有威脅他,也是那次他告訴我們,在這個小區殺人的後果,並且他也坦白了,他就是一個幫別人跑腿收東西的,他死了,我們也遭殃,然後還會下來新的人收東西。」

「而且你也不必着急找他們,你已經平安度過了交租日,這幾天應該就會有人來找你。」

「他們是一個團體,一個組織,不是我們這種新人能夠對付的。他們手上握着的情報比我們多,想要動心思搞我們,我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我懷疑他們之所以留着我們這些新人,無疑是對我們房間里的保命物品感興趣,你也知道規則里說過,沒有房主允許,不能隨意進入他人房間。」

說到這,龍哥想起之前還打算利用這條規則弄死秦關,於是便立馬閉嘴了。

秦關自然不在乎這個,他直接問道:「在這個小區殺人的後果是什麼?」

龍哥直起身子,很小聲,面露怪笑道:「後果就是,你的房間里會多一條規則。」

多一條規則,就代表房間里會多一隻鬼。

秦關已經搞清楚了,每一條規則都代表着一隻鬼,這說明這個小區里無數個房間里,都藏着鬼!

瞧見秦關的樣子,龍哥繼續冷笑,他其實在這裡隱瞞了一條關鍵信息,那就是升樓之後,房間里也會多一條規則,第一層樓每個房間里都有一條不同的規則,到了第二層樓後,每一個房間里都會有兩條規則,但同樣的,保命東西也會刷新。

這點信息,同樣是二樓那個人告知的,但龍哥這時候卻選擇了隱瞞,因為升樓之後,租房合同里只會提示一條規則,另一條規則是隱藏起來的,需要自己去探尋。

他不擔心平頭男會說漏嘴,龍哥對平頭男的性格很了解,那傢伙更刺頭。

葉鑫龍心裏就是打着這種小算盤,平頭男說的話半真半假,他的話里也隱瞞着各種關鍵信息,這樣一來,秦關根本沒辦法分清楚到底誰說的是真的。

秦關並不知道龍哥隱瞞了這個關鍵信息,他還在腦子裡消化剛剛聽到的那些訊息。

「我們是以租客的身份進入到這個小區里,要遵循規則,盡量不去觸犯規則,又要分析規則的真偽,還有嚴苛的居住時間要求。很明顯,這個小區是在想方設法弄死我們,甚至可以說是玩弄。可卻又提供保命的道具給我們使用,增加存活率,那麼這個小區存在的意義和邏輯又是什麼,我們究竟是怎樣被選中的?隨機挑選,還是有既定的規律?」

「白天這個小區在世人眼中並非隱藏的,外賣下單可以送達,地圖上也能搜索到位置,可到了夜晚又會出現變化,那麼那個時候這個小區在外人的眼中是否是原樣不變的?小區存活率如果很低的話,日積月累下來失蹤的人口基數是一個很可怕的數目,沒人察覺?失蹤的家裡人沒有報案?」

秦關其實是故意說出最後那段話的,他經歷過自己摯愛的消失,那是一個很詭異的現實,那就是只有他覺得那個人失蹤了。

瑤瑤的父母,並不覺得自己女兒失蹤,還說經常會跟瑤瑤聯繫,**也不接受報案,彷彿他成為了人們眼中的精神病。

對於秦關的「精神病」,瑤瑤的父母表示理解,因為在他們的眼中,秦關是接受不了瑤瑤跟他提了分手,從而受到了刺激。

彷彿一切是那般的邏輯嚴謹,名正言順到秦關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出現了精神錯亂,畢竟自己的確有心理疾病。

可當他無數次撥打那個電話無人接聽,以及瑤瑤斷斷續續發來關於這個小區里的一些訊息,才讓他不得不接受,不是他精神出現了問題,而是超脫現實的力量改寫了其他人的認知。

從那一刻開始,他才終於明白,這股力量究竟是多麼的可怕。

不過秦關故意說的這些話,在龍哥這邊並沒有起到作用,反而龍哥被嚇得只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是個瘋子吧?別人都在絞盡腦汁,心驚膽戰的想要活過每一次的晚上,他卻思考這個小區存在的邏輯和意義?

秦關看到龍哥面露怪異的神色,開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剛剛說的那些話對於這個人過於深奧了些。

他砸吧了下嘴,只好繼續用提問的方式問道:「把之前關於升樓你沒說完的信息,全部說完。」

龍哥嘆了口氣,他對這個年輕人多了一個標籤,那就是難纏,特別的難纏。

他剛剛故意裝成失心瘋的樣子,本來奢望對方會因此離開,沒想到這個年輕人卻像看傻子一樣靜靜坐在一旁欣賞自己的醜態。

這是何等的冷血無情!

龍哥道:「升樓的信息我了解得真不多,二樓那個人沒說很多,畢竟他也只是一個二樓的租客。我知道的就是平安住滿一個月後,小區會自動給你升到二樓,租房合同會出現變更,規則改換。然後到了二樓以後,就不是單純住滿一個月了,而是要兩個月,甚至可能更長。」

「可能會更長?為什麼?一樓固定一個月,那麼二樓應該是固定兩個月,以此類推才對。」

秦關對於這種時間的制定感到有些疑惑。

「不知道。」龍哥搖了搖頭:「給提示的人還在二樓待着呢,他都不知道,我更不可能知道啊。」

秦關仔細琢磨着這句話,問出了最關鍵的信息:「按照正常邏輯,這個小區肯定會有徹底出去的規則,如果沒有任何希望,租客們是不會努力活下去的。那麼你知道怎麼樣才能離開這個小區嗎?」

聊到這個話題,龍哥就來勁了,直接拿起放在桌上的香煙點燃,這個話題不單單是他的希望,也代表着這個煩人精終於要走了。

龍哥叼着根煙,眼眸里透着一絲明亮:「九樓,平安活到升樓到九樓,就能夠出去!」

「九樓?」秦關砸吧下嘴,狐疑道:「你是怎麼知道這個的?」

卻不曾想,龍哥衝著秦關擠了擠眼:「你看,我都說了這麼多你還在試探我,我剛剛說的那些內容都沒騙你,不用再試探我啦。」

「…」

秦關一頭霧水,卻只能尷尬的回以笑意,他不可能說自己不知情。

於是這個問題,也就這樣過去了。

不過秦關沒有在意,畢竟隔壁還有一個人等着詢問,到時候不管是龍哥這邊話語的真假,還是沒有了解到的信息,都能從那邊重新獲取。

除此之外,秦關也想到了,二樓那些人知道的信息也不可能這麼全面,這個小區肯定要給人希望,那麼活着出去的人就是那個希望。該有的信息,自然會從活着的人那些人往下傳,傳到他們這些新人耳中,不然一進來的人全部都死翹翹了,這個小區遲早會空蕩蕩的。

想到這,秦關起身,龍哥也立馬跟着起身。

「你好像很急着趕我走?」

「哪有啊。」

龍哥連忙擺動着能自由活動的左手,一臉假笑。

秦關在龍哥的注視下,直接從桌子上拿走了那盤嶄新的蚊香,龍哥敢怒不敢言,臉上只能繼續保持着假笑,只不過已經是僵住的那種。

「你也很聽話的回答了我這麼多問題,那半盤蚊香就當做獎勵送給你,我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

聽着秦關如此不要臉的話,再加上此時流露出的那種大度的表情,讓龍哥嘴角一陣抽抽。

你拿着我的東西獎勵我?

葉鑫龍強忍怒意,只能一直在心裏安慰自己:「打不過,打不過,忍住,忍住。」

秦關揚了揚手中的黑色蚊香盤:「作用是什麼,點燃就行?」

龍哥一臉麻木的表情:「對,遇到可怕的東西時,你感覺自己躲不過了,點燃就可以,蚊香會讓你避開那東西的襲擊。」

「就這麼簡單?」

「就是這樣簡單,你不信回家可以試試。」

龍哥說到這,眼神里快速閃過一絲兇殘,他又隱瞞了,這個蚊香雖然是保命物品,但實際作用是引鬼,點燃後要迅速將蚊香放到離自己很遠的地方,鬼魂會被蚊香吸引,攻擊性越可怕的鬼,會導致蚊香燃燒的速度越快。

這不,才昨天晚上,龍哥就已經燒完了半盤。

他已經在幻想,秦關點燃這個蚊香傻乎乎的拿在手裡,然後被厲鬼襲擊,死不瞑目的表情。

想到這,龍哥差點樂出聲來。

秦關明白作用後點了點頭,將蚊香收了起來,順帶捎走了那塊鐵質的蚊香盤。

他轉身朝門外走去,突然回頭看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龍哥:「走啊。」

「啊?我走去哪?」龍哥還沉浸在報復秦關的幻想當中,有些一頭霧水。

「去幫我叫隔壁那小子出來啊。」

秦關的臉上揚起了不易察覺的笑容。

龍哥在藏小心思報復秦關的時候,殊不知秦關也在設計陷害他。對於秦關而言,將葉鑫龍和平頭男視作目標的時候,他就一門心思的想要弄死他們。

畢竟他已經徹底得罪了這兩個人,以他的性格,絕對是不允許外面有兩個仇人虎視眈眈盯着自己的性命。

那樣他會睡得不安穩。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