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無雙狂醫
無雙狂醫 連載中

無雙狂醫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何景輝 懸疑驚悚 謝楚楚

北部邊疆,他一怒殺俘無數!為救戰友一家,他回歸都市!代號狂龍,永久靜默!展開

《無雙狂醫》章節試讀:

第3章診所我看她的反應似乎有點支支吾吾的,感覺有東西藏着,我就帶她到公安局,誰知道問了一下才發現她竟然就是放火的人。
我當時真不是故意的,我怎麼可能會害死她,那可是我媽啊!」
女孩害怕地說道,一副極其後悔的模樣。
那你為什麼要放火?」
我問。
我媽總是干一些壞事,我看不慣了,今天我媽又把人帶回到家裡,趁着我父親去了上班,又跟別的男人靈混,為了賺多幾個錢,我媽瞞着我爸做了那種噁心的事,本來我媽就是在會所上班的,我本來就不喜歡她的這種工作,跟我爸說過,沒想到我媽後來還這樣做,我受不了,本來只是想放火嚇嚇那些男人的,沒想到我不小心就......」當女孩說完事情的經過後,早就已經哭成淚人了,她很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我看的出她沒有撒謊,但我離開審訊室的時候,還是去了一趟醫院,我想自己親自看看屍體。
要不是我來看了屍體,估計還真是以為案子就是這樣的,來到醫院,死者的丈夫就是那個男人卻不願意把屍體交給我們,並且想拿回去火化,我感覺這個男人有點問題,就攔截了,當時趙雪靜也在,她和我一起阻止了這個男人離開,男人卻說道:妻子是我的,我是家屬為什麼不能認領?」
趙雪靜說:你應該知道你女兒放的火吧!」
你們不要怎麼樣她,她還小還不懂事,雖然她有錯,但她也是無心之失。」
既然如此,你給我們檢查一下屍體,或者這件事和她沒有關係呢!」
我說道。
可是男人拒絕了,我的靈光之瞳捕捉到,他額頭上有一根血管在動,這傢伙好像挺緊張的,看來他有事情隱瞞!
我沒有在這個案子上找到疑點,暫時沒有權力檢查屍體,見男人如此強硬,只好先離開,在車上的時候,趙雪靜就跟我說:這傢伙有點問題,他好像不想讓我們觸碰屍體,如果我沒有估計錯誤,他應該會儘快把屍體燒掉。」
沒錯,我看這個案子沒有這麼簡單,其中應該還有什麼蹊蹺。」
我坐在副駕駛中,對着窗外看了一眼,很快太陽又出來了,我們折騰了一個晚上,第二天還得去火災現場看看,如果我們找到一些線索,就可以去檢查屍體了,但前提是我們必須要快,不然屍體燒掉我們將會更加難以調查。
我們沒有時間睡覺,直接去了火災現場的單位,穿上鞋套,跨過警戒線就來到了屋子裡,先從大廳檢查,但沒什麼發現,我們來到死者所在的房間,這裡也是男人睡過的地方,現在這裡被燒的那麼嚴重,男人也不會回來住了,當我來到床鋪位置的時候,竟然發現被褥上殘留了一些液體我用提取器提取了一部分,放進試劑管,打算帶回去檢查,我看到一張床頭櫃被燒的格外漆黑,周圍的牆壁都黑的分不清樣子,可見這裡就是起火點。
我蹲下來啊朝着那床頭櫃檢查了一番,看到起火的原因好像是一些汽油和火柴,那個時候女孩竟然來到房間里點火,那她的母親不知道嗎?
當時不是還有一個男人嗎?
我回頭看到房間的門口竟然有殘留的絲線痕迹,看起來好像導火索,就跟着導火索的痕迹來到了洗手間,這才發現當時女孩是利用導火索把火延伸進去的,導火索上都是汽油。
這些汽油我在廚房裡找到一部分,應該是女孩偷了汽油後點燃再傳遞到房間里,後來我在走廊的時候發現汽油從洗手間到房間都有,不止是集中在房間的床頭櫃附近,可以想像,當時女孩在洗手間里點火,她只是為了嚇唬一下裏面的人,結果卻不知道會釀成大錯,她一定不知道汽油燃燒的速度會這麼快,當大火燃燒起來的時候,已經控制不住了,這才有了之後的悲劇。
然而這些都是表面的,我在床上找到了一些毛髮,有男人的還有女人的,而且男人的頭髮貌似不是來自一個人的,看來這個女人果然和女孩說的一般,私生活很放蕩。
接着在一處特別焦黑疑似當時焚燒的很嚴重地方,我忽然發現什麼奇怪的光芒,蹲下來用白光燈一看,竟然發現牆壁的焦黑中,藏着一顆珍珠。
這珍珠就如同之前發現的瑪瑙一般,都是價值連城的飾物。
我把它放進物證袋裡,趙雪靜稱讚道:這回發現的共同點又多一個了!」
趙雪靜讓我把現場物證收集好,我們才離開。
回到法醫科實驗室,我把之前在現場提取的液體親自帶到這裡進行化驗,其他的長髮什麼的,則是給了黃麗玲和謝楚楚。
這個時候謝楚楚告訴我,那死者的人頭果然是完本那無頭男屍的,兩者已經拼合起來了,幸虧臉部還算完整,經過她的還原現在已經能看到男屍的模樣。
謝楚楚把現場收集到的萃取液,加入分離機進行處理,等得出結論的時候,我忍不住笑了,發現我有點反常,在旁邊看着我工作的趙雪靜卻沒有疑惑:看到你這種反應,我就知道,案件真的不是這麼簡單吧!」
知我者為趙雪靜也。」
我故意稱讚了一句,謝楚楚交給我兩份報告,我就說道:雖然第二具屍體沒法驗證了,但沒想到床單里發現的液體中竟然也有鶴頂紅毒液,接着是留下同樣價值不菲的飾物,這不會是巧合,這兩個案子一定是有聯繫的!」
飾物的價值我讓黃麗玲調查過,市價都起碼在100萬以上,要是女瘋子背後有人在操控,那這個人一定是很富裕的,他很有可能利用女瘋子來殺人,但動機又是什麼?
我目前毫無頭緒。
趙雪靜道:這是連環用毒殺人案,但動機到底是?」
沒錯,但之前那女瘋子應該不可能到這次的家裡,那毒液是怎麼來的,去調查一下赤香松的行蹤吧!
動機我現在也想不出來。」
好,我找人去精神病院看看!」
趙雪靜回答了一聲就拿起手機找高明強,我就知道她喜歡把這樣的活兒交給他的。
我看現在應該還有時間,我想請假回去診所處理家裡的一些事情,趙雪靜看我最近也累了,就順便給我放假回去了,她卻不能走開得等高明強。
我告別了她開車回到了診所,這座診所是我自己開的,大家可能覺得我的職業挺神秘的,其實我是公安局特別聘請的心理顧問,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
我回去之前早就給診所護士小甜發了信息,她早就知道我會回來的,看到我的車子在樓下就直接下來了,我離開自己的奧迪把脫掉的衣服遞給小甜,看到我,小甜就禮貌道:何醫生,你都多久沒有回來啦,我記得好像有一個月了,幸虧這裡沒事呢。」
之前樓下都在裝修,哎,剛好一個月完工,我就回來看看唄!」
放心吧,有我在診所不會有事的!
你看看你的辦公室,和其他地方吧,比之前的還高檔你看了就知道咯!」
聽小甜這麼說我還真是有點期待,真不知道她把我的辦公室變成怎樣了,我連忙走進診所里,我看到蔚藍色的辦公桌和潔白的窗帘後,加上水晶的辦公椅,和旁邊種植的觀音竹,另外還有幾盤富貴竹擺放在窗台上,果然設計的不錯,一看就有點想讓人一直待在這裡工作的衝動。
我一陣驚喜的來到自己的辦公椅上坐了下來,看着眼前的筆記本電腦是銀色的就說道:連電腦也給我換了啊?」
當然,這台電腦配置還好呢,之後你工作就能方便一點。」
小甜回答着來到我的旁邊,幫我按摩了一下肩膀,本來我回來的時候有點累,但看到眼前的變化,我卻突然又精神了起來。
沒想到我才坐下,很快門外就傳來了鈴聲,我知道這是又有病人到訪的節奏了。
我讓小甜去接待,很快她就來到外面,一個看起來很臉熟的男人走了進來,我怎麼看這個男人好像有點像某人,而且造型也有點像,我就好奇了怎麼會這麼巧。
男人看到我的時候,卻不肖道:不是我要來看的,但真的沒有辦法,何醫生你心理學方面真的這麼行嗎?」
誰讓你來的?」
我感覺這個男人說話有點奇怪,既然不相信我,就別來啊,我發現他的耳垂下竟然有耳釘,頭髮也染成了紅色,身上穿的是一件帶有熊頭的黑色襯衫,褲子也染成各種顏色,我一看他就是個混子,想起混子我馬上就記起來了,這傢伙和之前死掉的堂陽平很像,莫非他們是兩兄弟?
我沒有說出來,對方回答道:我實在沒有辦法了,每天晚上我都會夢見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他出事後,我就做這樣的怪夢,開頭也只是看到他滿身血污的來找我,來到我的床前,但後來我竟然夢到,自己也好像他這樣掉到了河裡。」
一聽到他這樣說,我就想到這個男人和堂陽平絕對有什麼關係了,巧合的是,這傢伙竟然找上了我。
這次我直接就說道:堂陽平和你是什麼關係?」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無雙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