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小村按摩師
小村按摩師 連載中

小村按摩師

來源:google 作者:小村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凌再雪 都市小說 雪畢臨

「鐵蛋哥,你難道到現在還不明白嗎,老爺子已經死了,你還有什麼牽掛的,你留在這個窮山溝還會有什麼發展?」女孩抓着少年的胳膊一再逼問道「小夢,我答應過老爺子,要守住後院的那片土地」少年抬起頭望着自己心愛的女人,痛恨自己不能給她一個滿意的答案「鐵蛋哥,如果你今天跟我走,我就是你的人了」女孩咬着嘴唇似乎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羞愧的低下了頭揉搓着自己的衣角「小夢,我是不會離開這裡的」少年抓着女孩的手,語氣中帶着一絲悲傷與無助展開

《小村按摩師》章節試讀:

主人公叫鐵蛋韓夢林秋語的小說叫做《小村按摩師》,是作者小村長最新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哎呦喂!」
李嬸突然驚叫一聲,嚇得張鐵蛋筷子都掉了。
他抬頭看到李嬸痛苦的按住腹部,李嬸的臉色瞬間煞白大汗淋淋,滿懷關切的問道:「李嬸,你這是怎麼了?」
「你小孩懂什麼,女人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的,疼死老娘了!」
李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面部表情也開始扭曲了。
...「下雨啦,真的下雨啦!」
張鐵蛋顧不上進屋躲雨,興奮的像個小孩一樣站在雨中拍手叫好。
張鐵蛋欣喜若狂的讓雨下了一會兒,默念着咒語收住了雨水。
緊接着,他看到了原本乾枯的瓜藤,經過甘霖的灌溉以後變的綠油油的,就像初生的嫩芽迎合著大自然的氣息。
「老神仙果然是寶貝啊,居然教給了我這麼厲害的本事。」
張鐵蛋此刻的心情是開心的難以言語。
可隨之他的臉上又出現了一絲哀愁,他在心中念叨着:「這麼厲害的本事怎麼沒有一個牛叉的名字呢?」
思考良久,張鐵蛋腦中跳出了四個大字「聖水甘霖!」
「他娘的腿,原來勞資也會說成語。」
張鐵蛋一拍大腿感嘆道,同時臉上也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此時天色已晚,田間不時的傳來蛐蛐聲,張鐵蛋也感覺有些累了,就回屋睡覺去了。
次日清晨,太陽已悄悄的爬上山頭,張鐵蛋被刺眼的陽光喚醒。
「他娘的腿,這麼快就天亮啦!」
張鐵蛋怒罵道,他感覺自己才一閉眼天就亮。
他拖着軟綿綿的身體,眯着眼睛,扯過毛巾甩在肩膀上,端着臉盆推開了後門。
「咕嚕嚕……」張鐵蛋仰頭漱着口,呸的一聲吐掉口中的水。
意識稍有覺醒的他,看到後院的冬瓜時,整個人都驚呆了。
「這……這怎麼可能?」
張鐵蛋激動的無語倫次,舌頭都有點開始打結了。
他連忙擦亮了眼睛,可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哎,疼,疼,疼!」
張鐵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發現自己並不是做夢。
來到田間,張鐵蛋用顫抖的手輕輕的托起一朵鮮黃色的花,滿心歡喜的喊道:「神,真是太神了……」「臭小子,一大早的在這裡瞎嚷嚷什麼呢?」
隔壁的李嬸也端着臉盆出來了,看到張鐵蛋就一臉責怪的質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
張鐵蛋擺手說道。
當他看到李嬸滿臉春風的時候,腦海立刻浮想了昨晚的畫面。
「李嬸,今天臉色不錯嘛,真是越來越漂亮了,看來昨晚一刻值千金啊!」
張鐵蛋調皮的對李嬸挑着眉毛,嘴角出現了一道迷人的弧線。
「你小子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竟然敢拿老娘開刷了!」
李嬸邊說邊挽起了袖子,一把提住了張鐵蛋的耳朵用力的一扭。
「哎呦,疼死我了,我的親娘誒快點放手,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自打張鐵生記事以來,他的耳朵每天都要被李嬸揪上幾次。
他雖然嘴上求饒,卻在心裏抱怨道:「在這樣下去勞資的耳朵遲早會被這老娘們給揪掉。」
「嗬!
你小子不是挺能的嘛,這麼快就求饒了!」
李嬸知道張鐵蛋假裝的,可她也是打心眼裡疼愛他,自然也沒使勁。
「我這弔兒郎當樣能有幾斤幾兩,你心裏不最清楚了,是不,嘿嘿……」張鐵蛋用肩膀撞了一下李嬸。
在他心裏很多時候都已經把李嬸當成自己比較親的人。
「整天曠兮兮的,你說哪家姑娘能看上你,不過話說回來,這幾天咋不見小夢來找你了?」
李嬸覺着幾天沒看見小夢了,一臉關切之色的問道。
張鐵蛋一聽此話,臉上頓時失去了笑容,哀傷的轉身端着臉盆進屋了。
李嬸察覺到張鐵蛋的臉色有些不對勁,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站在屋外扯着嗓子喊道:「鐵蛋啊,你家冬瓜苗咋長這麼快,我見你前幾天才種的,怎麼今天就發芽了?」
「當然是用我純正陽剛的童子尿拉,有營養味道好。」
張鐵蛋眉飛色舞的說道,臉上已經恢復到之前那副壞壞的痞子樣。
「喲,說的自己好像喝過一樣,你也不閑燥的慌!」
李嬸用手在鼻子前揮了幾下,滿臉鄙視的說道。
「這……」李嬸見張鐵蛋沒把剛才的事往心裏去,也是鬆了一口氣。
她知道張鐵蛋沒心機,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這點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鐵蛋啊,是不是還沒吃早飯?
,來,嬸下面給你吃。」
李嬸樂呵呵的端着臉盆回去了。
張鐵蛋一聽李嬸說下面給他吃,忍不住口水流了一地。
從小到大只有過生日的時候李嬸才會煮碗長壽麵給他吃,在他的印象中李嬸煮的面比世間任何的山珍海味都要好吃。
他回頭望了一眼滿山金燦燦的花朵,興高采烈的吹着口哨來到了李嬸家。
「嬸,咋燒這麼慢,我肚子都餓扁了。」
聽到廚房裡傳來鍋碗瓢盆的聲音,張鐵蛋坐在桌子旁敲打着筷子。
「來了,來了……」李嬸一陣吆喝,端着滿滿一大缽子的麵條出來了。
她把麵條往張鐵蛋面前一放,白了一眼說道:「吃吧,你這個餓死鬼。」
「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張鐵蛋狼吞虎咽着,根本就沒有細細品嘗其中的味道。
張鐵蛋看到李嬸托着腦袋滿臉笑容的看着自己,似乎在打什麼壞主意。
他立刻雙手抱住胸前,一臉驚恐的問道:「嬸,你不是在面里下什麼葯了吧?」
「臭小子你耳朵又癢了是吧?」
李嬸故作兇相對張鐵蛋伸出了魔爪。
「沒,我吃面,我吃面。」
張鐵蛋左手捂住了耳朵低頭吃起了麵條。
「哎呦喂!」
李嬸突然驚叫一聲,嚇得張鐵蛋筷子都掉了。
他抬頭看到李嬸痛苦的按住腹部,李嬸的臉色瞬間煞白大汗淋淋,滿懷關切的問道:「李嬸,你這是怎麼了?」
「你小孩懂什麼,女人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的,疼死老娘了!」
李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面部表情也開始扭曲了。

《小村按摩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