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小神婆她富可敵國
小神婆她富可敵國 連載中

小神婆她富可敵國

來源:google 作者:彭呂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仲九辯 沈馭安 穿越重生

想她堂堂神偷相師,全世界都有名的能人,竟落得個交通事故慘死的下場!醒來之後,仲九展開

《小神婆她富可敵國》章節試讀:

「阿九,阿九,你且醒醒。」
仲九辯艱難睜開沉重的眼皮,只見面前一個梳着婦人髻的古裝女子正焦急地看着自己。
「阿九!
你相公懸樑自盡,好似沒氣了!」
仲九辯有些懵,她一個二十一世紀睡在天橋底下的半吊子算命相師,到凍死的時候都沒能被人看上,她哪來的相公?
剛醒來視線還有些模糊,所處之地家徒四壁,但她看的清楚,這,分明就是古代!
靠!
她不會是穿越了吧?
腦袋突然感受到撕裂般的疼痛,碎片的記憶湧入。
她真的穿越了......還是魂穿,嘖,原主也叫仲九辯,是方圓十里有名的小瘋子,爹娘死得早,十二歲便被仲家人趕出了門,沒人疼沒人愛的,過得比她還慘。
「阿九!
你發什麼呆啊!
沈馭安死了!」
原主自從得了瘋病,全村人便都避之不及,唯有面前這個潑辣的小寡婦還對她頗為照顧。
「沈馭安?
懸樑自盡?
不可能!」
原主記憶中那人如此惜命,他勒死仲九辯都不可能勒死自己。
「你且快隨我看看!」
仲九辯慌忙之中赤腳去了堂屋,果然見到一個身姿高挑,生得極為好看的男人歪倒在地上,脖子上一道赤紅的勒痕,粱上還懸着一條麻繩。
只是,他那脖子上的勒痕不像是上吊造成的,倒像是讓人在身後勒的 沈馭安本就是個細皮嫩肉的書生,面如冠玉,氣質出塵,容貌是一等一的好看,此時歪倒在地上,濃密的長睫垂在眼下,臉色顯得更加的蒼白。
「阿九,他的呼吸好微弱......怕是沒救了......」 小寡婦像是忽然想起來什麼,猛地和仲九辯拉開了一段距離,眼神閃爍。
「阿九,沈馭安和你結親還沒半年就沒了......你該不會真的是......」 你該不會真的是天煞孤星吧!
仲九辯有些頭疼,快速地翻着記憶。
原主原為仲家二房的獨女,仲家本務農為生,沒什麼家底和銀錢,得虧原主父母在大戶人家做下人,又在主子面前得了些臉,每月能得些銀子和賞賜,仲家人拿着她父母賺來的銀子買了些良田,日子這才富足了起來。
原主父母本是極為疼愛她的,只是在她五歲的時候雙雙去世了。
她日子本來也沒那麼難過,直到九歲時仲家唯一還疼愛她的爺爺也突發疾病去世了,她就被仲家人冠以「天煞孤星」的稱號,長期被仲家人打罵虐待,逐漸精神失常,舉止詭異。
原主長到十二歲的時候,仲家大房的小兒子——也就是原主的小堂弟,爬到樹上摘果子,沒成想一個不慎摔斷了腿,恰巧當時原主就坐在樹下。
仲家大房就將一切過錯的怪在她頭上,到處說她是小災星,會給別人帶來災禍,吵着鬧着要分家,將原主這個「天煞孤星」趕出去。
仲家的老太太又是個是非不分的,向來偏疼大兒,便商計着,將原主匆匆嫁給沈馭安,給了點銀錢,便攆去了仲家舊屋過活。
而仲家大房,從此心安理得地將原主父母的遺產盡數佔了去。
仲九辯冒了一頭冒冷汗,若是這沈馭安真跟她結親沒半年就死了,那她這「天煞孤星」的名號算是坐實了!
古時候的村民愚昧,若他們只是將自己趕出村倒還好,若是因為害怕將自己浸豬籠什麼的那就完了!
仲九辯狠掐了自己一把,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她十四歲的時候被她那瞎子師父撿回天橋底下的橋洞,跟着他一起坑蒙拐騙,雖然從他那兒學了不少東西,但給人算命從來沒準過 但現在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
仲九辯努力回憶着師父的話,拇指狠掐中指指心,一股熱流蓋住眼睛,心裏迅速推算着沈馭安活命的幾率。
果然 沈馭安疾厄宮漫着明顯的黑氣,不過被夫妻宮逐漸增長的紅光驅散不少。
這便意味着沈馭安最終會被人所救,而救他的那個人正是......他的妻子 靠!
不會吧?
我哪有辦法救他!
仲九辯在心裏直把她那便宜師父罵了千八百遍!
果然那老頭教的東西,在哪都不靠譜!
心一橫,仲九辯騎上沈馭安的腰上就伸手扒散他的衣服。
小寡婦見仲九辯將沈馭安扒拉得胸膛**,嘴唇子哆嗦得話都說不利索。
「喂,小瘋子,你可別在這個時候發瘋啊,這人都沒了......好看的男子以後還會有......你何苦對着屍體做這等事......」 我特么有那麼**么!
仲九辯不管,鬆開他的衣服,手壓着胸膛就是一頓心肺復蘇。
沒想到還真能起作用!
沈馭安狠嗆了一聲,猛地咳着坐了起來,俊臉憋得通紅。
「活了!
又活了!」
小寡婦驚訝地叫出聲。
仲九辯看見他醒來眼睛就是一亮,嘖嘖,她相公不愧是下柳鄉第一美男,眉眼如玉雕,深眸如星刻。
她笑嘻嘻地湊上去沒皮沒臉喊了一聲相公。
哪曉得那沈馭安根本不搭理她,周身散發冷冽的氣場,深若寒潭的眸子瞥了她一眼就淡淡轉開了,長身自地上優雅地立起,拍了拍白袍上沾染的塵土,便頭也不回地進了房間,還狠狠關上了房間的門。
「嘖,脾氣還不小,招你惹你了!」
仲九辯摸着下巴看着房門挑了挑眉。
「你可不就招惹他了!」
累死累活的小寡婦翻着白眼在旁邊補充,「要不是你在戲園子里贖回那個男人,沈相公也不至於尋死覓活的。」
仲九辯心裏一個咯噔,猛地想起原主曾經的所作所為。
兩人自從分家了之後,過得極其艱難,原主把分得的財產緊捏在手中,沈馭安靠着幫同窗代寫作業掙得的銀錢養活兩人。
前日,她突然跑到鎮上的戲園子,花掉了自己分得的所有銀錢,替一個長相妖嬈的白面小生贖了身,嚷着要此人作自己的二相公 「沈小相公是讀書人,定是受不了這等屈辱才懸樑的......」 小寡婦幽幽嘆息。
 

《小神婆她富可敵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