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邪夫在上
邪夫在上 連載中

邪夫在上

來源:google 作者:飛雪寒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衛蘭 奇幻玄幻 秦風

宋卿是一名紋身師傅,從小就沒學過別的,自從接手了紋身店後,就沒有閑着的時候只因展開

《邪夫在上》章節試讀:

才不過一天一夜的時間,我剛嫁入秦家,就和秦家人鬧得人仰馬翻,還把這大傻子給帶走了...... 我估計也沒誰了!
一路上我提心弔膽的嘀咕着:「完了,完了,這要是被我媽知道了,我非得被她扒了層皮不可!」
阿風邪魅一笑:「你放心,你媽扒了你的皮我再給你縫上去就是了。」
我急得跺腳:「你到底是誰啊?
你是和秦家有仇嗎?
怎麼這樣報復秦家......昨天夜裡,我是不是把你的魂給紋錯了?
怎麼還把我給扯上了......這還沒過七十二小時呢,我還能挽救挽救!」
我扒拉着他的衣服想看看他的紋身,卻被他一把抓住手!
他看着我一本正經道:「紋的很好,我很滿意。
你要是想知道我是誰,就跟我回去,我慢慢告訴你。」
阿風帶着我回了一棟許久沒住人的別墅,這別墅建在郊區,也沒半個鄰居,鬼多的都能打死人。
這別墅是二十年前的小洋樓樣式了,因許久沒人打理,別墅四周枯藤環繞,雜草重生,像鬼屋一般,索性裏面還保存的挺好,還能勉強住人。
阿風對這裡輕車熟路,好像這別墅就是他的,他進房間拿了一本相冊給我道:「你看看。」
我疑惑的翻開相冊,竟然看見秦文坤在照片上面!
這是年輕時的他,長得還挺英俊帥氣的,旁邊還站着一個十分秀氣的女子。
秦文坤摟着女子,露出十分幸福的模樣,而那女子小腹隆起,已身懷六甲。
阿風冷着聲壓抑着自己的怒氣道:「這個女人是我媽,她叫吳世嬌,是秦文坤的第一任妻子,當時他們很恩愛,並且有了愛的結晶,也就是我。」
我有些詫異:「她肚子里懷着的......就是你?」
「是的,我是秦家長孫,我出生後我就一直由我爺爺帶着,因為我媽媽身體不好,產後患上了一種怪病,衰老的十分快,僅僅兩年,她就頭髮花白,皮膚蒼老衰敗,秦文坤因此移情別戀,喜歡上了新歡衛蘭。」
原來衛蘭是秦文坤第二任妻子啊!
難怪那個掉下來的牌位上印着愛妻吳世嬌幾個字......那這麼說,阿風是回來給自己媽媽復仇的嗎?
阿風又繼續道:「也許是老天爺都看不慣這兩人的所作所為吧,讓他們生下了一個英俊帥氣的兒子,這兒子腦子卻不太行,天生是個傻子蠢貨!」
他說的就是傻子阿風吧!
阿風的確很帥氣,除了蠢點,那真是無可挑剔了。
想着阿風和他也是兄弟手足,我猜想他的真實樣貌也差不了。
我疑惑的詢問他:「那秦家老宅院的血井下又藏着誰呢?」
種種疑惑讓我十分好奇,不過我最關心他是怎麼成為了阿風的!
他不肯說,只是說時候未到,等時候到了我自然就都知道了!
現在他還讓我稱呼他為阿風就可以了。
我現在就最關心一個問題:「那既然你不是秦風,那我們兩個的婚約也得作罷了吧?」
他挑眉問我:「你捨得嗎?
嫁入秦家,你也不虧,秦家給你家的三百萬彩禮也不少了,還有零零碎碎的一些。」
「確實是不少,對於我們這種普通家庭來說!
可是我的人生中並不只有結婚一條路,我甚至想過不結婚,現在這個社會不結婚不也很正常嗎?」
阿風饒有興趣的看着我道:「那是因為你還沒有遇見讓你心動的人......」 「管他呢!
遇見了再說吧!」
「那你應該是沒有這個機會遇見了。」
「為什麼?」
阿風一本正經道:「我這個人很傳統的,娶妻娶一次就夠了,你我已經拜堂成親了,已對天地黃土立誓,這輩子,你只能是我的妻子。」
「我們沒有任何感情!
屬於包辦婚姻......要不是為了我死去的奶奶,我才不會嫁給一個傻子!
這強扭的瓜始終是不甜的。」
「管他甜不甜。」
他學着我的口氣開始擺爛了:「我扭下來就是了。」
我懶得搭理他,偷偷拿了秦文坤和吳世嬌的那張照片藏在口袋裡就打算離開了。
可是我剛開大門,外面一陣陰風忽然颳了進來,一轉眼,我竟看見一隻長臂尖耳鬼站在我身後!
長臂尖耳鬼很狡猾,面相也長得十分駭人,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樣,身上還散發著垃圾堆里的那種酸臭味道。
我之前見識過這玩意,但沒交過手,我只知道他被人稱作吝嗇鬼,他很尖鑽很刻薄,還很喜歡佔小便宜!
經常站在街頭或者是垃圾堆旁邊,靠吃食人的三魂六魄為生。
貪婪、自私、小氣之人在他的嚇唬下容易丟失魂魄,也容易將自己的浴望放大,但是我沒想到,他竟然跟着我來了。
我呵斥他道:「你跟着我做什麼!
趕緊走!
我身上可沒魂魄給你吃了!」
他以前也總喜歡跟着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不敢靠近我,只是想着搶我手裡的魂魄來吃,現在卻對我感興趣了。
吝嗇鬼舔着舌頭飢餓的望着我:「你真是太香了,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香甜的魂魄!」
「你還想吃我?」
我拿出身上藏着的一些小法寶來對付他,可是他絲毫不怕的樣子,還更加得寸進尺了。
「我不怕......我就守着你,早晚你就是我的了,為了你這香甜的魂魄,我願意等。」
「等?
你等到什麼時候!
你給我滾開!」
吝嗇鬼假裝沒聽到似的,他還拍拍胸脯向我保證:「我保證我會保護你,不讓別的鬼吃了你......你這麼香甜無比,那肯定是我一個人獨享的,等你背上的......」 背上?
背上的什麼?
吝嗇鬼話還沒說完,忽然就被阿風一支羽箭射穿釘在了牆上!
阿風帥氣收弓,也不知道他在哪裡摸出了一把弓箭,用得倒是得心應手,直接射穿了吝嗇鬼的胸脯。
那支羽毛箭也是特製的,像是白骨一類的箭頭,頓時讓吝嗇鬼十分難受,他嘶聲力竭的低吼着,整個人痛苦萬分,表情猙獰扭曲,像是碰上了對手。

《邪夫在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