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幸孕三寶前夫又來求複合了
幸孕三寶前夫又來求複合了 連載中

幸孕三寶前夫又來求複合了

來源:google 作者:思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夜寒 夜彩雲 現代言情

新婚夜那天,夜彩雲捨命救下傅夜寒,卻反被「恩將仇報」,成了懷孕的丑胖丫;可傅夜寒展開

《幸孕三寶前夫又來求複合了》章節試讀:

新婚夜。
夜彩雲絕美的小臉一片滾燙,羞澀又緊張地為半昏迷狀態的傅夜寒解開衣扣。
忽然,她的手腕被一隻大手抓住。
「明知道我快死了,為什麼還要嫁給我?」
毒入膏肓的傅夜寒面色黑紫,視力模糊,只能看見一個苗條的模糊身影趴在他的身前。
夜彩雲聞言眼神深情地看着傅夜寒。
看着那張中毒後也難掩俊美絕倫的容顏,她想到了多年前傅夜寒無心之舉對她的救贖。
也許傅夜寒已經不記得她了,但是傅夜寒這張臉刻骨銘心的刻在了她的心上。
夜彩雲不想讓傅夜寒知道她要拿命救他,更不想讓傅夜寒愧疚自責,溫柔地回復道: 「這是秘密,有機會我會告訴你的。」
如果她能活下來的話。
傅夜寒冷嗤一聲,強撐着精神諷刺道: 「你我素不相識,你嫁給一個快死的男人,除了為了錢和名利,還能為什麼?」
他知道他母親找了這個女孩來是給他沖喜,順便留下後代的。
他也知道自己可能活不過明天了,他不想連累這個無辜的女孩。
「滾出去,一個快死的人,不需要新娘。」
傅夜寒態度惡劣的吼道。
夜彩雲沒有理會傅夜寒惡劣的態度,柔聲安撫道: 「寒哥哥,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
說完,她推開傅夜寒的大手,大膽的把手放在傅夜寒腰間的皮帶扣上。
「咔噠!」
一聲,皮帶扣打開,夜彩雲的臉也跟着滾燙的厲害。
她的小手哆嗦着想要抽下皮帶,忽然再次被大手抓住。
「你要幹什麼?」
傅夜寒怒聲道。
夜彩雲紅着臉硬着頭皮說道:「今天是我們的新婚夜,所以我們需要......」 後面的話,她雖然沒有說完,但是傅夜寒也秒懂了她的意思。
「我都快死了,你還不放過我,你是沒見過男人,還是想讓我死在新婚夜?」
傅夜寒咬牙切齒的怒視眼前模糊的身影,用盡全身力氣甩開夜彩雲。
「快給我滾出去!」
被誤解的夜彩雲委屈的紅了眼眶。
「寒哥哥,我說了,我不會讓你死的,請你相信我。」
丟下這句話,她咬牙撲到傅夜寒的身上,大膽又笨拙的吻上傅夜寒的薄唇。
「滾......唔唔......」 傅夜寒憤怒的掙扎着想要推開夜彩雲,但是因為中毒太深全身無力,壓根不是夜彩雲的對手,最終還是成了夜彩雲的真正的老公。
一夜凌亂。
翌日清晨,刺目的陽光透過窗欞灑在大床上,落在那張俊美宛如神祇的完美容顏上。
傅夜寒蹙了蹙好看的劍眉,緩緩地睜開雙眸。
一睜眼,他忽然發現自己竟然可以看清眼前的事物了,並且身體上中毒帶來的沉重感和劇痛也消失了,還有種精力充沛的感覺。
他不是快死了嗎?
怎麼忽然好像痊癒了?
緊跟着,他的腦海里忽然想起昨夜,讓他這個大男子主義者覺得屈辱又無奈的一幕幕。
難道是昨夜那個女人救了他?
傅夜寒連忙坐起身,黑眸複雜看向身邊。
身邊的位置空了,但是床單上卻多了一抹刺目的紅色。
他沉聲命令道: 「來人,快去把少夫人叫過來,我有事問她......」 「少爺,少夫人昨夜便走了,說等你痊癒後才會回來。」
「少夫人還說您並沒有痊癒,還有餘毒未清,接下來還需要針灸治療。
她爺爺是著名的神醫,此刻正在客廳等着給您治療......」 傅夜寒聞言眼中閃過一絲深思,冰冷的薄唇情不自禁的勾了勾。
「嗯,我洗漱後就過去。」
他竟然娶到了一個寶貝!
此刻再想起昨夜的一幕幕,傅夜寒的心中只餘下說不出的愉悅和心動。
「少夫人回來後,第一時間通知我。」
「是,少爺。」
...... 傅夜寒痊癒了,夜彩雲也回來了。
但是夜彩雲卻已經不是當初絕色傾城的模樣。
傅夜寒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又黑又胖滿臉疙瘩的夜彩糖,眸色冰寒。
「你確定你是我的妻子?」
新婚夜那天,他雖然毒入膏肓視力模糊,但是就是憑手感也能感覺出他的新娘,是個身材苗條纖細的女人。
那天晚上,她給他的感覺,是個身材妙曼的大美人,而不是眼前跟胖得跟豬一樣的醜八怪。
「確定。」
夜彩雲有些自卑地對着傅夜寒點點頭,神色複雜的輕撫着自己的腹部柔聲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問我爺爺。」
新婚夜她吸取了傅夜寒身上的毒素後差點沒命,半夜就被爺爺帶走了。
本來她想儘快解毒,沒想到一個月後卻發現懷孕了,為了不給胎兒帶來危險,她不顧爺爺的勸阻,停下解毒療程,決定生了孩子後再解毒。
由於毒性霸道,她變成了這幅又黑又胖滿臉疙瘩的醜陋模樣。
「你爺爺會跟我說真話?」
傅夜寒鳳眸微眯,嘲諷道。
夜彩雲看見傅夜寒眼中的懷疑,着急地拉着傅夜寒的衣袖解釋道: 「寒哥哥,我是因為懷孕才會變成這樣的。」
傅夜寒一臉厭棄的甩開夜彩雲的小手,冷沉如冰的說道:「我會自己去查。」
丟下這句話,他轉身離開。
七個月後。
陽光明媚的早晨。
「夜彩雲,離婚、打胎二選一。」
又胖又黑的夜彩雲在婆婆的故意挑刺下,挺着七個月的孕肚正跪在地上做家務,忽然聽見一道帶着寒冰的低沉嗓音。
聽見這熟悉的嗓音,夜彩雲手中的抹布,啪嗒一聲無聲地掉在地上,倉皇地回過頭,看向身後的男人。
看着站在逆光中,俊美絕倫,高大挺拔,氣勢矜貴優雅的傅夜寒,她不由自主地紅了眼眶。
「為什麼?」
她不敢置信又心痛難忍地輕撫着大得有些嚇人的腹部。
「我們的孩子都已經七個月了,還有兩個月,他就可以出生了。」
傅夜寒看見夜彩雲清亮黑眸里盛滿了委屈的淚光,眸色暗了暗,鳳眸里滿是嘲諷。
利用她爺爺的身份,欺騙他,竟然還敢做出委屈的嘴臉?
傅夜寒還未開口質問,一道囂張的甜美嗓音忽然響起。
「還能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你這個醜八怪配不上寒哥哥,更不配給寒哥哥生孩子。」
緊跟着,一個挺着七個月孕肚的漂亮女人,大搖大擺地走到傅夜寒的身邊,挽住傅夜寒的胳膊。
她高傲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意有所指地說道: 「我肚子里的孩子,才配做寒哥哥的孩子。」
傅夜寒聞言目光複雜地落在林心悅的高聳的肚子上。
如果不是林心悅親自找到他,告訴他新婚夜真正救了他的人,其實是她。
他恐怕就要被夜彩雲這個女人給騙了。
夜彩雲淚眼迷濛,不敢置信地看着挽住傅夜寒胳膊,挺着大肚子的女人。
這個女人竟然是...... 她曾經央求爺爺收養的孤兒林心悅。

《幸孕三寶前夫又來求複合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