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婚夜,我帶着兩個崽跑了
新婚夜,我帶着兩個崽跑了 連載中

新婚夜,我帶着兩個崽跑了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歐陽晨風 現代言情 許諾

男主是沈謹塵女主是江怡墨的小說《新婚夜,我帶着兩個崽跑了》又名《新婚夜,我懷了帝國總裁的兩個崽》五年前,她帶球逃跑,五年後現身首都機場「沈總,五年前那個女人回來了,人在機場,身邊還跟了兩個崽子,跟您長得一模一樣」男人蹙眉:「封鎖機場,把人抓回來」「是」男人叫住助理:「等等,直接帶民政局」展開

《新婚夜,我帶着兩個崽跑了》章節試讀:

第3章恍惚的一天2而且最後他的表情,到底是什麼樣的,她記得夢裡就有些模糊,可是為什麼,她現在連想都想不起了呢?
喂!
到你了!」
覃孜召回歐陽晨風的神後,才端着粉走到隊伍一側等她。
歐陽晨風回神後連忙走上前,彎腰對着窗口裡的大媽說:一碗粥,一個卷子,一個麻圓,一個雞蛋。」
不顧他人吃驚的表情,歐陽晨風怡然自得地端着一堆吃的走出人群,和覃孜找了個位置坐下。
覃孜對此也是見怪不怪了,完全不管周圍的人是如何驚訝於某人吃得如此多的表情,她很是自然地一邊吃粉,一邊和歐陽晨風聊天。
誒,我說,你剛剛在想什麼啊,居然怎麼叫你都沒反應?」
歐陽晨風抬頭看了覃孜一眼,然後繼續慢慢地吃麻圓,緩緩道:我在想昨天做的夢!」
哦?
夢到什麼了?」
覃孜顯然對於歐陽晨風的回答很是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夢可以讓她魂不守舍呢?
以前的事。」
歐陽晨風輕聲地說,覃孜卻沒發現她音量的變化。
嗯……」覃孜想了想,才說,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肯定是白天想了,所以晚上才會夢到的!」
是……嗎?」
歐陽晨風若有所思道。
當然是啦!
所以你快吃啦,我都快吃完了!」
覃孜催促道。
哦……」歐陽晨風一邊想着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一邊加快吃東西的速度。
在吃完早餐後,兩人就一路散步到教室,然後就是各種聊天,有的沒的一通亂聊。
哐當!」
一聲響,讓剛坐下的兩人不約而同地看去,只見一個頭髮滴水的男生取下眼鏡放在桌上,坐在歐陽晨風左邊的椅子上,而剛剛的聲音就是他拖出椅子發出的。
覃孜皺眉看向男生,叱道:趙超,你幹嘛?」
歐陽晨風見覃孜說話了,也不好再開口,只是詢問地看着他。
男生撇過頭盯着兩人看了良久,卻沒有說話,就在兩人快受不了時,他又轉回了頭。
神經病!」
覃孜罵道。
歐陽晨風知道覃孜是因為趙超的動作而不滿,但她總覺得他不像是故意的,倒像是……額……眼神不太好,看不清!
不得不說歐陽晨風真相了,對於一個汗都流過眼睫的近視來說,確實現在的可視度不高,只不過,其中還有他不知道說些什麼的因素在。
很快,就上課了,三人都進入了聽課狀態,當然,兩個女生是真的在聽課,至少老師是這樣認為的,而男生就是時不時地走神了,一會兒在這裡畫畫,一會兒在那裡塗塗……快要下課的時候,老師布置了作業,要求今天晚上交,而這一切,晨風同學都不知道,直到晚自習坐在教室里,看着黑板上各個課代表寫的交作業XX頁XX大題XX小題」,晨風才猛然醒神,接着就是速度地寫作業,一節晚自習下來,倒是完成了三分之二的作業,最後就只剩下英語了。
一下課,晨風就拉上覃孜去了趟廁所,之後兩人就在走廊上聊起天來。
誒!
我說你今天是怎麼了?
怎麼一直都不正常啊?」
覃孜把疑問問出,其實她也是忍不住,要是你看見一個每天下課後就把上堂課留下的作業都寫完的人,突然某一天坐在位置上發獃,還在晚上要交作業了才發現,並趕急趕忙寫作業的話,你也會覺得他不正常的!
晨風聽到她的問題,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疑惑地看着她,問:我怎麼不正常了?」
覃孜扶額,頗為無奈:你一整天都在發獃,別以為我不知道!」
晨風無力道:額……被你發現了!」
覃孜鄙視地看了她一眼,不再說話,歐陽晨風見她不再追問了,也不說話,一時,兩人竟都安靜下來,直到上課鈴聲響起,才並肩走進教室。
在進教室的那一剎那,兩人呆了呆,然後說了聲報道」才進去,站在講台上的班主任看着兩人,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沒人發現,有個人在她們出現在門口的時候就一直看着她們……等坐回位置上時,晨風又開啟了學霸模式,狂刷題目,等她做完的時候,習慣性地看了下時間,還有半個小時。
嗯……她想,她還可以做點其他的事吶……想着就抽出了一個黑色的本子,這是她演講比賽獲得的獎品,在不久前擔任了一項光榮的職務。
右手一翻,把本子反轉翻到第一面,左手拿起一張紙放在預備寫的那面上,右手執筆,想了想,就開始寫,寫一行,遮一行,倒也協調。
除了歐陽晨風時不時地想起某人,以及兩位同桌時不時濃烈的火藥味導致戰場蔓延,傷到無辜人士外,日子就像往常一樣沒有什麼變化地進行着,甚至迎來了每個學期最重要的時刻——期末。
很快,就到了期末前的最後一周,大家都開始了緊張的複習,歐陽晨風也不例外,每天下午吃完晚飯後,她就會拿着歷史必備資料和覃孜在平台上背誦,可歐陽晨風有個毛病,就是一連背了好幾天,都只是背了第一面,剩下的三面幾乎就是讀了一遍,而每每到了此時,她都會一邊抽着後面的題目考覃孜,一邊開始怨念蔓延,心裏無比苦逼地想:她果真是不適合背書吶!
哭……說到歐陽晨風最討厭的事情,莫過於背書,只不過也只是針對背時間,她真心是不喜歡記那些公元前几几年亦或是一九几几年的東西,因此,她也更加堅定了以後學理科的信念,卻沒想到,那也是一條心酸的不歸路啊!
直到這個周末放假,她也只是堪堪完成了一面……加半面而已,對此,她也是很滿足了,畢竟那個誰說,知足者常樂嘛!
看她就挺知足挺快樂的。
不管歐陽晨風是樂天也好,迂迴政策也好,眾人都只當作是迷惑眾人的政策了,甚至還有人認為她是成竹在胸,所以才如此不慌不忙,不驕不躁的,想到這個原因之後,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真相了,於是所有人便更加拚命地背書,見此情形,歐陽晨風只能默默在心裏表示:大家真厲害!
然而她是真的打算放棄了……不得不說,這真的是一個極其美麗的誤會啊!
回家後,歐陽晨風把帶回來的書包放在書桌上,發了會兒呆後,就去看電視了,絲毫不記得還有幾本書埋在書包里,在黑暗的卧房裡,等着她的翻閱,只是這樣和諧的局面很快就被打破了。
晚飯過後兩小時,當歐陽晨風正樂呵呵地調着頻道,翻到一個歐陽晨曦想看,她卻不喜歡的頻道時,兩人果斷是分別爭取遙控的掌控權,絲毫不退讓。
就在歐陽晨曦和她爭奪遙控卻不得,幽怨地看着她時,突然想起什麼,然後趁着她津津有味地看着另一個頻道的時候,幽幽地說了句,我記得某人好像下周期末考試哦!」
說的那叫一個意味深長吶,直讓歐陽晨風生生打了一個哆嗦,然後,果然就聽見了晨母的回復。
你還不去睡覺,還在這裡看電視,去去去!
快點去睡覺,養好精神,好在考試的時候發揮正常!」
歐陽晨風不甘心地說:現在才十點不到誒!
而且我一點都不困,再說要養足精神也不至於現在就開始吧!
我才剛回來,考試都是大後天了!」
晨母聽聞只好問道,那你複習完沒有?」
我……我……」歐陽晨風梗着脖子想要辯解,卻發現一切語言都變得無力起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新婚夜,我帶着兩個崽跑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