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對不起我是狙擊手
玄幻對不起我是狙擊手 連載中

玄幻對不起我是狙擊手

來源:google 作者:風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風 米亞

王風是叢林特種兵,擔任狙擊手一職;一次單兵拉練意外被野貓襲擊,再睜眼人已身處異世展開

《玄幻對不起我是狙擊手》章節試讀:

「這裡風景還蠻不錯的嘛。
沒事當出來旅旅遊看看風景也好哇。」
王風帶着小虎一邊走一邊感慨。
行軍的路上是非常枯燥,所以王風對於給自己找找樂子是還是很擅長的。
這不,爬着崎嶇的山路他居然還有心思觀賞起風景來。
王風已經快爬到山頂了。
此地風景確實很好,尤其是王風現在所處的位置。
少見的一塊比較空曠的區域,稀疏的長着一些大樹。
沒有其他地方那些荊棘叢和雜灌亂生。
向下望去,兩顆大樹之間漏出的空隙正好可以俯瞰到山腳下的景色。
雲霧迷茫飄逸,群山錯落疊孌,正午的陽光照着綠翠的山林,場面十分清幽壯觀。
「恩,是塊風水寶地。」
王風忍不住稱讚道。
尤其是前面不遠處,越往前樹木越少,山頂完全是座石鋒。
奇石屹立,形樣別緻,彷彿充滿了靈氣一般。
看着這麼好的風景王風難得的心情也變的舒爽起來。
休息夠了站起身來。
「走,咱爺倆再到前面石峰那欣賞下。」
小虎似乎也很興奮,拿着小爪子把王風的頭盔當架子鼓一樣咚咚咚的敲個不停… 「催個鬼啊催,奶奶的,早上那隻兔子全叫你一個人吃了,我現在肚子餓的走不動了還要背着你這個大爺,我容易嘛我。」
王風邊走邊大咧咧的笑罵著小虎。
看樣子風景真的不錯,連帶的話語也輕快了許多。
小虎也不理他,徑顧自的繼續敲打着它的節奏,咚咚…咚咚咚...... 走的近後,王風發現前面石峰下面居然有個石洞,不過裏面漆黑一片什麼也看見。
正當準備前去看個究竟時,突然從石洞里傳來一聲振聾發聵的獸嘯,當下根本不容多想。
王風頓時屏氣提神,幾乎是在聲音響起的同時就帶着小虎猛的向就近的一棵大樹上竄去,三下兩下便爬到樹上四五米高的地方。
而此時從石洞里猶如閃電般飛出一道白影停在王風的身下。
等看清那團白影時,體溫唰的一下就降到了冰點。
雖然已經有所準備出現的肯定是一頭兇猛巨獸。
但萬萬沒想到居然是一頭比黃牛還要大上一圈的白色猛虎… 日他大爺的,這麼大,這麼凶,有搞頭啊。
瞳孔瞬間縮緊,眼睛死死的盯着白虎。
「小虎大爺,你先上。」
王風頭也不回的輕聲對着野貓沒頭沒腦的來了這麼一句,他突然感覺肩上的野貓似乎一下子變的異常安靜。
要不是頸上還有毛茸茸的感覺,甚至就感覺不到肩上還有這麼只傢伙。
不過現在可沒時間想那麼多,他當然不指望野貓真的衝上去跟眼前的兇猛巨虎來個正面搏鬥啥的。
右手悄無聲息的握緊了那把細長尖銳寒光錚閃的三棱軍刺!
繃緊身體聚氣凝神,剛毅的輪廓包裹着冷俊的面容,彷彿一尊木刻的雕塑一般,冰冷的眼神即便是野獸也能感覺到其中蘊涵的無盡殺氣。
只需稍稍一動或許你並不會被立即撕碎,但是心臟卻會無聲無息的出現一個血洞。
崇尚一擊必殺冷眼思維的狙擊手是不太善於玩花架子的。
令人費解的是白虎在樹下也毫無動靜,同樣在也冷冷的盯着王風,喉嚨里發出呼嚕呼嚕的低吼~獸類天生異常靈敏的嗅覺使它感受到了一絲危險的存在。
但並不是來自眼前這個卑微的人類,細細感覺之下發現居然是來自那隻呆在人類肩上渾身金黃色的小野貓。
這個感覺立刻讓它感到萬分沮喪和惱怒不已...... 一個是百獸之王,一個飽經訓練的叢林特種兵。
視距間的空氣就這麼凝固着。
然而也只是維持了一轉瞬間的對峙。
「吼嗚…」一聲震天的虎哮響徹山谷,白虎咆哮着以跟它體形完全不相稱的速度迅猛地撲向王風,天生的狂傲和有限的智力並沒有讓它猶豫太久,它要把眼前這兩個膽敢闖進它領地的卑微傢伙撕成碎片,抓扯至渣...... 幾乎是在嘯聲響起的同時王風也將積蓄多時的力量猛壓至腿部大力一蹬。
腳掌在樹榦的巨大反作用力通過小腿大腿腰部到胸口再上肩膀傳到手腕直達軍刺。
身體的每一處肌肉都把力量無所保留地一路疊加傳到了這一刺的突擊之中,以比白虎低一個身位的軌跡更為迅猛地向白虎撲來的方向反射了出去,他要將白虎由頸至尾這一段柔軟且脆弱的地方,肚皮剖開。
才一接觸虎肚,由刺尖傳來的手感讓王風心中大駭。
鋒利無比的三棱軍刺並沒有像預想中那樣刺進老虎的肚子並輕而易舉的將它開膛剖腹,軍刺只是在虎肚上留下了長長的一道只半指深的劃口。
白虎頓感腹部一陣巨疼,又是一聲暴哮虎爪猛向王風剛剛獃著的大樹拍去,樹葉紛飛,臉盆般粗的大樹立即出現一道巨大缺口和深深爪印。
落地後王風不敢有絲毫猶豫,立即一個側翻跳起,將軍刺猛送向正在下落的白虎頸脖處。
而白虎更是敏捷異常,空中偏了一下腦袋掄起爪子就向跳起來的王風拍去。
此時白虎的肚子上已經滲出了殷殷血跡。
王風瞳孔一直處與極度收縮狀態,鎖定着白虎的一舉一動。
一見白虎將頭偏開,刺鋒也隨即一轉,身子一側直接將軍刺刺向了抬起的虎腿腿窩處。
堪堪躲過了白虎致命的一爪後,軍刺也刺穿了白虎的腿窩。
白虎吃這一刺,落地後重傷的前腿受身體巨力一壓立刻支撐不住向前載了過去。
只不過一息間的動作王風卻已是氣喘如牛,不過哪裡肯放過這個機會,身體徑自向前一個魚越雙手執刺帶着身體的重力狠狠的向虎頸扎去,軍刺沒入虎頸半截便生生停住。
「你鐵做的啊?」
王風大喝一聲,白虎還沒反應過來,頓覺腹部又是一陣巨痛,王風的膝蓋已經重重的印在了虎肚上。
雙手也沒閑着,左手執刺柄向虎軀內猛壓,右手也握緊了拳頭直直的打在錚圓的虎目上。
「我讓你狂,我讓你皮厚,啊打......」王風一邊掄直了拳頭拚命往上悶,一邊學着李小龍的動作扯着嗓子歷聲尖吼… 白虎被打的連聲咆哮,暴走般在地上打起滾來。
幾下便把王風從背上甩了出去,還沒等他落地,白虎也學着剛才王風對他上下其手的招數,捲起那金剛虎尾狠狠的一鞭抽在了王風的腰部...... 「咔嚓!」
幾聲輕微的脆響,王風只覺眼前突然一黑,腹部傳來撕心裂肺般的巨痛,緊接着就倒飛了出去四五米遠。
王風趴在地上,腹部的巨痛使他根本無力再站起來,白虎暴走的一鞭抽斷了好幾根肋骨。
強忍着劇痛掙扎着用手撐着坐起身來。
看着不遠處渾身沾滿血污和泥土,面目猙獰的白虎,此時白虎眼框正不停的滴着血,一隻腿也捲曲着提了起來,喉嚨里發出呼嚕呼嚕粗重的喘息聲。
猩紅的眼睛正惡狠狠的盯着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擋在王風前面的小野貓身上。
王風瞪大了眼珠驚奇的盯着野貓。
這小傢伙居然在跟一隻暴走的猛虎對視着!
日了,難怪人家說野貓是老虎的二舅子,看來這話有一定道理。
要不是這樣,此刻他恐怕早就被白虎撕成碎片了吧。
看着野貓王風露出了一個有點複雜的笑容。
「夠意思!
早上那隻兔子沒白給你吃。
這年頭連貓都那麼講義氣,算我王風有福。」
頭一次正面跟一隻猛虎較量的王風,雖然只一個尾鞭就被抽的個半死,此時卻居然顯的有點興奮和大義凜然起來。
「不愧是百獸之王啊,厲害,我服。
不過想殺我也不容易啊。
來,放馬過來,老子跟你拼了。」
雙手緊緊的握着軍刺暗暗的積蓄着力量。
心裏面放電影似的把現場即將要發生的一切模擬成畫面一張一張的在腦海里一一閃過。
眼神里發出嚴峻冷毅的寒芒。
就在兩邊都緊張對峙蓄勢系千鈞於一發之際,野貓突然回頭看了看王風身後的方向,嗖的一下又竄回到王風的肩上。
「吼嗚…」一聲狂嘯響起,就在野貓回頭的一瞬間,白虎也終於再次爆發向王風直撲了過來,只見一道白影夾雜着些許泥土風暴狂襲而至。
王風烏黑的瞳孔里清晰的印出一張由遠及近極速放大的充滿凌厲獠牙,張的比他腦袋還大的血噴大嘴。
在瞳孔即將要被血紅充滿時突然又轉變成一片蠕動的花白,這蠕動的花白正是白虎的咽喉!
手中的力量已經凝聚到了極點,正要猛力刺出去......突然一道灰色閃電從身後飛來瞬息沒入那虎吻之中。
王風心中一驚,但手上卻一點也沒有含糊,爆發出所有的力量在白虎越過頭頂的剎那將那把鋒利無比的三棱軍刺狠狠的插入了那花白的咽喉深處。
「噗嗤…」軍刺整個的沒了進去。
白虎直接隨着這一刺的力量越過頭頂帶着王風的身體一起向後倒飛了出去。
看着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嘴下血流如注看樣子是死絕了的白虎,王風終於大呼了一口氣。
「媽的!
!」
此刻恐怕也只有這兩個字才能表達出他的心情了。
突然想起了什麼,猛地轉過頭看向身後。

《玄幻對不起我是狙擊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