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玄脈帝女
玄脈帝女 連載中

玄脈帝女

來源:google 作者:楊十六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夜星竹 師硯寒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之後,由堂堂玄脈傳人,穿越成了將軍府四小姐;面對父親的枉死,母親被下堂,展開

《玄脈帝女》章節試讀:

追來之人有五位,眼瞅着一對看似新婚夫婦的人在雪地里打滾,分分合合,纏綿悱惻。
他們認為那絕對不可能是帝尊師硯寒,雖然師硯寒也常年都愛穿一身大紅袍子,但他絕對不可能跟個穿喜服的女子攪合在一起。
或者換句話說,帝尊師硯寒絕對不可能跟任何女子攪合在一起,即使天塌了,那種可能也是沒有的。
可人就這麼追丟了也實在憋氣,便有一人提出把那對野鴛鴦給殺了吧!
為首那位不同意:「這裡已經靠進臨安城,屬於北齊京都管轄了,還是不要節外生枝。
雖然此番那帝尊師硯寒平定無岸海大嘯耗盡靈力,是我們動手的最佳時機,但跟丟了就是跟丟了,許也是天意。
罷了,回吧!
別給自己找麻煩!」
一行人匆匆的來,又匆匆的走了。
師硯寒鬆了口氣,剛想將死纏着自己的女子用力推開,卻發現走沒多遠的人又轉了回來。
他明顯有些驚訝,甚至驚訝中還帶着些慌亂。
夜星竹感覺舌頭被咬了一下,疼得眼淚差點兒沒飛出來。
剛要吼一句「你想幹什麼」,話還沒說出口呢,就聽其中一人指着他二人狂笑着道:「果然是帝尊師硯寒,今日真是叫我等大開眼界。」
師硯寒離開她的唇,一隻手抬起來,做了一個翻手的動作。
可惜什麼都沒翻出來,他預想的一團紅光並沒有出現,反到是嘔出了一口血。
這一次,血濺到夜星竹的臉上,帶着腥甜,模糊了她的視線。
她也有些慌,想說你噴我一臉血,是不是就不想給我看你的盛世美顏啊?
這話到底沒說出來,慌亂間問的是:「你怎麼了?
為什麼吐血?」
「我沒事。」
他強撐着身子問她,「能自己拔刀嗎?
能的話就拔了刀趕緊走。」
夜星竹聽得皺眉,「這算什麼?
我們剛親過,熱乎勁兒還沒過呢,你就讓我扔下你自己跑啊?
再說咱們也不用跑啊,就這幾個小破賊還打不過,你是瞧不起你自己還是瞧不起我?」
她一邊說一邊開始翻他衣裳,眼瞅着敵人越來越近,師硯寒簡直崩潰——「幹什麼呢你?」
「找花。」
「找什麼花?
我身上哪有花?」
「不管活花死花,反正是朵花就行,哪怕衣服上畫的花也勉強能湊合一下。」
衣衫有些散亂了,師硯寒憋着一口血又要往出涌,好在還沒等湧出來呢,夜溫夜抬手打了個響指:「有了!」
那確實是一朵花,是在他楓紅外袍的內襯上綉着的暗紋。
這姑娘有點兒虎,兩隻手一抓,猛一下就將那圈內襯給扯了下來。
師硯寒已經顧不上衣衫散亂,就眼睜睜地看着眼前的姑娘將衣料子握在手裡,一團月白的光從手掌中迸射而出,布料瞬間變化成五枚銀針,照着衝過來的敵人就飛射出去。
銀針穿喉而過,人倒地斃命時,五枚銀針又變幻回五塊布片,掉落在雪地里,很快就被大雪掩蓋起來。
「該死!
姑奶奶不過貪戀一會兒美色,你們居然把美色給我弄殘了!」
殺完人她就開罵。
師硯寒伸手去抹她的臉,有心想掐個清潔的法術把她這張臉給洗乾淨了,可惜靈力一運,又一口血吐了出來。
夜星竹扶了他一把,「到底是什麼傷?
什麼人把你傷成這樣?
我……」她想說我再找片花布給你治一治,可惜,花布到底是花布,不是真的花,她能把花布變成飛針殺幾個人,卻沒把握治好這麼重的傷勢。
「為了壓制無岸海大嘯,我動用了九成靈力,趕回來又急了些,中了埋伏。」
他竹簡意賅,又看了一眼她心口插着的刀子,「拔了吧,你不行我來。」
說著就要伸手,被她啪地一下打了回去。
「連着吐兩口血了,我可不放心再讓你拔。
這萬一沒拔好再給我來一下,我可受不了。」
一邊說一邊又去翻他的衣裳,「再借一片花布,好歹我湊合著把刀給拔了。」
月白的光又閃了一下,他內襯的花紋又少了一片,夜星竹心口的刀也拽出來了。
只是她處理得沒有他上次利索,至少嫁衣上扎出來的那個洞就沒有修復成。
她也不介意,只拍拍衣裳說:「假花沒有真花好,就只能醫成這樣了。
好歹傷口是癒合了,內傷也沒留下,就這麼著吧!」
再瞅瞅師硯寒,「你先起來,雖然我用靈力醫不好你,但總也能想想別的辦法。」
師硯寒匆匆起來,又咳了兩下,還是帶血。
她第三次翻他衣裳。
師硯寒特別無奈,「我自己來吧!」
「你有力氣扯布條?
放心,我只扯衣裳,不佔你便宜。」
她推開他的手,利索地又撕了一塊布料子。
紅袍的內襯已經破得不成樣子了,他乾脆放棄掙扎,只將外袍裹得緊實了些。
帶着花朵碎紋的布料在夜星竹手裡又變成了一把銀針,他認出來了,這次變的是大夫施針灸用的那種。
「目前來說我也就這點兒本事了,先給你來幾針,你撐着回……哎你要回哪兒?
臨安城嗎?
這裡離臨安城遠不遠?
如果太遠的話,我不確實你能撐到回去。」
「不遠,不過五里。」
「那夠了。
我先給你壓制一下,回去之後一定要找正經的大夫去醫治。」
說完,抬手就去扒他外袍。
師硯寒內心的崩潰無法竹說……  

《玄脈帝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