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皇豪婿
醫皇豪婿 連載中

醫皇豪婿

來源:google 作者:今天有點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塵沈 沈幽然 現代言情

夏塵走出了夏家主宅之後,便坐上了老白的車:出發去海城老白一邊開車,一邊說道:炎皇老大,海城中的一切我都已經打點好了,......展開

《醫皇豪婿》章節試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醫皇豪婿》講述的夏塵沈幽然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醫皇豪婿》簡介:...今天是夏家太上家主蔣麗紅六十五大壽。
當天晚上,夏家主宅中舉行了盛大的壽宴。
整個京城至少一半的上層社會成員都來參加了,熱鬧無比。
大約八點之時,本來有點喧鬧的大廳突然安靜了下來。
只見經過精心打扮的蔣麗紅在一個長相帥氣、氣宇軒昂的青年的陪伴上慢慢走了進來。
蔣太君,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眾賓客紛紛上前祝福了起來。
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蔣麗紅臉帶慈祥的笑容,緩緩地向眾人點了一下頭。
送鍾一個,祝蔣太君福如殘燭,早日歸天。
陡然,一個不適時宜的青年男子聲音響了起來。
緊接着,一個巨大的木製落地鍾便飛進了大廳之中,重重地落在了地上,發出了砰地一陣大響。
頓時,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得臉色大變。
竟然在蔣太君的壽宴上送鍾,這不是詛咒她快點死嗎。
到底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竟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蔣麗紅更是氣得臉都綠了起來。
很快,只見一個二十來歲,長相英俊的青年慢慢走了進來。
蔣麗紅眼睛一亮:夏塵。
緊接着,她笑了,心中大笑。
本來,她正愁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將夏塵給滅掉的呢,現在他自己送上了門來,那省了不少功夫。
今晚上絕對不能再讓他給逃了!
你這禽獸不如的東西,竟然在壽宴上給自己的親奶奶送鍾,你還是不是人。
一個四十來歲、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怒瞪着夏泉。
他正是蔣麗紅的私生子,現任夏家家主夏繼楓。
夏塵緩緩地掃視了在場的所有夏家中人一眼,淡淡的道:我今天回來,是要取回原本屬於我的一切。
現在整個夏家,已經沒有一個與他有血緣關係的了。
他們不是蔣麗紅娘家的人,就是夏繼楓親生父親慕容家的那邊人。
他不會再讓這些貨色拿着夏家之財作威作福。
這裡沒有任何東西屬於你的,夏塵,你早就被趕出了夏家,沒有資格再進入主宅,趕緊滾出去,不然就別怪我們不講情面了。
站在蔣麗紅身邊的那個長相帥氣的青年厲聲喝道。
他正是蔣麗紅最引以為傲的孫子夏子楓。
夏塵不由得笑了。
這些貨色搶奪了他的家產,不僅沒有一點愧疚之心,反而還顛倒黑白,噁心到了極點。
混蛋,你笑什麼?
給我跪下來。
夏子楓十分不爽的冷聲喝道。
他說著,便憤怒無比地沖了過去,一拳就狠狠地朝夏塵腦袋轟去。
夏塵左手一探,輕易就將其拳頭給抓住了。
一隻白眼狼也敢在我面前囂張。
夏塵眼中閃過一絲陰冷,左手一扭,將夏子楓的右手臂給扭斷了。
夏子楓頓時就發了一陣凄厲無比的慘叫。
緊接着,夏塵右腳一腳就狠狠地踹地了那貨的肚子上。
夏子楓口吐鮮血,往後摔飛了出去,正好摔落在了蔣麗紅的腳邊。
蔣麗紅嚇了一大跳,趕緊蹲下身去,將夏子楓扶坐了起來,愛憐無比的道:子楓,你怎麼樣了?
夏子楓悲憤無比的道:奶奶,那混蛋把我的右手給打斷了,你一定要給我報仇啊。
蔣麗紅雙眼中射出了充滿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齒的道:子楓,你放心吧,奶奶一定會為你討回一個公道的。
她重新站起身,瞪着夏塵,一臉的殺機:你這畜生,竟然敢打傷我的寶貝孫子,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接着,她厲喝一聲:來人,把那這小畜生的手腳打斷了。
很快,十來個黑衣保鏢便撲進了大廳之中,將夏塵給團團圍住。
夏塵掃了這些保鏢一眼,神色平靜的道:不想死的就趕緊給我滾。
緊接着,一股森冷無比的殺氣便瀰漫了開來。
那十來個黑衣保鏢頓時感覺到一陣發冷,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步。
蔣麗紅看着保鏢不僅沒有進攻,反而還後退了,不由得火怒萬分起來:你們還愣着幹什麼,趕緊給我上。
那群黑衣保鏢不敢再猶豫什麼,怒吼一聲,雙雙揮拳,如同猛虎一般朝夏塵撲了過去。
夏塵淡淡的道:不作死就不會死。
他話聲一落,人便動了。
只一瞬間,那群黑衣保鏢便東倒西歪地躺在了地上。
一時間,整座大廳靜得落葉可聞。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深深地震憾住了!
他們想不到毫不起眼的夏塵竟然如此強悍,隨便一出手就將十來個強悍的一流保鏢給擊倒了。
秒殺!
傳說中的秒殺!

蔣麗紅瞳孔一陣收縮:這小畜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夏塵慢慢地往她逼了過去:蔣麗紅,當年我父親不計前嫌,將你、還有你在外面偷人所生的野種領回夏家享福,但是你們不僅不懂得感恩圖報,反而還圖謀不軌,斷我夏家血脈,奪我夏家之財。
蔣麗紅絲毫不讓地與夏塵對視着:閉嘴,你這小畜生當年枉為人子,吃喝嫖賭樣樣俱全,還想調戲自己的表妹,禽獸不如,所以才將你趕出了夏家。
夏塵忍不住大笑了起來:蔣麗紅,顛倒黑白,你倒是很拿手。
蔣麗紅沒有說話,只是冷哼一聲。
夏塵繼續說道:今天我只是回來收點利息而已,三個月後就是我父親和爺爺的忌日,到時你們都要到他們的墳前跪下來懺悔,不然我就將你們殺個雞犬不留。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聲色俱厲。
剎那間,包括蔣麗紅在內的在場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冷顫。
夏塵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就離開了。
等到夏塵跨出大廳之時,蔣麗紅便恢復了冷靜。
她瞪着夏塵的背影,神色變得陰冷無比:小畜生,不要以為有點實力就可以在我慕容家族面前囂張,很快,我就會讓你知道自己只是一個可笑的存在而已。
她是一點也不將夏塵放在眼中的,因為她手中還有兩張底牌。
第一,就是林兄。
林兄可是一個深藏不露的絕世高手,只是初一、十五不殺生。
今天剛好是十五,所以他不方便動手。
等到了明天,那就可以隨時出手了。
第二,那就是國家力量。
夏家是**四大家族之一,影響重大,所以國家一定不會容許出事的。
到時,如果連林兄也宰不掉夏塵時,只要申請四大特戰隊保護就行了。
她相信夏塵再厲害也是鬥不過四大特戰隊的。

《醫皇豪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