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劍無敵
一劍無敵 連載中

一劍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晴雪 秦川

什麼天命之子,什麼無敵血脈,什麼神魔仙佛,我就一把劍,不服就干!少年持劍,碾天驕,鎮神魔,踏星河,壓萬界,一劍劈開九重天!展開

《一劍無敵》章節試讀:

第1章蒼藍大陸,東荒,隱龍城。
秦家,議事大殿。
秦川,今日罷黜你少主大位,可有異議?」
說話的是秦家大長老,滿頭白髮,神色威嚴。
為何?」
白衣少年不過十五六歲的年紀,但目中卻有着遠超他這個年齡的沉穩,冷靜的問道。
你丹田已廢,我秦家在你的帶領下,還有什麼前途可言?」
大長老聲音冷漠。
我為何廢掉?」
秦川反問,若不是為家族征戰,他會被人偷襲,破了丹田?
大長老嘆息道:這一點我也心痛,只是,為了家族發展,萬千族人安危,我只能罷黜你。」
秦川目光環視全場,秦家十三位長老,全部別過目光,不去理他。
他心冷如冰,為家族出生入死,葬送了前途,到了最後,如此對他?
我秦川八歲習武,十歲後天三重,這一年我父親離去,我更為刻苦,十五歲達到後天巔峰,創下隱龍城神話,更為家族南征北戰,立下無數汗馬功勞。」
這些功勞,諸位還記得吧?」
我可以放棄那少主大位,但我妹天生寒體,半月一發作,寒毒蝕骨,生不如死,必須炎髓液緩解,我可以放棄一切,唯獨我妹的炎髓液不能斷了。」
秦川目光犀利的看向幾位長老。
他不在乎什麼少主位置,一直坐在上面,也只是為妹妹而已。
笑話!」
門外傳來冷聲,一名與秦川同歲的黑衣少年大步而來,冷然道:秦川,你已經毫無作用,為家族創造不了半分利益,卻每月都要價值連城的炎髓液,你當家族的錢是大風刮來的?」
你妹那個拖油瓶,我看還是讓她自生自滅吧。」
秦朗?」
秦川雙目微眯,看向在座長老,頓時心中明了,看來家族廢我,要立你為少主了。」
哼,你知道便好,以後秦家我說的算,對你和你妹不會再有半分支持。」
秦朗直直的盯着秦川,神色高高在上。
他和秦川同年同月同日出生,連時辰都相差無幾,但人生卻是天差地別。
秦川為少主,有一個當族長的好爹,家族的資源大部分傾注在他身上,他的修為突飛猛進,成為隱龍城第一天驕,萬眾矚目,備受尊崇。
而他秦朗,自認天賦不差,卻只能屈居第二,第二便一直活在第一的陰影之下,永世不得翻身。
如今,秦川被廢掉了丹田,徹底斷送了前路,還拿什麼和他爭?
秦川沒有理他,看向諸位長老,道:我多年征戰,用命為家族換來了數不勝數的好處,而且,我妹沒了炎髓液,會生不如死,堅持不了一個月,諸位長老何意?」
那些人目光閃爍,全部看向秦朗。
秦朗昂起頭,冷笑道:我不同意!
若尊我為少主,我的決定便不容置疑,否則,我直接退出。」
眾多長老沉默,隨後點頭,遵從他的意思。
秦川凝目,心灰意冷。
果然是無情無義!
他妹妹的死活,在他們心中,不值一提。
哼,現在的你是廢物,你妹也是廢物,一分價值都沒有,沒有趕你們出去,已經是本少主大恩大德了。」
秦朗得意,神色更為傲慢道。
廢物?
這個詞,你有資格與我說?」
秦川冷言。
哈哈哈,秦川,這麼多年外人稱呼你為第一天才,你還真的以為自己了不起了?」
秦朗冷笑道:你我同年同月同日生,連時辰都相差無幾,出生之時,秦家上空,真龍騰舞,異象紛呈,代表着天命之子誕生。」
過去幾年,你在家族資源幫助下,突飛猛進,創下隱龍城神話,眾人皆認為你是天命之子。」
可是誰知道,同時出生的我,一直屈居在你之下的我,才是那真正的天命之子!」
異象因我而現,真龍為我而舞!」
秦朗聲音帶着怨毒,十五年,整整十五年,他終於可以展現自己,奪回本就屬於他的榮耀。
聲音落下,他的氣息猛然霸道,竟然也是後天巔峰。
秦朗一直在秦川之下,一月不見,他修鍊速度竟然如此迅猛,與秦川修為持平。
驚訝了?」
秦朗散發出可怕的氣息,陰笑一聲道:事實上,這才只是開始而已,我,還可以讓你震驚!」
聲落,他的氣息竟然再度變化,在他身後,出現了一道赤龍虛影,龍威浩瀚無比。
在座的諸位長老,神色激動,尤其是大長老,目光燦燦生輝。
果然是真龍血脈!
他們也一直以為,秦川才是那天命之子,畢竟他一路高歌猛進,不斷的打破記錄,他們猜測,再有一年,他便可覺醒血脈,更進一步。
直到一月前,秦朗暴露出他的血脈,讓得眾人大吃一驚,推翻了他們心中的猜測。
而這也是他們毫不留情罷黜秦川,而擁護秦朗的原因。
眾所周知,蒼藍大陸,修士境界有後天,真玄,化靈,凝丹,神火,造化,聖人,大帝......每一個境界,又分為九重。
一重差距一重天。
而在這其中,血脈修士,極其稀少,每一尊都可謂是曠古奇才,大宗門都要傾力栽培。
血脈修士,遠超同級,必是大能!
現在你知道了嗎?
當年的異象,乃是我秦朗所有!
而你,搶走了我足足十五年的榮耀,今日我要你全部給我吐出來!」
秦朗神色傲慢,身後赤龍虛影騰繞,龍威浩蕩,給人一股可怕的壓迫,此時他有皇者威嚴!
原來如此。」
秦川也眯起了眼睛,這一結果,也讓他大吃一驚,沒想到對方才是血脈修士。
不過,他秦川不會退,而是一步踏下,冷聲道:我若勝你,炎髓液拿來。」
勝我?」
秦朗嘴角一扯,道:做夢!」
他狠狠踏下一步,身後赤龍虛影隱隱發出咆哮之聲,血脈覺醒,即便只是初期,對他的幫助也巨大,超越後天九重!
我應了!」
秦朗吐出三個字,拳頭狠狠的朝着秦川打了過去,空氣撕裂,氣勁縱橫!
秦川神色凝重,拳頭咔吧一握,毫不避退,以拳抗拳!
竟然正面對戰。
必死!」
大長老搖頭,力量差距巨大,正面撞擊,如螳臂擋車,只有粉身碎骨。
忽然,他又是神色一怔,雙拳靠近,但秦川卻是忽然側過一分,秦朗的拳頭,死死的打在秦川的胸膛上。
咔嚓!」
骨頭斷裂的清脆之聲響起,秦川嘴中鮮血噴出,瞬間重傷。
秦朗嘴角一扯,得意而囂張:你算什麼東西......」聲音還未落下,又是神色大變!
秦川雙目猛地猙獰,死死一咬牙,在對方巨大的力量撞擊下,不顧重傷,無視痛苦,沒有後退,竟然向前。
一步踏下!
鐵拳如錘,爆炸而出,在秦朗毫無阻擋之下,直奔頭顱。
後天之境,主煉力,巔峰之境,一拳打出九牛大力,一牛五百斤,九牛四千五百斤,全部打在一個人的腦袋之上,可想而知?
住手!」
大長老臉色大變,恐怖的氣息釋放而出,他為真玄高手,玄氣離體,化成手掌,死死的抓向秦朗,向回一拉。
雖然動作足夠快,但秦川兇狠無比的拳頭,還是擦着秦朗的頭皮而過,使得後者的頭皮擦下了一大塊,鮮血長流。
而那可怕的氣勢,生死間的大恐怖,讓得秦朗發出驚恐無比的哀嚎,整個人都劇烈的顫抖,面無血色。
他怕死,方才那一刻,他覺得差點就死了。
冷!
渾身冰冷!
秦川,你好大的膽子,竟然謀害我秦家血脈修士?」
幾位長老嚇得額頭冒汗,猙獰呵斥。
哼,天賦強有何用?
一點血與火的歷練都沒有,追根究底,也只是無用的廢物罷了,若是在戰場上,我有一百種方法,輕而易舉的捏死你!」
秦川神色冷漠,大步朝着殿外走去,聲音在大殿之中響起:你輸了,不要忘記我的炎髓液。」
大殿之中,持續沉默,每一個人臉上都充斥着無比的震驚。
誰也沒想到,秦川如此狠辣,硬抗對方可怕的拳頭,以命搏命!
如此可怕的心性,若不是丹田被廢,他未來的成就,縱然不如血脈修士,想必也差不了多少。
啊!」
秦川從驚恐之中掙扎出來,發出無比憤怒的嘶吼,鮮血從頭皮灑下,落在臉龐上,使得他猶如厲鬼一般駭人。
覺醒血脈,他竟然還是敗在了秦川手下?
恥辱。
奇恥大辱!
少主無需失落,你的實力已經遠在他之上,缺少的只是戰鬥經驗而已。」
經驗可以彌補,天賦卻是先天註定,你的成就永遠在他之上!」
一個月後便是家族測試,而一個月的時間,少主的血脈想必也可以徹底的掌控自如了,到了那個時候,即便他的戰鬥經驗再豐富,少主殺他也是易如反掌。」
大長老又安慰一句。
若不是秦朗血脈沒有徹底復蘇,那一拳,秦川擋不住!
咯吱!」
秦朗袖下的拳頭狠狠握起,雙目之中,射出如凶獸般猙獰的光澤,冷冷道:一個月後,我要擰下他的腦袋!」
......離開大殿,外面秋風一掃,秦川悶哼一聲,嘴中鮮血猛地噴出,胸口傳來的巨大痛苦,讓他額頭布滿了冷汗。
秦朗那一拳的確可怕,血脈修士,名不虛傳。
但他咬牙忍住,直接回到了住處,快速服下一顆血色的療傷丹,胸口的痛苦頓時減弱。
不過,那療傷丹之中蘊含的可怕精氣,卻是急速流逝,無法在體內駐留。
秦川臉上露出一絲悲傷,那神秘黑衣人,施展一根銀針,洞穿了我的丹田,在其上留下了一個小孔,我的丹田,難以儲存玄氣。」
後天主鍛體,煉力,到了巔峰,便可感應天地之間的玄氣,引氣入體,成為真玄境修士,以氣殺敵,遠超後天。
本來,秦川已經感應到了玄氣,不出意外,三日之內,便可徹底踏入真玄境。
可惜,他的丹田多了一個小孔,無論如何努力,玄氣也無法留在丹田內,他的前路被斷了。
秦朗敗在我手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一個月後便是家族大比,他應該會在那個時候對我發難。」
血脈修士可怕無比,他的天賦爆增幾個檔次,而我無法寸進,一個月後,如何擋住他?」
秦川很清楚,對方睚眥必報,一個月後大比,全族都會參加,那時候秦朗一定會全力以赴,在萬眾矚目下殺了他,一來雪恥,再者,也藉助他立威。
一旦如此,妹妹怎麼辦?
沒了他,妹妹體弱多病,怕是難以存活。
秦川心中悲觀,但還是嘗試着感應着玄氣,引入體內丹田之中,希望出現奇蹟。
只可惜,有的只是失望。
玄氣來得快,去得更快。
根本留不住。
嗯?」
忽然,秦川神色又是猛地一變,那些引入體內的玄氣,的確漏掉了,但他的丹田在這一刻,卻是有些異動。
當即,他沉神入體,內視丹田所在,駭然的發現,丹田之中竟然散發出燦燦金光,在那金光之下......一條迷你版的小龍。
不,準確的說,那是一把金色的龍形小劍!
這劍......東皇劍,東荒第一高手東皇之劍!」
秦川震驚無比。
東皇,東荒公認的第一高手,翻江倒海,無所不能。
他稱霸東荒一萬載,神威鎮壓古今,他的畫像被世人供奉,頂禮膜拜。
那畫像上的劍,便是一把金色龍劍。
世人稱之為東皇劍!
東皇劍?
可笑!
老夫當年隨意指點一二,連記名弟子都算不上的小傢伙,也敢當我之劍主?」
忽然,一道蒼老威嚴的喝聲響起。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一劍無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