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
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 連載中

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毅 古代言情 燕如霜

【團寵】【萌寶】【馬甲大佬VS殘疾大佬】她被繼母親爹親手送上慕時年的床,扔下66塊錢之後逃之夭夭一別六年,她帶着三個寶寶高調歸來,誓要復仇卻不想她的慷鏘復仇路,突然殺出個男人,對她齜牙咧嘴,窮追猛打幸虧三個萌娃天賦異稟大寶貝:傭兵天才「欺負我媽咪者,死翹翹!」二寶貝:黑客天才,五歲拿下世界黑客排行榜no.1的寶座「我會讓你們沒有秘密!」三寶貝:神醫天才「你有罪,我有葯,嘻嘻,吃嗎?!」……慕時年表示:「你們都是我的崽,快把你媽拐回來!」展開

《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章節試讀:

第4章離塵臉上的煙塵已經抹去,不像之前那般骯髒,不過受了驚嚇臉色比之前要蒼白,看上去反倒更丑了。
這回南宮毅卻似乎不嫌棄他了,而是上上下下又仔細打量了他一番,饒有興味地問道:你倒是有點本事,會做菜還懂醫理,連你們長老都無能為力,你卻說能治?」
回……回稟殿下,我自小就跟隨祖父學醫,略懂一二。」
離塵似乎在努力剋制心中對南宮毅的懼怕,戰戰兢兢回答。
是嗎?
那本王為何要信你?」
反正現在您中的毒也無人能解,等您手下回去請大夫還不知要等多久,若是拖延下去只怕會毒氣攻心,不如就死馬當作活馬醫,讓我給您醫治。」
混賬,怎麼跟殿下說話的?
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宋光唰地一聲拔出鋼刀架到離塵脖子上。
離塵嚇得渾身發抖,眼裡都是恐懼:小……小的不敢!」
行了,別把他嚇壞了。」
南宮毅卻不生氣,擺了擺手讓宋光走開,看着離塵道:本王暫且信你一次,若是你能幫本王把毒解了,本王今日就饒過你們。
若是你解不了,那本王就把你們寺廟裡的所有人都殺了!」
此言一出,眾和尚都嚇呆了,那些沒有被綁的和尚紛紛向離塵投去憤怒的目光。
原本南宮毅只是要殺掉廚房裡的和尚,現在好了,萬一離塵醫不好他,大家都要完蛋。
離塵卻似乎胸有成竹,馬上磕頭謝恩:多謝殿下,我一定能幫您解毒。」
侍衛把離塵身上的繩索解開,離塵請南宮毅回到屋裡坐下,幫他診脈。
南宮毅低頭看着他的手,皮膚雖然黑黃,卻十指尖尖,纖細柔嫩,不像男孩子的手。
他的心一動,抬頭看向離塵的脖子,僧服的領子太高,什麼也看不見。
似乎察覺到南宮毅在注視着他,離塵抬眸,飛快地看他一眼,趕緊縮回手,問道:請問殿下適才吃過什麼東西?」
喝了半碗湯,這是剩下的。」
一旁的初蕾指了指旁邊桌子上的一個湯碗。
離塵端起湯碗仔細看了看,又聞了聞,面色微變:這湯里加了見血封喉的毒草,毒性極強,西南大理國的人喜歡采來熬成毒汁塗在箭上射殺野獸,沒想到這歹人會把它下在湯里。
好在殿下只喝了半碗,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南宮毅的腦海里浮現出那把小箭,那箭尖上可不是就塗了毒藥?
難道今日下毒之人跟那日闖入王府的刺客是同一伙人?
看來,他們是非要把他置於死地!
唇角勾起一絲冷笑,南宮毅緊盯着離塵,問道:可有葯解?」
可解,殿下稍等片刻。」
離塵打開長老的藥箱,從裏面拿出銀針幫他施針。
他的手法很嫻熟,像是經常幫人施針,南宮毅的心裏又多了一層疑慮。
這個樣子真不像是學過一點皮毛!
施了針,離塵去廚房端來一碗碧翠的湯,要南宮毅喝下。
初蕾問道:這是什麼?」
這是斷腸草,寺廟後面的山谷採的。」
什麼?
你居然拿斷腸草給殿下服用,是想害死他嗎?」
初蕾瞪大了眼睛。
離塵說道:施主稍安勿躁,這見血封喉之毒十分猛烈,需以毒攻毒。」
我為何要信你?」
行了,我信。」
南宮毅有些不耐煩地皺眉,從離塵手裡接過碗。
初蕾和暗香來不及阻攔,南宮毅已經仰頭把葯喝光了。
離塵看着他,眸底閃過一絲異樣。
小半個時辰之後,南宮毅突然覺得胸腹中翻騰起一股熱流,張嘴吐出一大灘暗黑色的血。
在一旁侍候的初蕾和暗香都嚇了一跳,忙上前詢問:殿下,您沒事吧?」
本王沒事,感覺好多了。」
南宮毅喘了一口氣,接過暗香遞上來的一條手帕抹去嘴角的血漬,又用清茶簌了口。
過了片刻,南宮毅略帶蒼白的臉色恢復如常,唇色也變成粉紅。
離塵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來,輕聲道:既然殿下的毒已經解去,可否把大家都放了?」
南宮毅道:本王一言九鼎,自然作數。」
多謝殿下。」
離塵的唇角浮現出一絲笑意,眼裡都是喜色。
南宮毅眉峰微動,這個小和尚雖說長得丑,眼睛卻烏黑明亮,仿若天上的星辰一般閃爍。
他之前怎麼沒注意呢?
宋光吩咐下去,讓侍衛把和尚們身上的繩索都解開。
眾人齊齊磕頭謝恩,四下散去。
方丈上前又是一番自責,南宮毅淡淡一笑道:行了,你不必多說了,若是覺得愧疚,就送本王一樣東西賠罪吧!」
方丈應道:但凡殿下喜歡,只管拿去。」
南宮毅的手一抬,指向離塵:我要他。」
一直垂首而立的離塵猛然抬起頭,驚愕地看向南宮毅。
卻見南宮毅嘴角噙笑,眸光閃爍,正凝視着他。
四目相對,離塵慌忙垂下眼眸,心底卻一陣歡喜。
她其實並不是什麼帶髮修行的小和尚,而是燕如霜,今日這一切,全部都是師父安排好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南宮毅對她產生濃厚興趣,把她帶回王府, 她再尋找機會刺殺南宮毅。
今日她一直擔心自己會露出破綻,又擔心南宮毅不會要她,好在一切順利,完成了第一步計劃。
一刻鐘之後,燕如霜拜別方丈和眾師伯和師兄,背着包袱跟着王府的隊伍下山了。
目送着隊伍離去,方丈長嘆一聲,轉身往廂房走去。
勞累驚嚇了大半日,他年老體衰,實在有些吃不消了,打算在晚飯前去歇一歇。
推開房門,方丈腳步一頓,一顆心跳如擂鼓。
房中窗前有一人,一身白衣勝雪,正背對着他負手而立。
方丈忙把門關好走上前,在白衣人身後頓住腳步,低聲道:施主,老衲按照您的吩咐,一切安排妥當,靖王已經把離塵帶走了。」
嗯,你做得很好。」
白衣人道:這是賞你的,即刻吃了上床打坐,半個時辰之後你體中之毒就可解去。」
他的手掌張開,露出一粒紫黑色的藥丸。
方丈面露喜色,拿過藥丸放進嘴裏咽下。
他剛想道謝,一抬頭,白衣人已經不見了,只見那窗戶半開,寒風吹入,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定了定神,他忙把窗戶關好,上床盤腿坐下,閉上眼睛。
半個時辰之後,一名小和尚過來廂房請方丈去用晚飯,在門外敲了半天不見人應,只好推開房門走進去。
只見方丈坐在床上緊閉雙眼一動不動,面目祥和無聲無息,周身散發出一股奇異的香味。
小和尚的心不由自主提了起來,慢慢走上前去又低聲喚了一句方丈,見他依舊毫無反應,只好壯着膽子伸手推了他一下,卻見他的身子突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小和尚嚇得魂都快沒了,慌忙轉身往外跑,一邊扯着嗓子喊道:來人啊,方丈圓寂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一胎三寶:baby個個是大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