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永恆仙域
永恆仙域 連載中

永恆仙域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志鳴 阿蘭

男主是墨麟男二號是李闖的小說《永恆仙域》又名《帝域神王》洪荒時代,天地分割,太古時代,仙帝稱霸,遠古時代,三足鼎立,上古時代,群雄紛爭,現如今,仙人自持高高在上,固步自封,人界與魔界連通岌岌可危,妖皇失蹤,人族危矣,而又有禁地暴亂,六界震動......展開

《永恆仙域》章節試讀:

第5章:南漳訪聖劉備一路逃到南漳,慶幸自己保住了性命,想:伊籍曾勸誡我,叫我勿騎此馬,說它會害主;今日看來,並非如此。
趙雲他們一定會來找我的。」
不覺已到午時,迎面忽來一牧牛女童,口吹長笛,笛聲美妙。
他聽入了神。
女童經過他身旁時,他回過神來,鼓掌說:小姑娘,笛子吹得挺不錯嘛!」
女童停了下來,回應道:先生過獎了。
請問先生是從哪兒來的?」
我是從襄陽過來的。
你叫什麼名字?
今年多大了?」
我叫小英,今年剛滿九歲。」
年紀輕輕,笛子卻吹得這麼好,必有名師指導。
請問你師父是誰?」
我師父叫司馬徽,字德操,道號『水鏡先生』,今年已七十有四。
我從小就跟着師父學藝。
請問先生是?」
我叫劉備,字玄德,是現任的新野縣令。」
莫非你就是劉玄德大人?
我師父多次提到你,說你很厲害喔。」
哈哈,你師父太抬舉我了。
能帶我去見他嗎?」
當然可以,我師父還常盼着見你一面呢。」
哦,是嗎?
那可巧了。」
劉備隨小英來到一片山林里,進入一座木庄,各自把座騎安頓在木棚里。
望見院子里一排排青翠欲滴的嫩竹,劉備不禁感嘆:這裡真是幽靜如畫,看來你師父真是一位雅趣盎然之人。」
二人來到中門,一片琴聲悠然飄來,優美的旋律把劉備灌得如痴如醉,他已完全沉浸在琴海之中。
他從窗口望去,只見一位老人正盤膝坐在香爐旁,輕撫瑤琴,姿勢優雅自若。
小英想進去通報,劉備拽住她,細聲說:且讓我聽一會吧。」
忽然,琴聲停了,裏面傳出聲音:何人在外偷聽我的琴聲?」
小英聽了,便把劉備領入屋,說:師父,這位就是你常提起的劉玄德大人。」
老人一愣,繼而大笑起來,走到劉備面前,說:原來是劉皇叔大駕光臨。
在下司馬徽,失敬,失敬!」
見對方松形鶴骨、器宇軒昂,劉備施禮道:司馬先生真是老當益壯、氣度非凡哪!
在下新野縣令劉玄德,特來拜見先生。」
司馬徽回敬道:劉皇叔也是一表人才、落落大方啊!
我曾聽說過你的功績,一直很想見你一面。
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不敢當。
…對了,剛才小英帶我來時,我正想繼續欣賞先生的琴聲,不料為先生所覺。
不知先生如何得知?」
司馬徽捋須笑道:皇叔大駕光臨,我怎能不知呢!
首先,當你們來到門外時,我聞到小英身上的氣味,知道她已回來,可她卻不像平時那樣進來打招呼,想必是有人不讓她進來;其次,我聽到後院傳來馬嘶聲,而小英是騎牛的,故知有外人來;另外,我早已算準,今日必有英雄到訪。
如今看來,果真如此。」
劉備嘆服:先生真乃聖人,能一邊專註彈琴,一邊辨識氣味,還一邊聞屋外之聲,真所謂手、鼻、耳三者並用,面面俱到啊!
今日幸得見公,雖死無怨!」
我閑人一個,不值得皇叔說這番話。
未知皇叔何故來此?」
我在路上遇見小英,見她笛子吹得好,想必有名師指導,便隨她而來。」
若我猜得沒錯的話,皇叔是從襄陽過來的。」
劉備驚訝:先生如何得知?」
小英昨日到襄陽,無意間聽聞今天州府要舉辦大型宴會,邀請了很多地方官員來參加。
皇叔是新野縣令,又是劉表的同宗兄弟,想必也受到了邀請。」
劉備點頭:的確如此。
我去襄陽只為赴宴,並無他事。」
皇叔肯定在襄陽遇上了變故。」
先生怎麼知道?
!」
印堂發紫,表明皇叔你曾經驚慌過。
還有,既身為縣令,又要赴宴,皇叔為何不帶一兵一卒,獨身一人遠道來此,難道不是遇上了變故?」
劉備聽了,心裏愈發敬佩,立馬將實情告訴他。
司馬徽笑道:看來是馬救其主啊!」
可曾經有人勸我不要騎這匹馬,說它會害主。
此馬原為荊州降將張武所騎,我在平定江夏叛亂時將其斬落馬下,後騎此馬於胯下至今。」
皇叔可否帶我去看一下馬?」
當然可以。」
劉備帶他來到的盧馬前。
司馬徽繞着馬走了一圈,笑道:皇叔莫信他人之言!
古時確有『的盧妨主』一說,故無人敢騎;但據我觀察,此馬非一般馬,它渾身是勁,幾乎可與當年呂布所騎之赤兔馬媲美。
好人騎之可保己平安,壞人騎之則自取其禍。
皇叔『樂以天下,憂以天下』,相信此馬亦有所覺悟,否則不會越溪救主。
皇叔大可放心。」
劉備喜道:先生真乃奇才!
如不嫌棄,請到新野助某一臂之力,共扶漢室!」
司馬徽搖頭說:皇叔的好意我心領了。
我長期深居簡出,習慣了悠閑自在的生活,從未想過參政;且今已年逾古稀,目前只盼安心養老,無欲無求。」
先生有如此才能,不理國事豈不枉此一生?
我認為年齡完全不是問題。」
不,這個因人而異。
有些人恃才放曠,為求名利,不擇手段;有些人淡泊名利,與世無爭,在其心目中,並非一定得功成名就才算是有意義的人生。
比如,在這種幽靜的環境中彈琴吟詩、觀花修竹,不是也挺愜意的嗎?
況且江山大有人才在。
其實,我個人認為,從政的人越多,越容易使人才變成庸才。」
劉備深有感悟地說:先生的人生觀別有一番味道,劉某如沐春風;只是國家正值用人之際,先生不肯出山,豈不有負眾望?」
皇叔言重了,老拙只是山林隱士一名,外界認識我的人少之又少,又談何負眾望?
況且老拙也不是軍事家,恐怕幫不上大忙。
其實,天下比我有才之士比比皆是,皇叔何不去找他們?」
我倒想,可上哪兒去找呢!」
劉備雙手一攤,一臉無奈。
皇叔不必懊惱,我知道當今世上有兩位曠世逸才,若得其中一人輔佐,不愁天下不定。」
劉備一聽雙目放光,迫不及待地問:何人如此厲害?」
他們的雅號分別是『伏龍』和『鳳雛』,都是智謀極高之人。」
一個龍,一個鳳,他們的真名是什麼?
先生可認識他們?」
何止認識!
伏龍複姓諸葛,名亮,字孔明,曾經是我學生;鳳雛姓龐名統,字士元,是我的義弟。
他們現在也和我一樣,悠閑隱居在某個深山角落裡。
皇叔若請得動他們其中一個,滅曹復漢指日可待也。」
劉備一聽,又犯愁了:他們既已隱居起來,當如何尋之?」
司馬徽笑道:既然告訴皇叔,我自會安排,請勿擔憂。」
劉備抑制不住狂喜的心情,追問道:他們如今身在何處?
望賜教!」
司馬徽一臉淡定地說:皇叔何必心急,我們先聊聊其他事情吧。」
劉備聽了稍顯失望,只好敷衍道:既然先生有如此興緻,劉某洗耳恭聽。」
司馬徽問:皇叔身邊有哪些文官武將?」
劉備說:某雖不才,但身邊也有孫乾、糜竺、簡雍等文將,關羽、張飛、趙雲、糜芳等武將。
不知先生可認識他們?」
孫乾、糜竺、簡雍我都聽說過,他們雖懂兵法,但均無深謀遠慮之頭腦,且能力有限,始終未能成為皇叔真正的得力助手。」
劉備點頭,表示同感。
司馬徽繼續說:關羽、張飛、趙雲雖有萬夫不擋之勇,但都有缺點。
張飛性子剛烈,有勇無謀,不能獨當大任,醉酒失徐州一事就是證明。
趙雲武力過人,但遇事不決,當初跟隨公孫瓚時,明知跟錯人也不敢斷然棄主,直至其兵敗身亡才另投新主。
關羽處事冷靜,當初投靠曹操時,為報其恩,斬了袁紹的大將顏良和文丑。
當他準備辭別曹操去找皇叔時,曹操為了留住他,故意託病不出。
他去了兩次都見不到曹操,直到第三次才毅然離開,可見他處事謹慎、顧全大局;若換了張飛,恐怕早已不辭而別。
關羽的最大缺點是心有傲氣,容易輕敵,將來委以重任時需謹慎,怕誤大事。」
司馬徽滔滔不絕、口若懸河,聽得劉備心服口服。
先生深居此地,卻如何得知這些事情?」
劉備不解。
司馬徽神秘一笑,說:天機不可泄露。」
談着談着,劉備又問起伏龍、鳳雛之事,司馬徽卻說:天色將晚,皇叔就留下來吃頓便飯吧。」
劉備想着一時半會也走不了,便同意了。
司馬徽吩咐僕人去做飯。
晚飯過後,兩人繼續閑談。
劉備多次尋機打聽二人的住址,對方卻總是有意轉移話題,避而不談。
劉備納悶不已。
司馬徽看出了他的心思,說:皇叔到時自會明白,別心急。」
劉備聽了這話,才稍稍放下心來。
這時,小英跑了過來,說:庄外來了很多人,領頭的將軍自稱趙雲,說是來找玄德先生的。」
劉備大喜,便和司馬徽來到庄外。
趙雲下馬伏地請罪:在下護主不力,致使主公逃難至此,實在罪該萬死!
請主公治罪!」
志鳴也下馬說:我們一路苦尋,逢人便問;後來一直沿路找來這裡,終於找到皇叔你了!」
劉備扶起趙雲,說:子龍何罪之有?
當時迫於形勢,我受好友伊籍指點,自己先走一步,來不及叫上你們。
不過,雖歷經此劫,我卻因禍得福,認識了這位司馬前輩。」
劉備向雙方介紹了一番。
司馬徽藉助火光看見志鳴,眉角一動,笑道:小夥子,看來你不是一般人哪!
好幾年前,我曾在江南遇見過一位年輕的外族人,外型和氣質與你相差無幾,但相比之下,你的心氣更穩重一些。」
志鳴沒想到面前這位老人竟會關注自己,料對方絕非等閑之輩,怕他看出玄機來,便說:我叫雷志鳴,是個棄嬰,從小跟着我師父生活。
後來,經師父提醒,我意識到自己應為國效力,便投靠了劉皇叔,現在是軍隊里的一名新人。」
司馬徽感興趣地問:未請教尊師大名?」
我師父叫郭平。」
郭平?

那你的師祖豈不是靈山元尊?」
正是。
前輩認識他嗎?」
豈止認識!
靈山元尊是我師兄,我倆師出同門。」
司馬徽像是遇到了知己。
眾人皆驚訝不已。
志鳴突然感到一股無名的壓迫感襲來,面前這位老前輩表面上看似一位普通老人,實質上卻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司馬徽慨然而嘆:光陰似箭啊,想當年我倆還年輕,一起走南闖北,文武皆修,一晃就幾十年過去了。
自從我年紀大了隱居山林後,一直沒找到機會與他見面,他卻早早駕鶴西去了,實在遺憾!」
劉備也感慨道:生老病死是自然界固有的定律,自古無人可破。
這個世界也太小了,沒想到前輩竟然是志鳴的師叔祖。
…不過時辰也不早了,既然他們來了,我也該告辭了。
前輩請保重身體,劉某擇日再登門拜訪。」
小英跑了出來,問:玄德先生要走了嗎?」
劉備撫摸着她的頭,說:對,我要走了。
你好好跟着師父學習吧,從他身上你能學到許多非比尋常的東西。
隨時歡迎你們到新野作客,咱們後會有期!」
司馬徽本來還想問志鳴一些問題,見劉備要走了,只好收回話語;志鳴也注意到了這個細節,但也不便多語,便輕輕頷首回應。
看着眾人遠去的身影,司馬徽若有所思地說:天意,天意哪!」
小英不解地望着他。
看着她天真無邪的面孔,司馬徽笑了:你還小,很多事情是不會明白的。
天下當亂之際,必會出現一名救世主。
看來,這個亂世還需要他來平定呢!」

《永恆仙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