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遇見你如遇寒冬
遇見你如遇寒冬 連載中

遇見你如遇寒冬

來源:google 作者:塵秋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夢汐 賀毅軒 霸道總裁

蘇夢汐,一個身份低微的傭人之女,妄想用一份純真的愛去換與賀家少爺相守一生,卻終究是痴心妄想「賀毅軒,我付出了這麼多,還不足以證明我的清白嗎?」「蘇夢汐,你個賤人,詭計多端,休想我會相信你!」一場邂逅,以為遇見了愛情,未曾想是孽緣當蘇夢汐去世後,賀毅軒才幡然醒悟,他放縱別人害了他最愛的女人,他該千刀萬剮!展開

《遇見你如遇寒冬》章節試讀:

賀毅軒居高臨下看着蘇夢汐,咬牙切齒的說:「蘇夢汐,你既然有膽量讓陸文博威脅我,就要有能力承受這一切!你以為裝死就能躲過去嗎!」
可不管賀毅軒怎麼對她,蘇夢汐始終雙眼緊閉,毫無反應。
這時,一直躲在門外偷聽的蘇姍最終忍無可忍,硬着頭皮推門而入:「少爺,醫院又來電話了。」
蘇姍看着地上躺着的看起來像是沒有了氣息一樣的蘇夢汐,心似被鈍刀一寸寸割着,痛不能言。
這是自己的女兒啊,她不能眼睜睜看着她去死。
賀毅軒聞言,看了看地上躺着的蘇夢汐,深吸口氣,他抓起西裝外套,幾乎是落荒而逃。
渾渾噩噩間,昏迷中的蘇夢汐似乎看到了黑白無常拿着鐵鏈獰笑着朝她走來。
一天後。
蘇夢汐幽幽蘇醒,一室冷清撲面而來。
熟悉的新房,牆上貼着的大紅喜字正嘲笑她的可悲。
腰左側痛得發麻,稍動一下,鑽心噬骨的痛就抽光了她的力氣,只能狼狽的趴在床邊。
「水……水……」她努力伸長手臂,明明水杯就在指尖處,卻怎麼都夠不着。
如同她和賀毅軒的婚姻,呼吸之間,咫尺天涯。
「毅軒,我想看看我們的新房。」趙若蘭柔若無骨依偎在賀毅軒懷裡,仰起消瘦卻更添幾分病弱美感的小臉,瑩瑩水眸儘是哀求。
賀毅軒望着那貼着喜字的房門,眉頭深鎖,眼中掠過一抹複雜的情緒,但終究還是敗在趙若蘭的泫然欲泣下。
房門被推開,蘇夢汐嚇了一跳,拼盡全力才拿到的水杯,從指縫滑落,水灑了一地。
趙若蘭手顫抖指着床上的蘇夢汐,身子搖搖晃晃,幾乎站立不穩,一顆顆淚珠不斷往下掉:「她……她,怎麼可以住在這裡?毅軒,這是我們的新房啊,我精挑細選的床,我……」
說著她身子一軟,癱倒在賀毅軒懷裡,目光卻似淬了毒的箭射向蘇夢汐。
賀毅軒怒瞪着蘇夢汐,聲音溫柔,手輕撫着趙若蘭的背:「若蘭,你別激動,這間房已經被她弄髒了,我們不要了,我們換一間。」
「蘇夢汐,你已經得到了賀太太的位置了,把我的新房還給我,還給我……」趙若蘭嚶嚶而泣,緊緊抱住賀毅軒的腰。
看着緊緊抱在一起倆人,蘇夢汐好似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看吧,這就是你想要得到的一切,她似乎聽到了命運對她的無情嘲諷。
掙扎着從床上爬起來,不顧傷口撕裂沁出血來,她仇恨的看着惺惺作態的趙若蘭,咬牙道:「我不走!我是賀毅軒明媒正娶的妻子,全深城都知道。該走的人是你,趙若蘭。」
趙若蘭,她明明答應過,只要她捐一顆腎給她,她就成全她和賀毅軒。
她現在說話不算數,還設計讓賀毅軒誤會她和陸文博。
她這表面一套,背地裡一套的卑鄙做法實在太可恥,所以她絕不能示弱,她要捍衛自己的愛情和婚姻!
「你……」趙若蘭手指着她,眼淚就滾落下來:「毅軒,你看看她……她好囂張……」
有些話半遮半掩,更能激起賀毅軒對蘇夢汐的憎惡。
看到蘇夢汐絲毫不知悔改的樣子,賀毅軒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看法,「來人,把她拖出去!」他冷冷下達命令,低頭小心地安撫着懷裡的趙若蘭。
傭人們快速上前,架起蘇夢汐就往外拽。
「我是賀太太,你們誰敢?!」蘇夢汐緊緊抱住門,指甲裂開都不鬆手。
「賀太太」這三個字激怒了賀毅軒,他親自上前,一把拽着蘇夢汐就往外拖。
充耳不聞她的哀求和悲鳴,視而不見一地蜿蜒的血痕。
直到將她丟入門外的滂沱大雨里,如同丟掉一袋噁心的垃圾,他拍拍手囑咐道:「誰都不許給她開門!」

《遇見你如遇寒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