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浴血戰龍
浴血戰龍 連載中

浴血戰龍

來源:google 作者:不問春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雲煙 楚河

在邊疆守衛八年,血雨腥風提心弔膽,生與死僅在一念之間八年之後,楚河得勝歸來,一展開

《浴血戰龍》章節試讀:

趙祥瑞的話一出,眾人嘩然,八年前楚家的事情他們都是知道的。
「嘖嘖,穿的這麼破,從名門闊少到街頭乞兒,楚河,你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趙祥瑞繞着楚河轉了一圈嘲諷道。
楚河面不改色,絲毫沒有把趙祥瑞的挖苦放在心上。
在楚河看來,此刻活着的趙祥瑞已經是個死人,包括趙家。
八年前的恩怨,他們趙家也難辭其咎,只是今日楚河還有其他事情要做,比滅了趙家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柳雲煙,他的妻子,他們結婚前柳雲煙已經懷有身孕,想來孩子如果安全順產,現在也應該有八歲了。
在邊疆征戰這八年,楚河無時不刻都在想着與妻兒團聚,從日暮到黃昏,從春夏到秋冬,一家人團團圓圓和和睦睦。
楚河不想再與趙祥瑞糾纏,冷冷的掃了趙祥瑞一眼,用命令的口吻說道:「撤走你的人,否則今夜過後趙家將再無安寧之日。」
「哈哈哈,好大口氣,你還以為自己是楚家的大少爺嗎?
就憑你?」
趙祥瑞肆意放聲大笑,言語藐視:「你現在不過就是一條喪家犬,看你這樣子,吃得飽飯嗎?
竟然還敢來阻撓我們趙家動工,該不會是餓的受不了,故意來訛錢的吧,我看要不這樣,我給你兩千塊,以後跟我干,怎麼樣?」
羞辱,毫不掩飾的羞辱。
楚河面色一沉,寒氣盤騰而起:「你不配!」
說著,楚河向前走去,剛走兩步遠又停了下來,背對趙祥瑞說道:「跪在這裡替我們楚家守孝七日,我可以考慮給你們趙家一個自我救贖的機會。」
「給我們趙家一個自我救贖的機會?
哈哈......楚河,你是不是腦子被驢踢了,還是說你是故意想笑死我,好守住你們楚家這最後一塊地。」
「我告訴你,沒可能,我不僅要收了你們楚家的地,還要收了你們楚家的墳,哦,我忘了,你們楚家好像連座土墳都沒有,一把火全燒沒了,連骨灰都找不着,可真慘啊。」
角落裡,葛風眼中殺氣洶湧,恨不得過去擰斷趙祥瑞的腦袋。
在他眼中楚河一直是高高在上、威震八方的護國將軍,龍國子民對他只有崇高的敬意,即便是愚民,也不曾敢如此冒犯楚河。
一道凌厲的目光投來,是楚河。
葛風跟隨楚河八年,自然明白楚河的意思,但他不明白的是楚河為何不直接動手復仇,他還是那個殺伐決斷的護國將軍嗎?
離開楚家廢墟,葛風跟上問道:「國將,屬下不解,剛剛為什麼不直接宰了那混蛋?」
楚河仰起頭,看了眼天空:「死,豈不是便宜了他,我要讓他們活在無盡的恐懼之中。」
「交代你的事情,查清楚了沒有。」
「查清楚了,但是似乎夫人現在並不想見你。」
說著,葛風恭恭敬敬遞上一張照片,頓時楚河冰冷的臉逐漸變得柔軟起來,眼中含着溫馨的光,像那春天裏的朝陽。
葛風從未見過楚河如此感性的一面。
照片中,一道倩影深深地映入楚河眼帘,那麼美,又那麼優雅,彷彿九霄之上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
她是柳雲煙,楚河的妻子,也是雲城有名的美女,如果說在雲城論姿色柳雲煙稱第二,那絕對沒人敢稱第一。
她曾經是無數少男心中的夢中情人,多少富家子弟踏破門楣都夢想娶她為妻。
可偏偏她嫁給了楚河,一夜間,數以萬計的男人夢碎了,心也傷了。
在柳雲煙身旁還站着一個小女孩,小女孩模樣可愛,即便年少,也已經有了傾國之容。
雲城柳家,懷揣着不安和愧疚,葛風敲了門。
半晌後門開了,只見一個模樣和藹的中年人從院內走出來,中年人眉頭緊鎖,看起來似乎有心事縈繞。
此人正是楚河的岳父柳風海。
見到楚河的第一眼,柳風海愣住了身,好半天都沒反應過來。
「你是......楚河?」
「是我,柳叔。」
楚河微笑說。
柳風海雖然是楚河的長輩,但是和楚河交情頗深,更勝似摯交好友。
當年如果沒有楚河相助,柳家的公司早已宣布破產,至今柳風海都對楚河心懷感恩,後來楚河和柳雲煙墜入情網,更是毫不猶豫答應把女兒嫁給楚河為妻。
只是八年前楚家遭劫,楚河從此銷聲匿跡。
「臭小子,你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為你不打算要我寶貝女兒了。」
柳風海熱淚盈眶,激動的握住楚河的手,急忙拉着楚河進屋:「老婆子,你快來看誰回來了。」
「誰啊?」
葉珮清急忙從屋裡趕出來,可一見到是楚河,瞬間冷下臉來:「是你,你竟然還有臉敢回來?」
「你這個拋妻棄子的負心漢,八年前,要不是因為你和你們楚家,我們柳家也不會落魄至此,我女兒更不會成為別人眼中的小寡婦,你知道這些年外人都是怎麼說我寶貝女兒的嗎?」
「你給我滾,滾出我們柳家,我們柳家不需要你這種沒擔當的女婿......」 「老婆子,你這是幹什麼,楚河能回來那是天大的喜事。」
柳風海勸道。
「我呸,他就是個掃把星,要不是因為和楚家結親,我們柳家也不至於被五大世家如此打壓,我的寶貝女兒更不會被侮辱......」 葉珮清說著兩眼發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開始默默啜泣。
「侮辱?
柳叔,阿姨說的到底怎麼一回事?」
縱使楚河是百戰之身,卻也難逃兒女情仇,更別說自己的妻子被褥。
柳風海微微張嘴,卻欲言又止。
「媽,你胡說什麼呢。」
柳雲煙從客廳走出來,時隔八年,再次見到柳雲煙,楚河眼眶濕潤了,含着辛酸擠出一道淺淺的微笑。
「雲煙,你還好嗎?」
柳雲煙神色憂鬱,低下頭凄冷的回道:「你還回來幹嘛,八年前你明明就還活着,卻丟下我們孤兒寡母忙於逃命,楚河,你就不是個男人。」
是,他不是,他不該丟下他們母女逃命,他心中有愧。
「媽媽,你怎麼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
突然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打破了沉默的氣氛,循聲望去,一個穿着白色碎花小洋裙的小女孩緊緊地抓着柳雲煙的裙子。
小女孩臉蛋紅潤,模樣十分乖巧,有一雙和柳雲煙一樣水靈的眼睛。
楚河非常確定,那一定是他的女兒。
出於一個父親的愛,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一個箭步衝上去,想要抱住小女孩。
可就在這時,柳雲煙一把抱住小女孩,將小女孩攬在懷裡,冷漠的盯着楚河警惕道:「你幹什麼,不許你碰小晗,你不配。」

《浴血戰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