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龍霸婿
戰龍霸婿 連載中

戰龍霸婿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孫寒 蕭清雪

二十年前,母親飽受其辱而死,周婉兒為救葉昊雙腿殘廢,苦坐輪椅二十年二十年後,葉昊霸氣回歸,為報血海深仇滅江家滿門!他成為周家女婿,守護在周婉兒身邊,許她一生幸福!展開

《戰龍霸婿》章節試讀:

第5章孫寒冷笑出聲:都要死了的人還這麼護短,你還是先顧顧你自己吧。」
江風月美眸中閃過一抹精芒:我青春正好,風華正茂,憑什麼說我快死了?」
如果你不說出一個所以然,我就讓你死在這!」
江風月看了眼孫瑤:還有她。」
孫寒自信開口:為什麼要死了你自己很清楚。」
身中奇毒,你早該死了,不過卻被某種力量壓制住了,但這只是治標不治本。」
而且壓制的越狠,爆發的也會越凶,所以現在隔三差五就會毒發。」
就在不久前,你就毒發過,讓你渾身如遭蝕骨疼痛,無法遏制,痛不欲生。」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撞我的時候,就是因為毒發,而無法控制車子。」
也因此,你心懷歉意,便讓你這個手下去善後。」
孫寒伸手挪開了頂在額頭的手槍:三天之內,如果不把你體內奇毒清除,再次毒發會讓你活活疼死!」
李長樂嬌斥道:你放屁呢,我月姐怎麼可能會中毒,你還詛咒她,是不是真以為我們不敢殺你?」
殺了我,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能給你的月姐解毒了。」
孫寒目光灼灼,看着江風月道:你現在是不是經常感覺渾身乏力,頭暈目眩,尤其是在毒發之後,骨縫疼痛需要好幾天才能緩解?」
江風月雙眼微眯,帶着一抹警惕: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中毒?」
她中毒的事,這個世界上知道的人不超過五個,連左膀右臂李長樂都不知道。
孫寒能一語道破,還知道的如此詳細,讓她覺得對方很不簡單。
我就是一個中醫,通過望聞問切判斷一些病症並不難。」
孫寒說的理所當然,但一旁的孫瑤有些吃驚。
雖然孫寒大學讀的是中醫系,但因為父母重病的緣故,並沒有畢業,即便知道一些中醫知識,也是有限的。
尤其這一年來做上門女婿,在蕭家做牛做馬,早就磨平了他當初的雄心壯志。
你說只有你能治好我,既然這麼自信,那我們就打個賭吧。」
江風月美眸含情,卻蘊含了一抹殺機:如果三天之內有人能治好我,你就任由我樂妹處置。」
這三年來,江風月先後拜訪了各界名醫,但都看不出她的病症。
可就在不久前,讓她結識到了中醫界的泰斗,被譽為三王之一的針王。
傳聞針王能夠針到病除,享譽整個龍國。
而王先禮也果真沒有讓她失望,一眼就看出了她身中奇毒,但當時王先禮也沒有把握。
不過最近王先禮得到了一本醫學古籍,記載了失傳的針法,這讓他逼出江風月的毒非常有信心。
而今晚,就是二人約定治病的時間。
所以江風月非常有信心,自己的毒,一定會被王先禮根除。
李長樂一喜,江風月既然敢打賭,那就一定會贏,到時候這個該死的小子是生是死就全憑她的心情了。
使得李長樂拳頭握的咯嘣響,看着孫寒一臉壞笑:小子,你不是自信么,不是牛逼么,不是能打么,有能耐你就應下賭約。」
放心,即便你輸了,我也不會要了你的命,更不會打斷你雙腿,我要你鞍前馬後給我當小弟。」
雖然李長樂不喜歡孫寒,但對方的身手她還是非常欣賞的。
孫寒冷笑道:激將對我沒有用,但這賭約我應了。」
我說過,除了我沒有人能治好你,就只有我能治好你。」
孫寒自信無比,話鋒一轉:所以,你輸了怎麼辦?」
任你處置。」
話聲落下,手機響起,江風月轉身拿起手機,臉上浮現出顛倒眾生的笑容來:說到曹操,曹操就到。」
樂妹,你去樓下,親自給針王先生接上來。」
李長樂轉身離去,臨走前,還囂張的看了眼孫寒。
那意思似乎在說,小子,你就等着給我當小弟吧!
孫瑤擔憂的看着孫寒,低聲道:哥,你也不會醫術啊,況且針王是杏林高手,名滿天下,我們輸定了,我們還是趁早好好跟人家說說,我相信她們不會為難我們的。」
孫寒微微一笑,沒有解釋什麼。
不多時,李長樂回來了,身邊還多了一個老者,鬚髮花白,龍行虎步,精神矍鑠,身體硬朗的很。
雙方寒暄兩句,便進入了正題。
王先禮拿出銀針之後,目光落在了孫寒兄妹的身上:這二位是......」李長樂冷笑道:這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說我月姐的毒,只有他能解,即便是您針王,也做不到!」
聞言,王先禮多看了孫寒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對於這種口出狂言的小輩,他見得多了,無非是想踩着他的名頭,揚名立萬。
所以,王先禮直接無視了。
無視,就是最好的輕視!
王先禮找穴精準,落針有序,讓人看來賞心悅目。
可就在這時,孫寒眉頭皺起,突然開口道:老先生,你這一針下去,會讓她血液循環加速,導致提前毒發,十分鐘內就會器官衰竭,呼吸中斷,有生命危險!」
忽然被打擾,讓王先禮非常不悅,冷哼道:無知小兒,你懂什麼!」
我這正是讓她血液循環加快,再配以其它針法,逼出體內毒素,保證江小姐身體恢復康健。」
江風月絕美的容顏,波瀾不驚:針王先生,放心醫治,我相信你。」
對,你不用理會這個傢伙,他就是在嘩眾取寵而已!」
李長樂揮了揮拳頭:你是不是怕針王先生治好月姐,讓你輸了賭約,所以在這裡嚇唬人?」
我告訴你,我們可不是嚇大的,你再打擾針王先生,我就打爆你的狗頭!」
孫瑤夜開口道:哥,一會輸了我們好好道歉就是了,人命關天的,就不要打擾人家了。」
見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孫寒也沒有再說什麼。
隨着王先禮最後兩針下去,江風月的皮膚逐漸變得紅潤起來,白嫩的臉頰也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可汗珠卻是有些粉紅,透着一股妖異。
針王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李長樂語氣帶着關心。
王先禮淡然道:排汗也就是排毒,這顏色就是毒素。」
太神奇了,我現在感覺渾身發熱,骨縫也不疼了,說不出的舒坦!」
江風月讚歎出聲:針王先生果然是針到病除,名不虛傳!」
李長樂看向孫寒,仰着下巴:小子,你輸了,趕緊叫一聲姑奶奶!」
孫寒忽然道:三,二,一!」
你什麼意思?」
話聲落下,江風月忽然發出一聲痛呼!

《戰龍霸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