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天神帥
戰天神帥 連載中

戰天神帥

來源:google 作者:九局下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素素 陸少游

做到了戰神的位置,陸少游心中卻非常平靜,現在的他不求名不求利,只想儘早回家,報仇展開

《戰天神帥》章節試讀:

「奉天承運,天子詔曰!」
「陸曌為國征戰,鞠躬盡瘁,扶大夏之將傾,居功甚偉,無出其右。」
「現,冊封陸曌為御弟,掌四方龍印,封號戰天神帥!」
南域之南,狼胥山巔。
老元帥姜天闕的聲音如雷貫耳,傳達四方;狼胥山下,百萬雄師齊齊吶喊。
地動山搖。
氣沖九霄。
無數旌旗,遮天蔽日,瘋狂舞動。
這一刻,陸曌成為天地間的焦點,光輝榮耀俱加一身。
天子御弟!
戰天神帥!
這是何等尊貴的身份。
真正的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無數雄兵將領的眼裡,儘是封神台上那挺拔英武、不可一世的身影。
姜天闕很欣慰,親自將龍袍和龍印遞到陸曌面前!
——這個僅僅只有二十五歲的青年面前!
陸曌伸手,撫摸着龍袍,唏噓感慨。
三年前,一場打擊制裁大夏的行動悄然開始,這次行動有六十多個國家參與,乃至波及整個世界。
大夏四大邊境:東土、南域、西海、北涼,同時受敵,危在旦夕。
而他,異軍突起,在老元帥姜天闕的賞識之下,臨危受命。
今後的歲月,他將身家性命都交給了國家,戰東土、轉南域,守西海,血戰北涼…… 無數次從屍山血海中爬起來,數之不盡的敵寇死在他的戰刀之下。
他,成功將諸國聯軍阻殺在國門之外。
而就在一個月前。
他率領南域百萬雄師,與十六國組成的三百萬大軍做最後的較量。
誰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竟然在零傷亡的情況下,坑殺三百萬敵寇。
那一戰,天地化為血色。
乃至此刻南域的空氣中,還夾雜着淡淡的血腥味。
一戰定乾坤!
一戰世界驚!
一戰,封神!

他的付出,也得了巨大回報,天子慷慨冊封,極致榮耀。
「爺爺。」
這時,一位絕美的女子來到封神台。
按理說,這樣嚴肅的冊封場合,不應出現便裝女子,可這是老帥姜天闕最為疼愛的小孫女。
同時也是陸曌的熟人。
姜天闕溺愛的眨眨眼,隨後使了一個眼色。
姜蘭英心花怒放,快步上前,紅着臉,滿眼崇拜,激動的說道:「御弟哥哥,我給你披龍袍!」
——唰!
黃金蟒龍袍,九針十二線,起底江山圖,公子世無雙。
剎那間,山下百萬雄師、乃至山巔佇立的將領,除了姜天闕和姜蘭英之外,全都整齊劃一的單膝跪下。
「參見神帥!」
「參見神帥!」
如同天雷滾滾,震的懸在天空的太陽似乎都搖搖欲墜。
陸曌雙眸如電,高舉戰劍,大喝道:「犯我大夏疆土者,當如何?」
「雖遠必誅!」
百萬將士,異口同聲。
「作為大夏軍人,當如何?」
「為國盡忠!」
陸曌很欣慰。
姜天闕暗自點頭,果然沒看錯人,不驕不躁、不居功自傲,好小子!
「御弟哥哥,還有這龍印,我給你佩戴上。」
姜蘭英正要動手。
陸曌轉身,搖頭道:「龍袍我留下來當做紀念吧,龍印就算了。
現在天下安定,四方宵小至少二十年內不敢有小心思,我的任務完成,是時候解甲歸田了。」
姜蘭英歡天喜地,拍手道:「好啊好啊,御弟哥哥,你跟我去中京吧。」
「丫頭,別胡鬧。」
姜天闕瞪了一眼,旋即看向陸曌,笑道:「天子賜給你,那就是你的。
我知道你的顧慮,掌握龍印就是掌握兵權,你擔心因此惹來麻煩。」
「事實上,對你來說,有沒有龍印,都能調動大軍。
在東林軍、北涼軍、西海艦隊,以及南域這群虎狼的心中,你就是神,只認你,他們都聽你!」
「御弟哥哥,爺爺說的沒錯,這是你應得的。」
姜蘭英麻溜的給陸曌佩戴龍印。
隨後,姜天闕拿出一部手機和一張照片,「這是三年前你來時扣下的東西,現在交給你。
我知道你心裏一直有牽掛。
去吧!
現在,你可以回去看看了。」
陸曌心弦一顫。
照片里,正是他三年來魂牽夢繞的女人,那是他的妻子,白素素。
就在這時,手機震動了一下。
打斷了陸曌的思緒。
他打開手機,頓時,一條條短訊浮現在眼前。
頃刻間,陸曌雙眼泛紅。
「少游,你去哪了,怎麼好些天都不回來,我是哪裡做錯了嗎?
你回個話呀。
你快回來吧,求求你……」 「少游,我好想你,你在哪……」 「少游,今天是你離開的第四十九天,爸媽說你死在外面了,我不信,我肯定哪裡做錯了惹你生氣,你躲着我,對不對?
我知道錯啦,你回來吧……」 「……」 這一條條的信息,仿若刀劍,將陸曌的心刺的千瘡百孔。
陸少游就是他!
當初過來,姜老看他這個名字太過書生氣,就給他改了個名。
恰逢出現日月當空的異象,姜老靈機一動,便取「曌」字。
陸曌之名,就此誕生。
他從沒忘記,他是陸少游,有一個美麗的妻子,她叫白素素。
「陸少游,你個混蛋,你真的死在外面了嗎。
你知不知道,今天奶奶將我們一家子趕出宅子,還沒收了我家的財產,現在我們一家身無分文,流落街頭,媽媽還生病了,我們沒錢去醫院……」 「陸少游,我恨你!」
——轟!
三個字,令陸曌如遭雷擊。
這條短訊顯示時間是一年前,這也是白素素最後一條短訊。
她,肯定對自己很失望!
也很絕望吧!
陸曌心如刀絞。
然而,更讓他痛的撕心裂肺的是,最新的那條短訊: 「陸少游,你個殺千刀的,你就是個掃把星。
我女兒跟着你,沒過上一天好日子。
你把我們家害的那麼慘。
可憐的素素,我的女兒,懷着身孕被抓走送到地下黑醫生手裡,要強行剖腹取出嬰兒,還說有人要吃寶寶的心肝……老天爺,這都是造了什麼孽啊。
陸少游,都是你害的!
你要是沒死,就回來救救素素……我真是瘋了,三年來,一點音訊都沒有,你肯定死了!」
陸曌石化。
僵在原地,腦袋嗡鳴。
素素有身孕,懷着自己的孩子…… 我要做爸爸了!
可是,我的妻子,被抓去強行剖腹;有人要吃我孩子的心肝!

怒!
無與倫比的衝天之怒。
似乎要碎裂蒼穹。
令天地傾覆。
「噗!」
陸曌怒極攻心,一口血噴出來。
「小陸!」
「御弟哥哥!」
「神帥!」
全場皆驚。
陸曌慘笑,從來不曾落淚的鐵血男兒,此刻卻淚如泉湧。
他為國征戰,馬革裹屍,將性命都上交國家。
可是呢。
他守護的子民啊,卻在背後,要剖開她妻子的肚子!
要取出尚未出生的寶寶!
要…… 吃他孩子的心肝!

哈哈哈。
陸曌瘋魔,流出血淚。
這一刻,他毅然決然的甩掉龍印,扯下龍袍!
他,不做這御弟!
不做這神帥!
他是陸少游,是白素素的丈夫,是孩子的爸爸。
而現在。
他要回去,拯救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神若阻攔,就滅了那神;天要阻攔,就碎了這天!
「備機!」
兩個字,震的眾人搖搖欲墜,山上巨石滾滾。
而陸曌……不,是陸少游,他竟然就從狼胥山直直的跳下,面目猙獰,狂吼連連:「啊!

給我準備戰機!
快!
快啊!
!」

《戰天神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