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斬仙一百年,開局拯救公主仙師
斬仙一百年,開局拯救公主仙師 連載中

斬仙一百年,開局拯救公主仙師

來源:google 作者:吳老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慕斕曦 林玄 都市小說

林玄重生妖猴,淪為妖國底層斬仙使,受命對人族公主行刑!心生不忍之下,林玄救公主,滅玄鳥,殺出斬仙殿!其後,九曲毒窟戰九嬰,尊府天台攝真人,七聖山上斬猿妖,眾聖面前入真皇…神秘的天道圖錄,逆天的天罰斷罪體,更有上古大妖消失之迷,接連出現……重活一世,林玄本該萬般隨心,卻因對大乾公主生情,遊走在人與妖之間,終成無上妖尊附,境界:九品小妖(仙師)、妖將(真人)、妖王(人仙)、地妖(地仙)、天妖(天仙)、妖皇(人皇)、妖聖(聖人)、妖帝(帝君)、妖神(神人)、無上妖尊展開

《斬仙一百年,開局拯救公主仙師》章節試讀:

  世間仙師無數,妖魔鬼怪更是眾多。
  但很難有人能夠描述,人與妖魔之間的戰鬥會有多麼的殘酷。
  妖族興妖作孽,人類斬妖除魔。
  誰是因,誰是果,早已經無從分辨。
  但人與妖魔鬼怪之間,早已經勢不兩立。
  正海大師聽到慕斕曦的話,突然間雙手合十,道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斕曦公主還活着,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若是早知此行兇險,貧僧萬不會答應公主的要求的。」
  慕斕曦道:「大師嚴重了,這事不怪大師,也是曦兒有些任性了。」
  她思緒流轉,想起過往種種,不由輕聲一嘆。
  那一日,慕斕曦從她父皇那裡得知了她母親的事情,原來她的母親竟是死於妖族之手,因此便對世間妖魔鬼怪產生了怨恨,她從京都帝宮之中溜了出來,找到了金山寺的和尚正海大師。
  恰逢正海大師被金山寺派出,協助鎮妖軍前往大乾邊境寧城降妖伏魔,原本正海大師還不同意,但卻耐不住曦公主的請求,遂同意曦公主女扮男裝跟在他的身邊。
  原本以為這一次只是一些一二品的小妖作祟,卻不知寧城邊境竟有三品以上的妖怪橫行,他們這一隊三十幾個仙師,死傷七八個,剩餘二十餘人全部被抓,隨後送進了妖族斬仙殿之中。
  而在之後,慕斕曦則被其中一隻妖怪帶走了。
  就連正海大師也不知去向,但他知道慕斕曦若真被斬仙使行刑,那不光是他,就連整個金山寺恐怕都會被牽連,所以他拚命衝破氣海封印,逃離了那二十六號洞窟。
  隨後藏於囚仙窟中尋找慕斕曦的蹤跡……
  可大半月過去,中間也送了一兩波仙師進來,終究不曾發現慕斕曦的絲毫影蹤,值此絕望之際,更是被木管事等妖魔鬼怪發現了蹤跡,重傷圍剿。
  只是,無論是正海大師還是慕斕曦都不曾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見面。
  正海大師不由嘆道:「是那隻猴妖救了你?」
  慕斕曦聞言,目光不由望向洞口那盤膝而坐的背影,背影看上去有些消瘦,但似乎林玄的身上有着一種讓人難以揣測的秘密來。
  「是的,他救了我,這大半個月,我一直都在這裡,不曾離去。」
  聽到這裡,正海大師臉色不由一變,那本就腫脹的臉變得更紫了,他說道:「那……那公主有沒有什麼事情,那猴妖想要做什麼,是不是想要收公主當人寵。」
  看着正海大師的模樣,慕斕曦有些忍俊不禁,拋開對方和尚的身份不說,算起來正海大師也不過才二十來歲,也算得上大乾的天驕了。
  「大師,他沒有把我怎麼樣,我很好,也沒有被【妖縛】,這隻猴妖和別的妖魔鬼怪有些不同。」
  她抬起頭,輕輕的看着這個洞窟,再想起林玄平日里那些人性化的舉動,她不由有些恍惚。
  林玄,到底是人還是妖呢?
  這或許是她心中最大的疑問。
  「阿彌陀佛,曦公主萬不可相信這些妖魔鬼怪,妖怪擅長的就是妖言惑眾……說不定他還有陰謀在醞釀,但不管如何,貧僧絕對會護得公主周全的。」
  正海大師正色道。
  慕斕曦搖了搖頭,不知為何,她心中竟然覺得林玄可信,她這些天的相處,也在問自己,世間之妖真的都是孽嗎?
  「他曾說過不殺我的原因,只因為我不曾沾染過殺孽,乃是善良之人。」
  「哼,妖就是妖,怎麼可能會發現人類的善良。」正海大師明顯不信,隨後說道。
  「可他真沒有害我,甚至還說過會找機會送我離開。」
  慕斕曦道。
  「那一定是這隻猴頭的緩兵之計。」正海大師冷冷說道。
  慕斕曦見狀,旋即不在多言,正海大師還是孩童的時候,他的族人全都被一隻餓鬼所害,論起對妖魔鬼怪的仇恨,正海大師或許比她還要痛恨。
  據說他年幼的時候是被金山寺的法海羅漢收養的,也許受到法海大師的影響,正海大師對於妖魔鬼怪有着一種屬於他的正義。
  「對了,公主……你是否告訴過那猴子你的身份?」正海大師突然間正色道,似乎想起了什麼。
  「身份?你是說我公主的身份?」慕斕曦搖了搖頭,說道:「我和他也只有過寥寥數語,不曾提及。」
  聽到這話,正海臉色不由一變,怒道:
  「不好……這猴子絕對有問題。」
  ……
  與此同時。
  林玄獨自一人坐在了洞外,他正在感應着識海之中的天道圖錄,自從將正海和尚帶回洞窟之後,天道圖錄之上就散發出了蒙蒙的光暈。
  感應之下,光暈凝聚,隨後化作一顆丹藥浮現在他的手心之中。
  「妖玄丹……服用一顆可增長百年功力!果然,救正海的獎勵沒有那公主那麼逆天,一品善人,呵呵,算了,作妖不能太貪心,總不可能再去坑那丫頭吧。」
  他心中總有種邪惡的想法,但很快又搖了搖頭。
  「不過,如今已經救了兩個人了,接下來該如何是好呢?」
  林玄有些愁眉不展,他的洞穴不大,住上幾個人已經很勉強了,萬一後面再來一些人,那是救……還是不救呢?
  這是個難題。
  就在這時,紅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飄了過來,看着小猴子,那張腐爛半邊的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情來,「小猴子,你到底想做什麼,你想找死嗎?」
  林玄抬頭看向紅姐,輕聲說道:「紅姐……」
  他知道瞞不過紅姐,畢竟當初救慕斕曦就是紅姐幫的忙,借口便是人寵……但此刻他又要收和尚為人寵,這說不過去。
  紅姐冷笑道:「小猴子,你瘋了,自古人妖不兩立,你想救人,但在這斬仙殿中,你救得過來嗎?」
  林玄有些沉默,卻沒有說話。
  「我不知道那小道士給你什麼迷魂湯,又或者那和尚給你說了什麼,但……別忘了你是斬仙使。」
  紅姐冷冷說道。
  「我知道……」
  「那你為何要這麼做?」紅姐冷冷說道。
  林玄張了張口,卻不知該如何說起?
  告訴紅姐他識海中有天道圖錄?
  還是說,告訴紅姐他前世為人,有着屬於人類的認知?
  可這些他都開不了口,人類轉世成妖,多麼荒唐啊!
  紅姐已經是鬼了,或許還有對前世的眷念,但她保留的卻是對於人類的憎恨,所以她的怨氣每日都在增長,隨着她修為的提高,她逐漸也會淪為鬼物,化作鬼靈,和前世再無瓜葛。
  就算那些刻骨銘心的記憶也終究會消失的。
  所以紅姐作為斬仙使,一向不留情,林玄欺騙她,她又如何不生氣。
  「你當真不說嗎?你覺得我就不會告訴木管事嗎?那些記憶……我就算不要也罷。」
  「紅姐……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林玄苦笑道。
  「既然不能說,那就別說了,我今日本想找你再上一上那小道士的身的,可沒想到你居然還救了那個和尚,我不管你們有什麼關係,在這斬仙殿中,救人便是死罪。小猴子……我……恐怕幫不了你了。」
  紅姐神情有些複雜,隨後輕聲說道。
  「我知道……紅姐不告訴木管事可好?」
  「嗯,念在之前的情分上,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但你能瞞得住多久?就算我不來,老八也回來,你總不可能要殺斬仙使吧。」
  「我……」林玄無言,救人是死罪,同僚相殘,也是死罪,但這事終究是瞞不住的,遲早東窗事發。
  「哼,算了,我管不了你,不過我告訴你,之前給你的那塊人皮是我的皮,已經落在木管事手中許久,我這兩日會將之收回,屆時,人皮不在,你當清楚,你的處境。」
  林玄震驚,不由看向紅姐,苦笑道:「原來,紅姐你還有這一手,我就在想,你那塊珍藏了多年的人皮怎麼會輕易拿出來。」
  「那是我前世肉身的皮,我……成為鬼之後就伴隨我了,我怎麼捨得,你就當紅姐一向鬼話連篇好了。小猴子,言盡於此,你若此刻和木管事道歉,或許還有一線生機。」紅姐輕聲說道。
  林玄搖了搖頭,說道:「呵呵,你覺得可能嗎?從我決定欺騙木管事那一刻起,就已經不可能了,也罷,這段時日還是多謝紅姐了。」
  紅衣女鬼聞言,不由輕聲一嘆,終究卻是什麼都沒說。
  便在這時,突然間整個斬仙殿都在劇烈的振動。
  不……不止斬仙殿,甚至整個玄妖之森,整個妖國無盡疆域似乎都在振動,天地變色,風雲變換,星辰運轉,萬妖震驚。
  斬仙殿深處,竟有絕世妖王踏出十三層的深淵,懸浮天際,直視東方,那數千年的道行震懾群妖,震得整個斬仙殿無數妖魔鬼怪瑟瑟發抖。
  就連林玄哪怕有天道圖錄護身,也感覺到一陣窒息。
  而紅姐此刻更是臉色巨變,渾身顫抖不已。
  「這……這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會有妖王現世。」
  而此刻,那妖王也是神情凝重無比,不止如此,就連他身邊也瞬間飛來十幾道流光,竟然全都是妖王級別的存在,恐怖的氣息瀰漫妖國,震驚妖國億萬妖魔鬼怪。
  而他們的目光則全都落在了那東方天際之中。
  便在這頃刻,東方有絕世強者虛影浮現,彷彿穿越千百萬里的虛空,踏空而來,猶如一尊無敵的帝者傲立蒼穹,睥睨眾生,舉手抬足之間,天地變換,風雲變色。
  那十幾名妖王臉色不由一變,其中一人死死的盯着那道虛影,輕吐出了幾個字。
  「大乾武帝!」

《斬仙一百年,開局拯救公主仙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