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醫龍婿
戰醫龍婿 連載中

戰醫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江南煙愁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飛 奇幻玄幻 彩鱗

為了大國戎馬一生,如今嗜血歸來,竟要面對嬌妻被逼嫁人的場景……這讓葉飛怎能容忍,展開

《戰醫龍婿》章節試讀:

隨着音樂聲響起,黃家大少緩步走到雲彩麟面前,臉上堆笑伸出手臂。
「我的新娘,咱們的婚禮開始了!」
雲彩麟觸電似的向後急退,幾乎是驚呼了出來。
「不,我寧死不嫁人!」
黃家大少臉上的笑容變成了獰笑,「親愛的,這可由不得你!」
話音未落,兩個健壯女僕上前分別架起雲彩麟胳膊,拎小雞一樣推搡着她向大廳中間走去。
婚紗被扯壞,花冠掉落,不管雲彩麟,如何掙扎,她們毫不在意,只是撕扯着她往前拉扯。
「放開我!」
瘦弱的姑娘暴發出巨大力量,掙開倆人的手臂,轉頭向門外跑去。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聲。
雲彩麟雪白的面頰上多了一個鮮紅色五指印。
「爸,你打我......」 雲五道咬牙切齒壓低聲音說道,「給我去拜堂,要不然老子扒了你皮!」
從小就受到家人百倍呵護的雲彩麟,做夢沒想到自從自己殘疾之後,家人的態度變得天翻地覆一般。
別人冷言冷語倒也罷了,慈祥的父親竟然逼自己嫁給討厭的黃大少,還動手打人。
雲彩麟捂着臉頰,震驚的看着父親!
黃家大少趁機抓住她裸露的雪白手臂,「走吧親愛的,讓賓客久等,可是非常失禮的喲!」
「放開我!」
雲彩麟彷彿一隻受驚的白天鵝,發出驚恐尖叫聲,一根雪亮的純銀髮簪出現在她手中,頂在了自己的脖頸里。
「你們再逼我,我現在就死給你們看!」
銀亮的發簪已經刺破了雪白肌膚,鮮紅的血液順着修長脖頸緩緩滑落。
雲彩麟決絕的目光和憤怒的表情,讓人無法懷疑她說到做不到。
「彩鱗放下簪子,婚事好商量,你先放下簪子!」
婚禮上如果出了人命,而且死的是新娘,恐怕整個龍國都會笑話他們幾個家族。
雲五道都被嚇住了,連忙解勸。
黃家大少嘴角掛着冷笑,聲音輕柔的像是在和戀人私語,「親愛的,你只要刺下去,那麼你的孩子,下場會比你慘一百倍!」
這句話好比魔咒一般,雲彩麟像是被施了定身法,手裡的銀簪緩緩滑落,掉在地板上聲音清脆。
眼淚從她美麗的眸子里流淌而出,滑落在雪白的婚紗上,「放了我女兒,我嫁給你!」
黃家大少拿出一塊絲巾,像是擦拭一件精美的瓷器,擦拭乾凈彩鱗秀美面頰上淚痕,「這樣才像個新娘嘛,咱們拜堂去!」
司儀高聲喊道,「新郎新娘面朝東方,一拜天地......」 高坐在正堂之上的黃不仁滿臉笑意看着一對新人來到自己面前,隨着司儀的聲音,小兩口緩緩跪拜。
「好,從今後,黃家和雲家結為親家,雲家的事,就是我黃家的事,可有意見?」
原本這種宣布,只是一個過場,從未有過賓客打臉主家的事情發生。
可是今天黃不仁聲音剛落,一個冰冷的聲音彷彿從九天之上降落而來。
「我不同意!」
這聲音雖說不大,卻震徹人心,直接穿透嘈雜的鑼鼓聲響,鑽入在場數百賓客耳朵之中,讓人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是誰,給我站出來!」
黃家保鏢隊長黃大強高聲喝道。
回答他的是沉重而穩健的腳步聲。
這腳步聲如同戰鼓,又像是春雷滾滾,一聲聲敲擊在眾人的心臟之上,讓在場的數百人不約而同的捂住了胸口,臉上露出痛苦之色。
這是來自地獄的召喚?
還是來自血海的浪潮?
許多人不由自主的想,這腳步的主人,來自地獄、屍山、血海之中,太可怕了。
隨着腳步聲,一個偉岸身影出現在大門口,遮擋住了大部分陽光,剩餘的光線在身體周邊穿過,好似給這人加了一層光環。
「你是誰?
來我們黃家幹什麼?」
黃大強是曾經上過戰場,見過血的人物,可此刻他聲音都有點發顫。
門口男子冷笑一聲,緊接着哐啷一聲悶響,地上多了一個巨大的東西,「我來給黃家送賀禮!」
「鍾?」
「來送鍾?」
眾位賓客看清了地上的東西,竟然是一口巨大的銅鐘。
婚禮之上最講究吉利,鍾和終諧音,送鍾,就是送終,這簡直晦氣到家了。
「不錯,我給黃家來送終!」
男子正是葉飛,隨着走入大廳,他的樣貌終於顯現出來,一身破爛軍裝,上面滿是補丁,還沒洗乾淨,散發著濃郁的怪味道,讓這些高雅的名門大族們聞着作嘔。
頓時惹得整個大廳里一陣陣叫罵。
「哪來的叫花子,快點滾出去!」
「今天是黃家大喜的日子,你小子搗什麼亂,給我滾!」
「靠,逼裝的倒是很牛,原來是個叫花子,黃隊長給我打,照死里打!」
對於這些大放厥詞人,葉飛毫不理睬,他徑直走到已經呆傻的雲彩麟面前,聲調溫柔的好似春風。
「彩鱗,是我,葉飛,我回來了!」
眼淚從星辰般的眸子里滾落,雲彩麟也不去擦拭,只是緊緊盯着眼前的人足足五秒鐘,忽而發出一聲痛哭,「飛哥,是你!」
倆人在眾目睽睽之下,緊緊抱在了一起。
雲彩麟哭的如同梨花帶雨芙蓉泣露,「阿飛,我等你等的好苦,你終於回來了!」
「這小子就是那個姦夫吧!」
黃大少陰狠的眸子里充滿了怒火。
葉飛輕輕將雲彩麟放開,護在身後,冰冷的目光掃過面前所有人,忽然他看到了坐在左上方的黃不仁。
葉飛鐵石般的心臟顫抖了一下,這人他認得,當年滅門慘案,他參與過!
終於找到了一個仇人,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一個計劃迅速在葉飛腦海中成型,今天不但要帶走妻子,報奪妻之恨,而且還要報滅門之仇!
他看着面前眾人,朗聲說道。
「你們有一個算一個,都聽好了,我叫葉飛,是雲彩麟的丈夫!」
彷彿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黃家大少發出一陣狂笑。
「哈哈哈,你們大家聽聽,諸位,這個叫花子,竟然說自己是彩鱗的丈夫,那麼你們告訴他,老子是誰?」

《戰醫龍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