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招惹王爺後,我邊當鹹魚邊虐渣
招惹王爺後,我邊當鹹魚邊虐渣 連載中

招惹王爺後,我邊當鹹魚邊虐渣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李蘊 穿越重生 許輕遠

男主是封墨炎女主是薛以竹的小說《招惹王爺後,我邊當鹹魚邊虐渣》又名《讀心王妃開掛了》身懷絕技的特殊組織人員薛以竹,完成最後任務終於盼來了退休鹹魚生活結果一覺醒來,她竟然穿越成了個奪走了王爺清白之身的大罪人背着原主的黑鍋,她被掃地出門,獨自住進王爺送的大宅院幸好萬能空間在手,不僅能上網,各種現代設備物資應有盡有,她隨手掏出挖掘機就開始秘密改造大宅院!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養老!偏偏某個丟了清白的冷麵王爺糾纏不休,心機女配歹毒師兄陽奉陰違作惡好在薛以竹一個不小心獲得了讀心術,渣渣展開

《招惹王爺後,我邊當鹹魚邊虐渣》章節試讀:

第4章兩個孩子也吃好了,李蘊走過去把兩個孩子的空碗收了,桌子上的雞蛋殼也收了,這才出去。
爹爹,娘親變好了,不打我們了,給我做衣服還給我們煮雞蛋吃。」
小北怯怯的看着男人說。
嗯?
怎麼回事?」
男人皺眉,越發感覺奇怪了。
他們相處有三年光景,他怎生不知道那女人的心性,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心胸狹隘豈能說改就能改好的。
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那天娘親在屋裡睡覺,醒來之後就變好了,給我們做了背心,襪子,還讓我們吃飯了,晚上還摟着我們一起睡的。」
小南看着男人,認認真真說的詳細。
聞言,男人眼眸蹙起,摟着這兩個孩子一起睡?
她不是最討厭小南和小北的?
怎麼還會摟着他們睡?
男人看着李蘊進來,對兩個孩子說,你們先出去玩會兒。」
李蘊剛洗了碗筷進來,雙手凍得通紅,她捂着耳朵進來,聽到那漢子的話,一把護着兩個孩子帶了進來。
讓孩子們出去做什麼,外面正是下着雪呢,剛消停會兒,又開始下了。」
男人看着她冷靜的道,我有話想與你說。」
李蘊愣在原地,點頭道,有什麼話你直說就是,我聽着呢。」
你還認識我嗎?」
男人張口直接問,眼神冷厲盯着李蘊,彷彿要看透她的全部。
李蘊暗自吞咽口水,她是緊張的!
她不是原主,怎麼可能認識這個男人,但那是,她又不能說自己不是原主,得假裝認識。
假裝的話,她就是在說謊啊。
李蘊眼神閃爍不定,她不喜歡說謊,因為一說謊就臉紅心跳,眼神無法集中。
認識啊,你是孩子爹啊,兩個孩子的爹啊。」
男人幾乎是瞬間抓住了破綻,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眼神直視的看着她,我的名字叫什麼?」
李蘊被逼的快要抓狂了,這個男人身上的氣勢太強大,讓她不得不低首。
抱歉,我......。」
李蘊的話剛說到一半,男人抬頭看向兩個正盯着他們看的孩子。
你們兩個先去廚房獃著。」
兩小隻很聽男人的話,推開門走出後還順手把門給關上了,這舉止讓李蘊心中哭笑不得。
孩子出去後,男人伸手把李蘊按在床上,居高臨下的盯着她,你到底是誰?
為何會裝扮成她的樣子。」
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個根本不是原來的女人,原來的女人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嫌惡和冷淡的表情。
李蘊雖是萬分着急,卻咬牙死撐下去,我不是誰,我就是你孩子的娘,你的媳婦啊,你這出去打獵回來,連自己媳婦都忘記了。」
她想,自己應該沒說錯!
孩子喊她娘親,她自然是孩子的娘,孩子喊這個男人爹爹,他是孩子的爹,肯定就是自己的丈夫了,絕對不會錯的。
我們成婚三年,你未曾被我碰一下,我們婚後第一天你拿出協議說,只和我做名義上的夫妻,等孩子養大,你要與我和離,我帶着孩子凈身出戶離開,還要給你一百兩的辛苦費。
你曾經說的這些話,都不記得了?」
男人咄咄逼人的盯着她問。
這個曾經說要與他和離的女人,竟然說她是他的婆娘,他是她的丈夫?
怎麼可能。
李蘊只感覺陣陣溫熱氣息吞吐在她臉頰上,被他強烈的男性氣息感染了大腦的運轉,真的沒仔細聽他在說什麼。
但是,她能感覺到,這個丈夫不是簡單的一般凡俗獵戶農家漢子,他竟然會有這般縝密的觀察能力。
她心驚膽戰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見她沉默不遠,臉色緋紅透亮,男人厲聲呵斥,說話......。」
男人聲音不自覺的加大。
李蘊被嚇的眼淚快飆出來了,真怕他會動一下小手指頭掐死自己。
我說,我說就是了,你離開之後,我高燒一直不退,就在屋裡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我起來之後,天色已黑,而我也不記得之前的事了,我連自己叫啥都不知道,看到兩個孩子喊我娘親,我才曉得自己是當了娘的人,我是發燒丟了之前的記憶,之前說的那些話,我一點都不記得了,你、你別掐着我的脖子,難受......。」
李蘊雙後抓着他禁錮自己的大掌,這個男人渾身戾氣好重,真怕會掐死自己。
你說,之前的記憶全部忘記了?
還說要當我婆娘?」
男人瞧着她通紅的臉頰,怕自己再大力一點她就會死在自己手中。
這個女人變了,變得會照顧孩子,也樂意與他說話,今天她說的話比他們相處三年說的全部話還要多,他倒是覺着,丟失記憶的女人比之前那個好多了。
我現在不就是你媳婦嗎?
你還想咋地啊?」
李蘊說著,眼淚順着臉頰滑下,疼啊,脖子被掐的真疼!
聽到李蘊的話,語氣強調帶着可憐又委屈,男人終是心軟了下來,放開手,原來她是因為高燒失去了之前的記憶,怪不得變得奇怪了起來。
李蘊得了呼吸,如涸轍之魚遇到了海水,大口呼吸,喘息不止。
記住我的名字,叫許輕遠,你自己叫什麼可還記得?」
許輕遠看着她,急喘息的模樣,極為可憐!
李蘊搖搖頭,她是顧不上說話,只想大口呼吸一番,這才是活過來的感覺,而且,她真的不知道原主叫什麼,也不知道原主她爹娘家裡還有什麼人!
你叫李蘊,家人在山下村子裏住,爹爹去世許久,你娘掌家管事,你有兩個哥哥,兩個姐姐,兩個哥哥已經成婚,你大姐已經成親出嫁,你二姐被休妻在家。」
許輕遠皺眉,把能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
我家裡人好多啊,那我這個最小的肯定備受家裡人疼愛吧。」
李蘊喘息之後,滿臉天真的問。
前世,她是獨生子女,備受爸媽和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以及親戚們的疼愛與關照,想着現在,她既然是李家老幺,應該也是備受寵愛的。
是孩子的娘,孩子喊這個男人爹爹,他是孩子的爹,肯定就是自己的丈夫了,絕對不會錯的。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招惹王爺後,我邊當鹹魚邊虐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