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謀傾天下
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謀傾天下 連載中

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謀傾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姚大圖 婧姝

她是二十一世界殺手之王,卻別自己死敵所害她卻是魏朝虞國公府的無能二小姐,爹爹不疼,姐妹不親竟然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和老太君聯合起來逼死一朝穿越,她已經不再是她爹爹不疼?那就不要這個爹爹了姐妹不親?她是殺手之王,要姐妹何用?夫人陷害?不好意思,她向來是有仇必報什麼?她竟然是被休棄的棄婦?竟然還有個三歲的女兒!算了算了,看在這個女兒很可愛的份上,她就勉強接受吧但是為什麼這個渣男現在要回來?想要跟她搶女兒?還是想要跟她舊情復燃?不對,這個渣男好像就是前世殺了她的死敵啊!怎麼辦?她好展開

《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謀傾天下》章節試讀:

第1章七夕節對於姚婧姝和綿綿來說是一個比元宵節、中秋節、春節更加重要的節日。
平日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算坐個牛、馬、驢車跑個住在附近的親戚家都要用面幕遮着臉。
唯獨七夕,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乞巧節,女兒節,只有在這一日姚婧姝才可以帶上丫鬟綿綿趁一家人都睡下之後翻牆出來,自由自在的玩個夠本。
婧姝的爹是太醫院一名普普通通的醫官,爹有三房夫人,婧姝的娘葛氏生了她和哥哥姚大圖。
婧姝還有一位姐姐,叫姚婧好,她是大房夏氏的女兒。
妹妹婧媚是三房余氏所生。
家裡人口不多,關係卻複雜,葛氏耿直率性,深得老爺信任,主持中饋將近二十年。
對於葛氏的管家能力夏氏並不買賬,她的理論是,還不是那個女人生了一個兒子,所以才討得老爺歡心。
要知道男人一開心往往會做出低智商的事情。
不過夏氏再損人都沒有用,有一點她到沒說錯,葛氏的確生了一個兒子,這個兒子是老爺唯一的兒子,也是姚府唯一的男性繼承人,如此就算夏氏再羨慕嫉妒恨也是枉然。
夏氏精力旺盛經常慫恿余氏在家裡興風作浪,婧姝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她覺得自己生活在海上,隨時都有沉船的危險。
然而儘管生活波詭雲譎,十幾年下來婧姝在無意之中練出了一套本事,她從來沒有怕過夏氏掀起的風浪,更別說那個面無四兩肉的刻薄小人。
此時和綿綿兩個女扮男裝走在觀前街,婧姝心裏有一點小緊張,畢竟是趁娘他們都睡下之後翻牆出來的,要是被娘發現了怎麼辦,她會綳起臉來非常嚴厲的教訓自己一番。
儘管娘從來都是好說話的,可是對於女孩子應有的分寸,比如閨閣之禮什麼的還是管得嚴,抓得緊,絲毫都不會鬆懈。
可是緊張歸緊張,一出了府,看到街上這麼多花燈,還有臉上洋溢着歡笑的遊客,以及和綿綿兩個一直惦記着的采芝齋糖果、黃天源糕團,所有的擔憂都煙消雲散了。
小姐,你快看那盞燈,多美啊!」
綿綿忽然大呼小叫起來,一把拉住婧姝的衣袖,指給她看前面一盞花燈,綿綿是書童打扮,烏黑的頭髮高高梳起,只在頂上扎一塊靛色的襆頭,俏麗的小鼻子上因為過分激動和走得太快冒出一層細汗。
婧姝看着綿綿,發現她半張着嘴,露出一種既驚又喜的表情,看來平時要多帶她出來走走,否則一看見新鮮東西就激動成近乎痴傻的模樣。
婧姝作書生裝扮,一襲青色長衣,腰系深紫色緞帶,頭髮也像綿綿那樣高高束起,露出纖細的脖頸。
看來這兩個丫頭還得好好學學易容術,兩個人儘管是男兒裝,可一看裸露在外的脖子和玉手就知道是女的。
綿綿讓婧姝看的是一盞三層花燈,最上面一層為水仙造型,中間是走馬燈,最下一層是荷花底座。
難怪小丫頭會大驚小怪,原來看見一盞造型別緻的花燈了。
婧姝抬頭看了眼天色,她在心裏掐算時間,她們是亥時三刻從府里出來的,兩個人一路小跑,期間去黃天源糕團買了棗泥山藥糕,買完糕兩個人邊吃邊玩邊看,這時看到一群人在排隊,原來是買棉花糖的,綿綿嚷着要買,大概排了一刻鐘的隊方才買到兩大圈棉花糖。
接着又是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說笑,如此一來,婧姝覺得差不多是時候回去了,少說此時也快子夜。
時辰不早了,我看我們還是快回去吧,萬一讓娘發現了又要被她

《至尊凰妃:深宅嫡女謀傾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