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至尊劍靈
至尊劍靈 連載中

至尊劍靈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常月瑤 秦江

劍尊,一劍可破碎虛空,一劍能碎星河!萬古劍尊,以劍證道殺!寸草不留!殺!只為守護親友少年天才林清遠,卻被人奪走了至尊劍靈,父母被害,家族背叛一代天驕,身負血海深仇勤修不輟,一步一個腳印,重塑輝煌滄瀾古城、清幽雪山、天鬼雄城......都擋不住我崛起的腳步!展開

《至尊劍靈》章節試讀:

第五章 絕對妖精夕陽西下,秦江在典獄長熱切的眼神中離開,前往御書房。
並沒有去理會那些死囚。
之前秦江在一本心理學書上看到過。
把犯人獨自關在一個房間里,好吃好喝的供起來,等時間長了,犯人就會產生一種孤獨的心理,並會對之後看見的第一個人產生依賴。
秦江雖然貴為皇帝,但是也不相信什麼王霸之氣一展露,死囚就能效忠。
先關着吧,等啥時候黑胖子的錢到位了,再訓練這些人。
推開御書房的大門,秦江整個人都驚呆了。
只見玉案上堆滿奏摺,而最上面的,已經落滿了灰塵。
秦江眼角一抽,原主這王八犢子是多久不理朝政了?
就他這逼樣的不被人架空都沒有天理了!
可抱怨歸抱怨,該干還是要干。
秦江簡單的收拾一下,開始奮筆起書。
最開始的時候,他每一個奏摺都看的很細,批改的很認真。
可隨着時間逐漸增加,秦江的臉由紅轉白,由青變黑。
秦江死死抓着一封奏摺,上面寫着:臣見陛下日夜操勞,衷心擔憂,望陛下保重龍體!」
這讓他不禁想起初中的英語課文。
你好嗎?」
我很好,謝謝!」
秦江簡直都要罵娘了,奏摺是解決問題的,可現在提出問題的人本身就是最大的問題!
這朝政,已經到了不得不整治的地步了!
這些人,都是在把原主當小孩兒哄呢吧?
還有另一封奏摺是請功的,秦江看完都想撕了。
京城乞丐眾多,臣想起陛下平日教誨,好心遞給他們每人一個饅頭!」
不過換成原主,恐怕是一頓表揚加賞賜吧?
秦江扶着額頭,這真的是朝廷么?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發朋友圈呢!
這時,老福公公的聲音在門口響起:陛下,妍妃娘娘駕到。」
妍妃?
秦江對這個名字並不陌生。
原主喜歡這個妍妃已經到了舔狗的地步,可謂是言聽計從。
這個女人就是紅顏禍水的代名詞。
想着印象里的美人,和那舒爽到骨子裡的**,秦江的呼吸都有點急促了。
怪不得原主如此寵溺她,自己都沒見過真人,只是記憶中都已經難以把控了!
不過,秦江可不是原主那種下半身思考的大豬蹄子。
妍妃再美,但是秦江不得不防。
因為,她是兵部尚書何軍的義女!
何軍一系人馬能在朝堂佔據大半席位,妍妃可謂是功不可沒,枕邊風吹的原主神魂顛倒。
妍妃人未到,余香已經席捲整個御書房。
秦江看着來人,好懸破了功。
這妍妃與常月瑤完全是兩個極端!
潔白的鵝頸下是兩片如同凝脂的鎖骨,身材微胖凹凸有致,該大的地方特別大,特別是那雙潔白的玉腿,就像有價無市的古董一樣,讓專業人士忍不住把玩!
整個人可謂性感到了極致!
秦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這個女人的一瞥一笑都正好擊打在他心理防線薄弱點上。
妍妃見秦江的模樣,鮮艷的紅唇微微上揚,陛下為何如此看着臣妾,是太久沒見,不認識臣妾了么?」
秦江深吸一口氣,臉上裝出猥瑣的樣子,一把摟住妍妃:怎麼不認識,我忘了誰也不能忘了我的小美人啊!」
妍妃被摟住,眼中下意識閃過一絲厭惡,她嬌呼一聲,趁機離開秦江的手臂:臣妾還以為是哪裡做錯了,惹得陛下不高興了呢。」
秦江前世作為社會工程學博士,研究過心理學,敏銳的捕捉到妍妃的表情,眯了眯眼睛,嘴上安慰着:怎麼會呢,朕疼你還來不及呢。」
他雙手搭在妍妃粉.嫩的雙肩上,眼睛不自覺看着鎖骨下的白嫩。
這這這,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啊!
妍妃巧笑,口中呼出誘人的甜甜氣息:來的時候,臣妾還想着,陛下要怎麼處罰臣妾,臣妾都願意呢。」
秦江剛平靜的心境,又有點爆炸了。
這女人,絕對的妖精!
秦江表面掛上一副豬哥的表情,言語輕佻:那朕可得好好想想怎麼處罰你呢。」
妍妃嬌哼一聲:陛下好壞呢。」
她直接趴在秦江的腿上,小拳頭輕輕捶打。
軟玉在懷,秦江只感覺麻了半邊身子。
妍妃看在眼裡,心中得意一笑。
陛下雖然剛剛娶了常國公的女兒,但那又怎麼樣?
她自信可以牢牢把握住秦江的心理。
可下一秒,秦江的話讓她有些失色。
那愛妃給朕吹奏一曲如何?」
望着廢物皇帝直勾勾看着自己的嘴唇,妍妃眸中閃過一絲冷色,她擠出一絲笑容,裝作 什麼也不懂:臣妾遵命……不過,這裡是御書房,乃陛下批改奏摺之所,玩樂之事還是等陛下來」臣妾的安寧宮……」不用,就在這裡!」
秦江不容置疑的說道:這整個大夏都是朕的地盤,誰敢說什麼?
!」
陛下息怒,臣妾這就開始……」妍妃心中滿是抗拒,但還是不得不討好皇帝。
秦江看着妍妃的表情,滿意的點了點頭,大喊一聲:老福子!」
妍妃百思不得其解,玩樂……三個人,更何況其中還有個太監,怎麼玩樂?
  難道還找個旁觀助興喊加油的?
想到這裡妍妃的臉色有點難堪,但很快就用嫵媚掩蓋下去。
福公公屁顛屁顛跑來了:陛下!」
秦江嘴角一勾,露出壞笑:去取最好的蕭來,愛妃要為朕獻曲一首!」
妍妃這才明白過來,只覺得天打五雷轟。
就這?

秦江看見妍妃的表情,暗自得意。
小樣我還治不了你了?
一曲終了,妍妃拋了一個媚眼。
陛下,怎麼樣?」
秦江滿意的點了點頭:吹的蠻好的。」
他由衷的誇讚,一點沒有誇大事實。
何詩妍的蕭,確實別有一番滋味,聽完讓他身心愉悅。
妍妃嘟着嘴撒嬌:陛下是舒服了,臣妾可累的渾身發酸呢。」
秦江只感覺身體一酥,他被撩的難受,反客為主:愛妃身體酸,不如讓朕幫你揉揉?」
秦江一副神魂顛倒的模樣,晃哉的抱了上去。
妍妃眼角一撇,似乎有不易察覺的厭惡閃過。
她裝作要摔倒的樣子,繡花鞋順着玉足正巧被秦江拿在手中。
秦江拿着繡花鞋,臉上掛着的放.盪微不可查的一僵。
他餘光瞥向妍妃光滑的大腿,不自覺咽下一口口水。
咕嚕。
妍妃見狀展顏一笑,媚骨天成的姿色在這一刻顯露的淋漓盡致。
她輕輕踩在地毯上,留下寸寸芳香。
陛下,您在想什麼?」
秦江是何許人也?
見過大風大浪,看過無數學習資料的他瞬間回過神來,眼見妍妃那副欲拒還拒的模樣,身體不斷晃動,便再度換上一副豬哥樣,大笑着撲過去。
可每當秦江要抓住妍妃,都會被妍妃碰巧」奪過。
他哪裡看不明白妍妃的路數?
只見秦江裝作不在意的一撲,突然加速,終於碰到了妍妃的衣角。
可妍妃滑的跟一條泥鰍一樣,使了一招金蟬脫殼,逃脫了秦江的魔爪」。
秦江看着手裡的輕紗外衣,輕嗅一口。
不同於他臉上的迷.離,秦江心中冷靜無比。
這妍妃簡直邪乎,每一次都差一點,偏偏就是抓不住。
他感覺心裏有一股邪火,上不去下不來。
秦江稍稍平復了一下,就進入了賢者模式。
他故作不悅,一屁股坐在龍椅上:你走吧,朕一會去找瑤妃。」
找瑤妃?
妍妃的動作一頓,眼中冷色一閃而過。
她穿上繡花鞋,邁着小碎步,整個人趴在龍椅扶手上:陛下不要生氣嘛,這御書房來往人那麼多,臣妾沒辦法好好服侍陛下呢,不如陛下來臣妾的安樂宮,臣妾任由陛下擺布如何?」
妍妃吐氣如蘭,話里的曖昧令人浮想聯翩。
秦江在看不見的地方,勾起深如古井的神秘笑容。
他抓住妍妃的臉蛋,好像報復似的,狠狠掐着:那你回去等朕吧!」
好……啊……」妍妃哪知道秦江的靈魂早就換了人,捂着發疼的臉蛋跑到門口,媚笑着:陛下好壞呢,妾身等你哦。」
秦江保持痴迷的表情,坐在龍椅上久久未動。
直到他確認妍妃離去,才恢復原狀。
他已經可以肯定,妍妃有問題,但是具體什麼問題,他還需要進一步查證。
擺駕白玉宮!」
喳!」
這安樂宮,秦江早晚得去一趟。
但不是現在。
何詩妍一回安樂宮,就命人燒水洗澡,被秦江碰過的地方用玫瑰花瓣狠勁搓揉,眼中是不加掩飾的厭惡。

《至尊劍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