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
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 連載中

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

來源:google 作者:櫻桃樹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趙瑜 陸目成

客觀來講,趙瑜挺同情病嬌男陸目成的,陸家人好不容易給他找了個門當戶對肯嫁過來的女展開

《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章節試讀:

趙瑜為難:「安安小姐一直在鬧。」
「讓她鬧幾天就好了。」
陸目成冷哼一聲,微微握拳:「秦暮這個從市井出來的女混混,能教出什麼好東西,安安再跟着她,都要變壞了。」
但是他小看了秦暮的能力,陸目安被關起來後不吃不喝,差點脫水,奄奄一息的樣子,氣得陸目成怒氣沖沖的找到了秦暮。
這是他們時隔半個多月的見面。
兩個人脾氣都更臭了一些,一雙無情的眼睛誰也不饒過誰,像是刀子一樣狠狠地剜着對方的肉。
只是陸目成心中卻很吃驚,一個多月不見,她瘦的更加離譜了,一張小臉楚楚可憐。
只是別被她的表面給欺騙了,秦暮眼裡滿是狡猾,像是一隻狐狸。
陸目成放出狠話:「你要是再打安安的主意,我就把你和狗關在一起。」
聽了這話,秦暮笑了,笑得極其燦爛,單手插在褲兜里,抬頭看着陸目成的時候,眼神還有些一些挑釁的感覺。
「我確實和狗關在一起啊。」
這女人……真是肋骨斷了都不安分!
雖說陸目成不會有情緒波動,不過對於這麼不要臉的秦暮,還是感覺到胸口悶悶的,可對於陸目成來說,對於這種感覺不僅陌生,還有種難以控制的恐慌,不過很快,陸目成便將這種情緒壓了下去。
「哦?
喜歡狗是吧?」
陸目成看着無比淡然,聲音卻是從牙齒縫裡擠出來的。
秦暮打了個響指,男人卻瀟洒離去,一股不詳的預感在她心裏蔓延開。
於是第二天,秦暮真和狗關在一起了!
秦暮看見這兇惡的鬥牛犬,嚇得哆嗦了一下:「這男人真是一坨沒有感情的鐵疙瘩,怪不得新娘寧願跟個女人跑都不嫁給他。」
陸目成手放在門上,都打算推門進去了,卻聽到秦暮這番話,推門的手瞬間變得僵硬。
收回手,緊緊握成拳頭,抿着嘴,默默壓下心裏的火氣,轉身對趙瑜叮囑道:「晚上不用給她送飯了。」
趙瑜望望門內,又望了望陸畝成,嘆了一口氣。
望着身旁的鬥牛犬,秦暮陷入了深思,這物種,又丑又凶還又貴,估計,也只有陸目成這種人喜歡養!
還真是『物以類聚』!
這隻鬥牛犬脾氣還極臭,非要枕着秦暮的腿睡覺,秦暮不肯,它就齜牙咧嘴的恐嚇她,嚇得秦暮不敢動彈。
秦暮苦不堪言道:「我算是知道什麼叫狗仗人勢了。」
它似乎聽得懂,氣得齜牙咧嘴地瞪着秦暮。
秦暮只能趕緊求饒:「狗哥哥,我錯了。」
其實她心裏默默想着,總有一天我得殺了你,然後丟在陸目成的面前。
過了幾天陸目安來看秦暮了,秦暮看她穿得像個小公主,四周亂成一團,一個個都忙忙碌碌的,仔細一問才知道,今天是陸目安的生日。
十二歲的小成人禮。
秦暮十分艷羨地說:「我十二歲的時候還在外面討日子,到處打醬油,沒少遭人嫌棄,哪裡有你這樣幸福。」
陸目安是個心善的孩子,聽出她的語氣,主動道:「那我帶師傅你去轉轉?」
「行!」
秦暮求之不得,連忙點頭:「正好,我給你準備一份禮物。」
陸目安一聽有禮物更加開心了,她偷偷地將秦暮放了出去,秦暮猶如脫韁的野馬,一下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躲在雜草叢裡找了一根木棍,報復地狠狠扎了一下鬥牛犬的屁股。
鬥牛犬吠叫起來,掙脫了繩索向外跑去…… 秦暮緊隨其後,混在人群中雀躍奔跑,看着那些男男女女們驚慌失措,紛紛落入對偶的懷抱里。
漂亮!
秦暮笑着跑上了樓,笑聲靈動。
在偌大的別墅裏面找了半天,秦暮也沒找到陸目成的房間在哪,倒是意外闖入了另一間裝潢非常特別的房間。
這間房裡有很多讓人眼花繚亂的禮服,夢幻、朦朧、美麗、閃亮……一個女人從小到大的幻想都集中在了此處。
簡直就是一個天堂。
從小就缺少關愛的秦暮,此刻也泛濫出了少女心,她穿梭在這些禮服中,找到了一件驚艷的香檳色禮服。
她立即穿上身,感覺這件禮服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一樣,她很高興,穿着這件禮服,找了一雙同色的高跟鞋,像是午夜的灰姑娘提裙而逃。
銀鈴般的笑聲回蕩在走廊,就在她跑出房間的時候,忽然有人喊住了她。
「站住!」
秦暮一驚,是陸目成的聲音!
秦暮後背一緊。
「你是誰?」
陸目成步步緊逼,秦暮感覺到一股濃郁的酒味瀰漫過來,看樣子他是醉了,待會兒用高跟鞋砸暈他!
就在秦暮要脫高跟鞋砸陸目成的時候,忽然停電了,陸目成在黑暗中一把抱住她,充滿酒氣的腦袋窩在她頸脖處,弄得她酥**麻的。
秦暮微燥:「你離我遠點,這腦袋重的跟個瓜似的。」
陸目成是真醉了,聽了這話,反而抱她抱的更緊了,非常霸道。
秦暮扭動了幾下,愣是沒掙脫開,還聽見陸目成在兇巴巴的說道:「蘇曼,你還知道回來?」
蘇曼?
蘇曼是誰?
也沒聽齊詩韻說過蘇曼這個人啊?
秦暮正疑惑着,一時間忘記了掙扎,陸目成卻極其霸道,猛地將秦暮抱起,快速往左手旁的房間走去…… 房間門一關,秦暮被他狠狠丟在床上,連掙扎都來不及,就被陸目成緊緊壓在身下。
陸目成滿身酒氣,充斥着一股男人的味道,讓秦暮頓時慌了,她掙扎着,用手撐着陸目成的胸前,卻被陸目成一把扣住。
兩人十指相扣,掌心相靠。
秦暮還來不及說話,陸目成就吻了上來,這個吻又長又狂野,害得秦暮忘了呼吸,腦袋都眩暈了,才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的禮服褪去了一大半。
這讓陸目成意亂情迷,他沙啞着嗓子扣緊了她的手…… 疼!
一夜纏綿,渾身酸楚,秦暮蜷縮着沉沉睡去,陸目成習慣早起,宿醉後醒來,竟然發現這個女混混衣衫不整的睡在自己身邊?

這是昨天G引了自己,爬上了他的床嗎?
真是不知羞恥!
他大怒,起身想發火,卻意外看見雪白床單上的一抹落紅…… 這是她的第一次?
他頓了頓,冷漠的眸子里竟然有了一絲錯愕,即將到嘴邊的怒氣被他逼了回去,他拿起衣服摔門而去。
等秦暮醒來已經是中午了,下身的酸楚讓她吸了一口涼氣,她驚愕的醒來,發現自己一絲不掛。
糟了!
**了?
秦暮雖說是歷經社會多年,但是對這事兒一無所知,她茫然又害怕的穿着衣服倉惶而逃。
等趙瑜到這間房尋人的時候,他意外發現了那沾有落紅的床單,一想就知道事情不簡單,於是他偷偷將床單藏起…… 床單剛藏好,一個危險的人物就殺了回來,剛從法國血拚回來的陸母,帶着陸目成的遠方表妹陳安琪霸氣回歸。
陸母一來就賞了趙瑜一瓶限量版香水:「留着送給你女朋友,她肯定喜歡。」
趙瑜尷尬摸摸頭:「還沒女朋友呢。」
陸母沒搭理他,興高采烈的往樓上跑:「我那漂亮的兒媳婦呢,讓我瞧瞧,我還給她帶了禮物呢!」
她還不知道自己的兒媳婦已經被調包了。
   

《中二替嫁妻陸少有大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