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廢婿神醫
重生廢婿神醫 連載中

重生廢婿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溫柔一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玉姝 肖恆

肖恆乃是一代神醫,卻被奸人設計害死;醒來後,意外重生九十年代原主是個有妻有女的展開

《重生廢婿神醫》章節試讀:

「肖恆這輩子就是一個殘廢,這是他的命。」
刺啦,一字一頓如傳銀波般,重重敲擊回蕩整個意識黑洞...身體沉重如死氣般,彷彿沉溺在深水中,每一個細胞血液流動緩慢,一根根汗毛聳立着,這是屍體僵硬死亡的掙扎。
剎那間,靈魂飄出原身,渾渾噩噩飄蕩在世界盡頭,猛地,一股憾天破地的吸力將肖恆的靈魂卷進平行時空隧道。
三魂七魄一道一道瞬入即將死亡的癱子身軀... 「他連個男人都算不上,你跟着他還不如改嫁給我表叔,表叔比你大了20歲,又勝在疼人,家裡有錢又開藥廠,你嫁過去還不是吃香的喝辣的。」
肖恆意識模糊中,耳膜處被女人尖銳的嘲諷聲吵醒,旋即微眯着左眼朦朧中,瞥見地上跪着一芊芊年輕女人。
在她旁邊一嘴臉潑辣的中年女人指着她鼻子罵,剛準備開口,下一秒眩暈感席捲大腦,緊隨其來的是尖銳的刺痛感,身體下半身被無力感操控,外面時不時傳來女人的啼哭,令他心煩意亂。
是誰?
這麼吵?
肖恆很想張嘴罵人,頭暈腦脹,咽喉腫痛,全身不能動彈,只有意識尚是清醒。
女人哭哭啼啼癱坐在木凳上,蠟黃的臉透着微紅,整個身體劇烈抽噎,此刻她內心就只有一個想法,丈夫是天,即使他半身不遂,不能下床,那也不能拋棄他。
想到此,女人咬牙撕心裂肺道。
「我江玉姝這輩子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就算他肖恆不能行男人事兒,我都願意守一輩子活寡!
半身不遂撒尿拉屎在床上,我也心甘情願伺候他一輩子!」
這一句話,幾乎是啼哭女人咆哮吼出來的,她泛淚的眸中滿是倔強和傲骨!
江玉姝?
江玉姝!
江玉姝!
江玉姝!
這個名字猶如重鎚,咚咚咚...猛地,一股強大且陌生的記憶湧入肖恆腦中...隨着記憶的植入,他呼呼大口大口喘粗氣,眼前一幕幕如放映電影情節跳過,再印入心底!
啊!
肖恆猛地睜開布滿血絲的雙目,映入眼帘的便是充滿蜘蛛網的灰瓦子,中間兩尺寬園頂柱。
周圍房間的陳設不屬於21世紀,他認命般嘆氣閉上眼睛,極力消化湧入腦中的信息。
是的,他肖恆,一代神醫,上一世被女友背叛入獄慘死後,竟然意外重生到了90年代廢物『肖恆』身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哭,該哭自己『繼承』了這位廢物的老婆孩子,不堪入目的房子,殘廢的身體,以及一大堆爛攤子。
還是高興老天有眼,賜予重生的機會?
肖恆默默嘆息。
這堆爛攤子可不小啊!
「哎喲,大妹子喲,你現在還年輕,不知道男人的滋味,一輩子活寡可不好受喲。」
硬的不行,就來軟的,王寶霞嫌棄的掃了一眼屋裡破爛的傢具。
屋裡用黃泥混合干稻草糊成,牆上一張張曼玉的畫像掉了一角,下方木桌上油漬變成老垢。
老垢在炎熱的酷暑天散發刺鼻的臭味,桌上一煤油燈棕油都快用完了,地上大簸箕用爛布勉強縫住細竹條的邊邊角角,一粉**娃憨態可愛睡着。
「妹子,你想想孩子。
被人恥笑親爸不是個男人,以後連想找個好婆家誰看誰嫌棄!
再說了,孩子長大了肯定會因為這個被周圍的親鄰嘲笑,長時間下去,這麼漂亮的女娃子會自卑的。」
王寶霞的一番話正戳中了江玉姝的軟肋。
一想着孩子日後可能會因為肖恆身體缺陷自卑而受委屈,江玉姝香肩微聳又嚶嚶小聲哭起來。
王寶霞嘆口氣把她從地上扶起來來到小長凳坐好,又苦口婆心道,眉宇間全是急躁算計,一雙精明狹長的眼睛泛着亮光,一拍大腿。
「妹紙,照我說改嫁給我表叔,彩禮600,這錢夠咱江家吃好喝好活一年了,這事兒行不行,妹子給個痛快話!」
肖恆閉緊眼睛躺在床上,冷笑,原來是來撬牆角的。
男人還沒死,勸小姑子改嫁。
彩禮600全是你**家的,算盤打得劈啦響。
「咳咳」 假裝咳嗽兩聲後,肖恆只聽見有人急躁的站起來腳步輕盈坐到床邊,須臾,胸口搭上一件衣物,一雙柔弱無骨的手滑過脖子。
江玉姝一側頭,嘴唇湊近脖子,那細密的汗毛上溫熱的哈氣着,酥**麻的,令他心猛地加速,接下來的話,更是讓肖恆心尖兒微微感動。
「嫂子,你回去吧,肖恆是我男人,我不會改嫁。」
「我相信妞妞也不會因為爸爸的殘缺而覺得低人一等!」
王寶霞氣的渾身發抖,好說歹說還不如一個廢物咳嗽一聲管用,蹭的起來指着肖恆罵,「這麼一個廢物,不中用的玩意兒沒事對你呼來喝去,早晚你會後悔的,到時候你可別跪着求嫂子幫你牽線,改嫁給表叔!」
「嫂子,我還沒死呢,你就急着給我老婆找下家,表叔真有嫂子說的這麼好,肥水不流外人田...」 「玉姝,乾脆你勸勸嫂子,讓她自己嫁過去得了。」
肖恆一開口,莫名間有股凌然的氣勢,江玉姝瞬間有了主心骨,悄悄擦掉眼淚,乖乖坐着,不接話。
王寶霞氣急了,「呸,死癱子。」
「我看你就是不想讓妹子過上好日子。
你家裡這麼窮,一個癱子要女人養活自己,是我早拿塊豆腐撞死了。」
肖恆只冷冷對王寶霞說道,「嫂子,我是個癱子。
但是我不會不要臉,勸婆家妹紙嫁給一個老頭子。」
「什麼老頭子?
表叔家裡可是開藥廠的,有錢的大人物。
真是不知道你這個廢物有什資格說這種話。」
「呸,我聽着都噁心。」
「妹子,去年你借大哥的90塊錢,連本帶利今年要還110給我。」
王寶霞咬牙切齒,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滿臉嫌棄。
「下個月不還錢,別怪公爹上門來找你要。」
說罷,奪門而出,嘴裏仍舊罵罵咧咧。
「別說嫂子不給你情面,公爹的性格你是最清楚的,錢就是他的命。」
等王寶霞一走,江玉姝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她哭自己命苦,也哭孩子日後會被人瞧不起。
「嗚嗚嗚」 「別...哭了,會好的!」
「我向你保證,下個月一定能還上錢。」
肖恆無聲嘆口氣,使出吃奶的勁兒揚起左手輕輕拍打江玉姝後背,象徵性的安慰安慰她,扯着干痛的嗓子繼續道,「勞駕...倒杯水喝?」
後者愣住了,心裏雖然不相信他的話,但下意識還是起來給肖恆倒了一杯水。
「慢點喝!」
江玉姝手捧陶瓷碗,碗里插一根泛舊管身裂口的吸管,張了張嘴,想解釋剛才的事情,想了想還是住嘴了,她怕肖恆會罵自己,自從他生病之後,稍有不順心意就會罵人。
「謝了,有紙和筆嗎?」
江玉姝愣了愣,軟軟道。
「有。」
轉身去破爛不堪的廚房翻箱倒櫃找出一張黃紙和拇指長的落灰鉛筆給肖恆,她納悶老公拿紙筆幹嘛,大字都不識一個。
誰料,下一秒,肖恆拿過紙筆當面寫出藥方,「按照方子抓藥。」
接過黃紙,俊逸的字讓江玉姝怔愕,狐疑的瞄了床上邋遢男人一眼。
「這真的能治好你的病?」
她一歪頭對視上肖恆自信迸發光芒的眼睛,心咯噔一跳,咬咬唇彷彿下重大決心。
「明天我去把傳家玉當了,給你買葯。」
望着江玉姝義無反顧去廚房燒水的倩影,肖恆冷血的心微微一熱,得妻如此,算是老天爺對我的補償吧?
涼風習習,美人在懷,肖恆卻高興不起來,他是被餓醒的,睡了一覺精神好多了,瞅了一眼身旁熟睡的江玉姝,不得不說,這女人長的真美。
微微仰頭,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張五官精緻的臉龐。
肖恆前世的地位,什麼樣的美女沒見過?
面前的人不施粉黛,就是皮膚有點糙黃,頭髮枯黃看起來沒營養,但...他順着視線看下去,咳咳,這溝加分... 「唔~」 面前白白得來的老婆不知道夢見什麼了,嘟囔嘴唇後,側身攔腰摟住肖恆的腰,手肘處觸摸滾燙的圓潤,肖恆臉紅了,加上那時不時吐出的蘭氣,可謂是撓人的妖精,令他欲罷不能!

《重生廢婿神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