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重生後殘王站起來親了我
重生後殘王站起來親了我 連載中

重生後殘王站起來親了我

來源:google 作者:俞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俞晚晚 蘇言深 霸道總裁

她是忠門之後沈家的嫡女,前世卻被折磨的死不暝目她為了「真愛」付出一切,卻沒想到在渣男心裏,她只是一顆送上門的棋子「真愛」聯合最信任的人,殺她全族,讓她死無全屍,滔天的殺意也平息不了她的亡魂而他,是聰慧近妖的祈王-墨淵銘前世,二人婚約被她親手斬斷可也是他,大雨之夜破城而入,生擒帝王,剝皮抽骨,替她沈家滿門復仇也是他居萬人之上卻火燒殿宇,為她殉情「瑤瑤,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不要!破繭重生,京城人人驚嘆的沈妙手,穿着張揚的衣裙,在眾目睽睽之下狠狠羞辱渣男,轉而投向彼時落魄.....展開

《重生後殘王站起來親了我》章節試讀:

第4章這是酒吧贈送的服務嗎?
蘇言深不顧俞晚晚猶如驚弓之鳥,雙手伸向她衣領,要撕她的衣服。
俞晚晚趕緊抱緊雙臂往後退,貼着牆。
蘇言深的手改捏俞晚晚的下巴,俯身湊近她,俞正海的死,不足以抵他的罪,你就該替他贖罪。」
說完,唇霸道粗魯的貼上俞晚晚的唇,花灑的水淋着兩個人,俞晚晚睜不開眼,她只感覺到嘴裏一股血腥。
她抬起雙手,懸在空中顫抖了一下,然後緊閉眼睛,抱住了男人的腰。
男人的唇忽然撤離,俞晚晚,你真賤!」
他捏住俞晚晚的下巴,鄙夷的眼神像一道刺,刺進俞晚晚的心裏。
從浴室到卧室,蘇言深沒有絲毫憐香惜玉。
俞晚晚咬着唇,別過臉,不跟蘇言深那雙滿含厭惡的眼眸對視。
她整個人像是被抽了筋骨,一點力氣都沒有,甚至幾近虛脫。
這時,手機鈴聲突兀的響了起來。
俞晚晚看着蘇言深拿起的手機,屏幕上』明霜』兩個字,格外刺眼。
俞晚晚的心不受控制的抽痛起來,她冷漠的移開視線,蘇言深毫無顧忌的接聽了電話。
喂了一聲,片刻後接着道:讓許昭去接你,我一會就過去。」
溫柔耐心的語氣。
俞晚晚想趁機逃,可男人敏銳的察覺到,將她又拉回。
俞晚晚抬眼瞪着他,他投來一個冷酷的警告眼神,然後放下手機,也鬆開了俞晚晚,轉身撿起地上的衣服,一邊走一邊穿。
他的背影依舊修長挺立,白襯衫衣扣敞着,慵懶中張揚着桀驁。
他的腳步正奔向另一個女人,然而俞晚晚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製造情緒。
她淡淡的將視線收回,轉身縮成一團窩在被窩裡,枕頭上似乎還有那麼一點點熟悉的余香。
好似安神香有催眠的作用,竟讓她很快入睡了。
俞晚晚並不知道,蘇言深之所以再次突然造訪,全因為白天在醫院的事。
她在診室門口,崩潰的抱住周之旭時,蘇言深恰好陪同他姐姐蘇晴許產檢出來。
一個診室之隔,蘇言深臉色鐵青的看着相擁的俞晚晚和周之旭,手背上青筋全都鼓了起來。
深深,你看什麼呢?」
蘇晴許好奇的順着男人的目光看去:咦,那不是周之旭嗎?」
沒聽說他談戀愛啊,他抱着的女人是誰?」
蘇言深一言不發的拉着蘇晴許走了。
……秦歡給俞晚晚找的酒吧是』月色』,A市排行前三的靜吧,富二代和明星們經常出入的**所,俞晚晚曾經也是月色的常客。
難免會遇到熟人,好在老闆看在秦歡的面子上,允許俞晚晚戴了個面具上台唱歌。
剛去F國的時候,為了生存也不是沒有在街頭賣過唱,所以她並不怯場。
一首歌唱下來,反響很好。
唱完了兩個小時,她打算從拐角悄然離場,剛下台,卻被大堂經理堵住了。
秦小姐。」
俞晚晚用了化名秦晚,她點頭回應大堂經理,周經理。」
周經理微笑着道:8號卡座的客人單獨點了兩首歌。」
在月色,讓歌手單獨為卡座服務的情況再正常不過了,但俞晚晚不想和客人近距離接觸,委婉的拒絕了。
很抱歉周經理,我體力不支,只能唱兩個小時。」
淡淡的語氣,態度很堅決,說完她便抬腳要走。
周經理又攔在她面前,一臉為難,秦小姐,如果是別的顧客我們倒是好拒絕,可是八號台的客人,我們得罪不起。」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重生後殘王站起來親了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