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傅爺的小嬌妻馬甲又掉了
重生後傅爺的小嬌妻馬甲又掉了 連載中

重生後傅爺的小嬌妻馬甲又掉了

來源:google 作者:火火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司衍 曲瀟安 現代言情

重生以前,曲瀟安將傅司衍當做洪水猛獸,誓死都要擺脫他的手掌心,最終將自己作死重展開

《重生後傅爺的小嬌妻馬甲又掉了》章節試讀:

「......」 她的阿衍好凶哦!
好在不是讓自己暴屍街頭,但是,這樣的懲罰對那個狗男人來說未免太輕了吧?
她可要留着林世初的狗命慢慢折磨呢,痛快的死了實在太便宜他了。
曲瀟安換好婚紗跟隨工作人員的腳步來到台前,傅司衍那高大的身影已經站在台上。
穿着一套墨黑色的西裝,工工整整的打着領帶,劍眉微蹙,這種禁慾的美感,讓她看了就移不開眼睛。
自己上輩子一定是瞎了眼了,這麼帥氣的男人可比大明星還要好看,她腦袋壞掉了,竟然選擇和那個渣男逃婚。
曲瀟安四處看了看,頓時就被這夢幻的婚禮現場給打動了。
上一世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機會看見這場世紀婚禮是什麼樣的,只是過後曲瀟柔告訴她,婚禮很簡單,邀請的嘉賓也不多。
這話一度讓曲瀟安覺得傅司衍一味的想要得到自己,不過就是佔有慾作祟,並非是真心的愛她。
可現在才知道,這不過就是曲瀟柔一貫的挑撥伎倆罷了。
「瀟安,你怎麼站在這裡?」
曲瀟柔小心翼翼的四處查看,然後拽着曲瀟安的手就朝着角落裡走去。
她以為曲瀟安已經逃走了,但是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婚紗,這才趕來台前看看,沒想到曲瀟安竟然穿着婚紗等着上台。
看着面前的女人,曲瀟安下意識的握緊拳頭,指甲深深的扣進了手心裏。
「我的婚禮,我不站在這裡站在哪裡?」
曲瀟安收起眸底的恨意,理所當然的說道。
曲瀟柔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
「瀟安,世初已經在門口等了很久了,你還是趕快準備一下吧?」
她一邊說一邊手忙腳亂的就要脫下曲瀟安的婚紗,如果再耽誤一會,自己就來不及上台了。
看着曲瀟柔畫著精緻的妝容,急不可耐的和自己搶婚紗的樣子,曲瀟安微不可查的冷笑一聲。
「姐姐,麻煩你告訴林世初一聲,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傅夫人了,讓他以後不要再來騷擾我了。」
「......」 曲瀟柔身體僵了僵,如果剛剛是聽錯了,現在這話她可聽的清清楚楚。
「妹妹,你再說什麼?
咱們不是商量好了要逃婚的嗎?
是不是你和世初吵架了?」
她隱忍着內心的急迫,佯裝關心的問道。
「你和世初的事情今天過後我再幫你解決,妹妹,你已經忍了傅司衍這麼久,今天是最後一次逃跑的機會,如果錯過了,就真的一輩子也逃不掉他的魔掌了。」
見曲瀟安沒有反應,曲瀟柔有些尷尬,抬頭看了她一眼,只以為就是曲瀟安和林世初吵架了,所以此時才會反常的。
「我剛剛從後台路過的時候,都要被傅夫人氣死了,她竟然說傅家能夠娶你無非就是商業聯姻,委屈他兒子了。」
「妹妹,你可是咱們家的掌上明珠,怎麼可以去傅家受這樣的委屈,我看傅夫人以後少不了會為難你,好在是我替你嫁過去,不然姐姐會擔心死的。」
曲瀟安淡然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挑撥自己和傅家的關係,巧舌如簧,每次都會以關心她的名義。
上一世的自己真是愚蠢至極,這樣的小伎倆都看不透,次次都被她感動的不得了。
「姐姐,既然嫁給傅司衍是掉入魔掌,那麼妹妹怎麼忍心姐姐進入魔掌呢。」
「......」 曲瀟柔怔了怔,臉色有些蒼白。
「以前是我不懂事,總讓姐姐替我承受不該承受的,但是現在我想清楚了,不希望姐姐在替我受委屈了。」
曲瀟柔的表情千變萬化,剛剛聽到的話都是自己的幻覺嗎?
以曲瀟安多愁善感的性格,現在不是應該感謝自己嗎?
呆愣片刻,曲瀟柔這才回過神,表情僵硬的笑笑。
「瀟安,昨天你鬧自殺,傅司衍都不顧及你的感受,真的好狠心啊,今天婚禮結束,你從地獄中就再也出不來了,乖,聽姐姐的話,姐姐這樣做也是不忍心看你痛苦。」
曲瀟柔知道時間越來越緊促了,所以話音還沒落下,抬手就要摘掉曲瀟安的頭紗,可卻被對方輕而易舉的躲開了。
曲瀟安眼尾上挑嫵媚中帶着幾分不屑,朱唇輕啟,不急不緩道:「今日過後我就是傅家的人了,你說傅家是地獄,不就等於說我的家是地獄?
姐姐這是在咒我嗎?」
曲瀟柔頓時愣住了,臉色煞白,任由她平時巧舌如簧此時也啞口無言,不知如何應對了,什麼時候自己這個蠢笨的妹妹變得這麼伶牙俐齒了?
看着曲瀟柔如吃了屎一樣的表情,曲瀟安嘴角輕揚,小小的得意了一把。
她還沒怎麼樣呢,不過就是隨便說了幾句話而已,這個女人就招架不住了嗎?
「瀟安......姐姐怎麼可能會......」 曲瀟柔開口剛要說什麼,但是來不及了,台上的主持人已經宣布讓新娘入場了。
主持人話音落下的那一秒,場上的燈光也適時的打在了曲瀟安的身上,亭亭玉立,落落大方,在潔白婚紗的襯托下,整個人像是天鵝一樣聖潔完美。
曲瀟安甜甜的笑着,在眾人矚目下轉身和曲瀟柔擁抱,在別人看來姐妹情深。
她伏在曲瀟柔的肩頭,唇角微揚緩緩道:「姐姐,我會讓你親眼看見我是怎麼幸福的。」
話音落下,她邪魅一笑,神色幽深,讓曲瀟柔摸不着頭腦,隨即移步緩緩走上台。
此時台上的男人面色微冷,一定還在為剛剛的事情生氣,曲瀟安輕抿着唇角上前主動的挽着他的手臂。
傅司衍身體微頓,側頭瞥了她一眼。
在曲瀟安看來,這神色冷漠極了,甚至還帶些警告的意味,但其實傅司衍的心裏早就已經翻江倒海。
台下這麼多的人,這女人竟然主動挽着他的手?
以前不是很討厭他的觸碰嗎?
以前見她爬高做傻事,他情急下將她硬抱下來,結果這女人竟然嫌棄的洗了十個小時的澡。
想到這裡,傅司衍遊離的目光定了定,下意識的夾緊了手臂。

《重生後傅爺的小嬌妻馬甲又掉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