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冷清老公吃醋了
重生後冷清老公吃醋了 連載中

重生後冷清老公吃醋了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墨 古代言情 思遙

前世,她愛慘了他,卻被棄之如敝履,慘死在『摯友』手中!重來一世,她疏遠老公,打臉渣女,全力以赴發展自己的事業,不經意間竟惹上許多不該惹的桃花!誰想到,前一世薄情寡義的老公竟然醋了,宣示主權,為她撐腰,打壓向她亂獻殷勤的男人們!忍無可忍,陸亦喬看向顧信庭,「走,去民政局!!!」「結婚證都領了,你還想重婚嗎」陸亦喬斜了對方一眼,「去離婚!!!」展開

《重生後冷清老公吃醋了》章節試讀:

第4章 出陰山思遙尷尬的笑了笑,不知該如何作答。
她只得道,不好意思,我們還要去外面有事,趕時間。」
你和他們廢話那麼多作什,不說,直接殺了這兩個孩子!」
這時,突然衝進來一隊人馬,其中一人將刀架在兩隻小可愛脖子邊。
思遙只覺得一陣冷汗從腳底竄起,兩隻眼睛如同利箭一般射向刀柄的主人——一個留着大鬍子,長滿腮毛的人。
大鬍子後退兩下,穩住刀柄,大叫,臭娘們,竟敢嚇唬老子,真當你胡爺是被嚇大的,你再瞪胡爺,當心胡爺的刀不穩直接將這兩顆腦爪子砍了!」
胡柄!」
你過界了!」
話音一落,大鬍子的脖子後背一涼,血頃刻間便流了下來。
別!」
大哥!」
我開玩笑的!」
大鬍子慌忙將刀移開兩隻小可愛,連脖子背後的傷口也顧不得,逃離得遠遠的,與他一同到的人馬,皆紛紛後退十尺。
此時,眾人無人敢近弒劍一尺。
謝謝!」
思遙摟住兩個孩子,輕聲安慰着,臉色煞白,同時手心裏不忘彈出一個黑點,飛向十尺之外的大鬍子,落於其那包圍五官的卷鬍子上,迅速隱入其中。
弒劍眯了眯,餘光掃了思遙一眼,什麼話也未說,直接向思遙告了聲罪,便帶着這隊人馬離開了。
思遙驚魂未定地摟着兩個小可愛,這是第一次,死亡離她是如此之近。
她錯了,不是第一次,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可卻是首次清醒地感覺到死神在向她招手。
可是,這些並沒能嚇住思遙,反而激起了她的鬥志。
她承認古人不可小覷,可她那些年的史書也不是白看的,她不會再給任何人傷害到兩隻小可愛的機會,是任何人!
思遙在心裏暗暗加了一句,包括兩隻小可愛名義上的親生父親。
出了陰山,思遙有些傻眼了,抬眼望去,除了一條小路,僅供人兩三人並排行走,並無如現代那般出行有車打。
在這裡,全靠11路車——兩條腿。
因着思遙的輕功不到家,思遙帶着兩隻小可愛,邁着步子走了一個上午,三人累了!
楠楠直接嘟起了小嘴,嚷嚷着要思遙抱;哥哥小東咬了一下嘴唇,他也想要媽媽抱。
思遙看着兩隻小可愛,手已經伸到楠楠腰間,卻捕捉到小東一閃而過的羨慕之情。
思遙收回了雙手,這兩個孩子都是她的寶貝。
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不能抱了楠楠,而讓小東走路,可又無法同時將兩隻小可愛一塊抱着。
思遙略作思索,蹲下來,與兩隻小可愛平視,面帶微笑道:媽媽知道你們都很累了,媽媽也累,不過媽媽知道你們能堅持。」
思遙說到這裡,抬眼環顧了一下四周,又繼續道:怪爺爺之前有教過你們一些東西,媽媽也教過一些,如今這樣,不如我們一起來玩一個遊戲如何?」
遊戲?」
一聽到這個詞小東的眼睛已經在放光了。
他知道媽媽的遊戲最有趣不過了,很好玩!
楠楠也來了興緻,方才那一臉的委屈加疲憊一掃而空,直叫道:好呀!」
媽媽快說!」
與哥哥一樣,楠楠也很喜歡媽媽的遊戲,實際上楠楠還知道,每一次她和哥哥媽媽一起玩丟手絹的遊戲時,怪爺爺都有在偷看。
遊戲很簡單,我們來比賽,以十里為一個路程,誰第一個到達的,就讓最後一個到的人背他走!」
好啊好啊!」
媽媽這個棒!」
楠楠搶先舉了贊同手,嘿嘿,這一回媽媽可要輸定了!
小東兩隻黑眼珠直視着思遙,似乎看到了思遙這個所謂的遊戲背後的目的。
媽媽真好!
小東心底有一個聲音冒了出來!
練輕功時,思遙三天打漁兩天晒網,真比起來,思遙成了次次的最後一個。
輪流背了兩隻小可愛幾次,楠楠從哥哥每一次快到目的地時,故意慢了下來身影中,明白了。
兄妹二人開始互相謙讓,你一次,我一次,如此三人終於在天黑之前看到一個小村莊。
如此一夜無話,次日,思遙用了一兩銀子,從村民那裡買來一個騾子整成一個平板車,套在騾子上,就跟馬車類似。
只不過這輛騾子車,沒有可以遮風擋雨的木板,兄妹二人躺在平板車上。
思遙驅使着騾子,不由感嘆着,當初,她在草原上那磨破皮的兩隻大腿值了。
否則,這騾子定要嘲笑她!
在日落前,思遙一行人終於趕到村民口中的楚鎮。
月上中夜時,思遙剛沉眠,卻聽到了異樣的響聲。
只見她一睜眼,目光第一時間射向窗戶那裡,第一個窗子完好,可第二個窗子卻出現了不一樣的東西。
一根如筷子大小一般的東西從窗外伸了進來。
她這是遇到了傳說的黑店?

思遙赤腳下了床,踮起腳尖,輕步移到窗子外,一隻蟲子從她的食指尖鑽了出來,爬進小黑洞內。
只聽撲通一聲!
再無聲音,思遙沉吟了一下,回頭望着床上睡得正熟的小可愛們,拚命壓下了心中的怒火。
裝作無事一般,躺在床上,可是,她的眼睛一夜未關上。
第二日,思遙如同無事人一般,友好的與店家打了招呼,裝作不在意似的喊了一句:諸位店友昨夜可有聽到什麼異響聲?」
聲音?」
什麼聲音?」
櫃檯後的店老闆直起身來,顯得十分的訝異。
思遙迅速掃了他一眼,又掃向大堂內的其餘二三人,從表面上看,似乎都無異樣。
可是,她很清楚,那躺在外面的屍體,是今日天剛亮時被人拖走的。
來人腳步沉重,似乎沒什麼力氣,她聽到了拖動重物的聲音。
在那一剎那,她有心想推開門,去瞧瞧欲謀害她和孩子們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竟如此大膽!
同時,她一腔的怒火噴射出來。
任何傷害兩隻小可愛的人,都不能被饒恕,應該受到懲罰,更何況是行如此下三濫手段的人。
端看這些人的手法,一看便知是慣犯。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重生後冷清老公吃醋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