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每天都是爽文名場面
重生後每天都是爽文名場面 連載中

重生後每天都是爽文名場面

來源:google 作者:容也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息遇 賀同裳

前世她溫柔善良,最終卻被人算計陷害;如今她要做那京城第一女霸王,有仇報仇有冤報冤展開

《重生後每天都是爽文名場面》章節試讀:

賀同裳卻是頗有興緻地勾唇笑了笑,垂眼把視線隨意搭在不遠處的窗楹上,朱唇輕啟:「蘇小將軍懷疑本郡主藏人?」
蘇息遇面無表情開口:「末將並無此意。」
蘇息遇身側的副將路懸河彎腰拱手,眉目張揚,他朗聲開口:「神策軍正在緝拿入宮行刺的重犯,還望郡主配合我等。」
嗯?
路懸河也回來了?
原來這個時候路懸河就一直跟着蘇息遇了。
賀同裳腦子裡出現了前世路懸河的死相,過於慘烈,與眼前這個意氣風發少年郎着實反差過大。
宿娘忙着打圓場,湊上來諂媚道:「哎呀,蘇大統領誤會了,郡主在這兒聽了一上午曲兒了,哪會有什麼刺客呀……」 賀同裳不做聲,蘇息遇等人不做罷,一時間,雅閣里陷入了僵局。
賀同裳從回憶里回過神來,緩緩起身慢悠悠坐在了那口箱子上,兩條腿懸在空中晃啊晃,好不愜意,坐穩當了,再好整以暇抬起頭,倦眸婉轉,輕笑出聲:「蘇小將軍要搜便搜,這箱子平日里我用得還不錯,若是搜壞了我上宮裡再討一個也無妨。」
上宮裡再討一個,這樣的說辭,已然不聲不響表明了箱子的來歷,換作其他人是萬萬不敢再妄動那箱子了的,但偏偏此刻面對的是大統領親自帶隊的神策軍。
賀同裳嬌俏含笑的小臉上,流露出那麼一絲不易察覺的緊張。
凝滯的空氣,焦灼的氣氛,愈發劍拔弩張—— 蘇息遇往前兩步,走到了賀同裳身側,拿起刀柄試探着敲了敲箱子的側面,掀起眼皮看向賀同裳,道:「煩請郡主起身。」
「不怪蘇小將軍剛回京,不曉得我前幾日剛崴了腳,不如……蘇小將軍你抱我起來?」
說著,賀同裳頓了頓,指向旁邊的雕花裘榻,「把我抱到那兒就成。」
蘇息遇垂眼看了看賀同裳正在晃動的兩隻腳,實在難以看出來哪一隻是崴了的狀態,他眯起眼睛,淡漠慣了的眼神里頗有些無語且無奈。
真是塊兒冰疙瘩啊,賀同裳不由得有些頭疼。
咦?
等等,前世今生皆叱吒風雲的神策軍大統領,耳朵竟然悄悄地紅了?
她前世竟沒注意過他耳朵會紅?
賀同裳彷彿發現了什麼趣事,那雙懶倦的眼眸此刻偏偏婉轉含情,像一隻待人撫摸的小鹿,微微抿起梨花瓣一般嬌嫩欲滴的唇,低聲嚶嚀:「蘇小將軍,腳腳痛……」 蘇息遇喉結動了動,把視線從賀同裳臉上挪開,淡定地目視前方,冷聲道:「既然是御賜之物,末將豈有妄動之理?
撤兵,去往別處搜查。」
說完,他看了看賀同裳,微微皺起眉,似有什麼欲言又止,終究還是轉身離去。
待得兵甲聲徹底從這浮生樓消失後,賀同裳才站起身,有意無意地踢了踢方才坐着的那個箱子,恢復了淡漠的眸色,懶聲道:「走了,最近你們這兒的舞,是越來越沒新意了,乏味得很。」
「是,恭送郡主。
老身這就讓她們重新編排,精進舞藝!」
宿娘躬着身低着頭,口中念念有詞。
「誒,郡主……」 「郡主,小的一直在這裡等你,明日再來啊……」 兩個小倌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比鶯燕更為婉轉可憐。
賀同裳不耐煩地眯了眯眼睛,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浮生樓。
盛京這六月煩暑,雖不至於爍玉流金,卻也是艷陽高照。
樓外,有一身勁裝的男子候在門口,待賀同裳出去,立馬迎了上來:「郡主,方才神策軍進去,可有發生衝突?」
賀同裳卸下一身冷硬心氣兒,搖搖頭:「無礙,沉瀾,把手帕給我。」
一雙纖細皓白的手暴露在烈日之下,手帕用力在手背上搓揉,像是要擦掉一層皮才肯罷休。
「郡……」百里沉瀾心疼地想要勸阻,張了張口,卻被賀同裳打斷了。
「告訴宿娘,把方才那個擅自摸我手的小倌遣回重明樓,不聽話的人,留着只會壞事。」
賀同裳說完,把那張手帕扔進了水溝。
「是。」
百里沉瀾拱手作別,轉身繞到浮生樓**,利落地翻牆進去了。
…… …… 譽平王府坐落於盛京最繁華的天瀾街上,抱湖而建,仿若流月湖邊上的一顆明珠。
湖光山色,琴瑟在御。
賀同裳回府,說是在自個兒的瓊華院里小憩一會兒,這一小憩,就憩了一個下午。
丫鬟故月見她近些日子總是嗜睡,疑心她是不是生了什麼病,幾番要大夫來給她診治看看,都被賀同裳拒絕了。
傍晚,故月從門外進來,見賀同裳總算醒了,也稍稍鬆了口氣。
「郡主,聽聞璋州的二爺升了官,被皇上調來京城就職,二爺一家也便都來了。
老夫人今晚特意備了家宴,請郡主去往瑞景堂用膳呢。」
賀貴川一家?
呵,說起來,她這二叔一家,庇蔭在譽平王帶給賀氏一族的榮光里,前世卻沒有干一件人事,最後更是讓整個王府背上了通敵叛國的罪名,其中可少不了賀貴川一家的謀劃挑撥。
前世,這一家子在王府里住了五年,最後被陸雲稷血洗的王府院子里,卻沒有見着那家人半個身影。
有的人啊,暗地裡想要承襲譽平王的爵位,明面上卻又在關鍵時候把一手割席玩到了極致,真當譽平王賀淮山的兒女都是傻子不成?
記得沒錯的話,此番這一家子進京,除了陞官這件大事之外,更重要的,便是賀貴川的二女兒賀夕悠即將參加太子妃選秀這件事了。
賀同裳收起方才的心思,垂眸冷冷一笑,山人的妙計已在心頭,道:「那可真是好久不見了。」
 

《重生後每天都是爽文名場面》章節目錄: